所有人在一瞬间都离开了,唯有陈侧妃与李香菱两个人在这里,安静下来的气氛有些诡异到根本就不正常的存在。

  “你想干什么,为什么阻止我。”

  大声的冲着陈侧妃叫嚷,李香菱此刻的情绪有些失控,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只是就是这样的难以控制,亦不想控制。

  愤愤的语气满是不悦,她不懂陈侧妃为什么让所有人都离开了,也不懂自己为什么没有阻止,那个时候,自己在想什么。

  脑海里一片凌乱的李香菱摇了摇头,阻止着自己这样的思绪,她不能够再继续这样下去,不然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

  “你想见王妃?”

  轻佻起眉头看向气急败坏的李香菱,陈侧妃轻笑着顺势坐在了一旁,稍稍抬起自己的下巴,眉目间涌现着一股若隐若现的傲气。

  话音刚落下的时候,不等李香菱开口说什么,她继续开口说道:“你见不到的,王妃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她不想见的人,永远见不到她。”

  与扯叶相吻合的口吻,带着一抹凌厉的意味,是一种提醒,同样也是一种警告。

  用手指勾起一缕垂在耳旁的发丝,陈侧妃细细的把玩着,脸上那抹笑意仍旧存在,只是非比寻常。

  “我就不信你不担心王爷的情况,而王爷的情况只有王妃知道。”

  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来,李香菱是知道陈侧妃的心意的,可是为什么陈侧妃还能够如此的淡定,情绪没有丝毫的波澜。

  目光里的犹豫与怀疑,李香菱现在脑海里的思绪根本构建不成一个完整的体系出来,迷茫到不知所措。

  “你有没有脑子,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彻底的鄙视着李香菱的智商,陈侧妃再无奈,也没有一点办法,话语里带着责备的意味,很是不悦。

  陈侧妃再一次后悔自己掺合到这样的事情里来,自己当时一定是脑抽了才会如此,一定是这样。陈侧妃这样安慰着自己。

  李香菱愣住了,怎么又是这样的话语,为什么就好像所有人都能够明白一般,而自己却傻到什么都不清楚。

  “可是你不觉得很奇怪么,为什么王爷离开后,王妃也不在王府里。”

  终于接机提出这样的疑惑来,李香菱一直都想不通,即便是桃夭呆在王府里又能够怎么样,就算少祯不在,谁也不敢对她不敬。

  更!√新u最e#快,上…酷5匠网

  更何况回元帅府里的时间会不会太久了,虽然她并不喜欢看到桃夭,只是觉得这样的事情比较可疑。

  “这都和你没关系吧?”

  陈侧妃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她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隐隐间猜测到一些什么,所以她足够安心。

  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看住李香菱,不管李香菱在王府里怎么样闹腾都无所谓,只要她别去外面丢人现眼就够了。

  不能够再去给少祯他们造成不必要的麻烦,陈侧妃是自己想要这样做的,她也想要为少祯做点什么。

  瞥了李香菱一眼,陈侧妃站起身来便离开了,可算是暂时先稳住了李香菱,只是不知道还能够坚持多久。

  愣在原地的李香菱不知该如何是好,脸色苍白的她眼眸里闪现着一些晶莹的泪水,慢慢的流落出眼眶来。

  太阳正在一点点的落下,八王府里恢复了片刻的宁静,只是这样的片刻而已,可是安芜县这边又开始焦急了起来。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王爷和公子为什么还不回来?”

  平安着急到忍不住一直向外去看,本来就不放心的他现在更加的不放心,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却还是迟迟看不到他们归来的身影。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却还是做不到,语气里慢慢的都是焦急。

  “再等等,可能是在路上。”

  李孝仁同样也有些坐不住,一想到昨日遇到那样厉害的五个人,就有些心惊胆跳,即便王妃再厉害,然而一个人的能力终究是有限的。

  安慰着自己,尽可能不让自己陷入惶恐之中,要对王爷有信心才是,心里默默的想着,只是缓解自己的紧张。

  “会不会迷路了?”

  看到他们两个这样,县丞忍不住的插嘴说道,表面上的担忧,而心里却是暗自的欣喜,说不定他们已经被解决了。

  果然还是厉害,比朝廷派来的所谓的八王爷要厉害许多。

  略微停顿了几秒,县丞在平安和李孝仁投来不好的目光里,顶着这样的压力弱弱的开口说道:“山路复杂崎岖,他们找不到路也是正常的。”

  平安和李孝仁一同低下了头,没有办法来反驳县丞所言的这样的话语,毕竟他们都不是当地的人,并不熟悉。

  “那该怎么办?”

  沉静下来的李孝仁询问着,他可是一点主意都没有,毕竟他不是主帅,只是一个将领而已。

  面对这样的事情,他除了让自己冷静,脑子不够用的他如何是好,只能够看向平安和县丞,让他们来拿主意。

  “去找,县丞,麻烦你找几个熟悉山路的人,我们去安山,一定可以找到王爷他们。”

  信誓旦旦的话语,除了这样,平安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什么,这样的时刻埋怨自己的无用,可是于事无补。

  唯有自己去尽力才能够,不管遇到什么,他都要去寻找,有王妃在,一定是没关系的。

  “不可,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还没有到安山的时候,天就黑了,别说找人了,我们都自身难保。等明日一早,再立刻进山。”

  语气里有些为难的阻止着平安的想法,县丞尽可能的劝慰着平安,一定要稳住他们,才有自己更大的希望。

  如同商量着一般,但实际上是自己的决定,县丞不会让事情脱离自己的掌控之中,不然那样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明天就会太危险,王爷他……”

  平安反对县丞的提议,他可没有那么大的心,紧紧蹙起眉头,摇了摇头。

  “如果连我们自己安全都保证不了,如何保证王爷他们。”

  李孝仁同意于县丞的看法,所以她劝慰着平安,希望平安也能够打消先前的提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