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以,王妃在元帅府,除了廖氏和扯叶外,谁也不见。”

  拦住了正要跨出门的李香菱,肜吟神情决绝的摇了摇头,即便她不拦,她也知道李香菱去是自取其辱,并且也看不到桃夭。

  倒不如不去为好,为什么就不能够静下心来耐心的等候,和陈侧妃比起来,李香菱真的是差了太多太多。

  “那我就去见廖氏,无论如何,我已经等不了了。”

  顾不得肜吟这样对自己的阻拦,李香菱能够等到这个时候,已经是实属不易,再让她继续等下去,非要疯掉不可,这样的折磨,真的是够了。

  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状况,李香菱觉得自己对少祯上心不过是因为德妃对自己所下达的命令而已,自己必须那样去做。

  可是为什么,一切都在偏离轨迹,越走越偏,仿佛忘记了自己当初最初的目的。

  几乎小跑着,不顾下人对她的目光,终于在大厅里看到了正在给下人分配活计的廖氏,和在一旁打下手的扯叶。

  “王妃呢,我要见她。”

  直直的冲进去,这个时候的李香菱哪里能够再去在意自己的形象或者是什么,唯有压制不住的心急。

  瞪大了眼睛看向廖氏和扯叶,有种想要将她们生吞了的模样,有些可怕。

  廖氏放下自己手里的本子,轻合上,而后抬眸看向突然而至的李香菱,语气平缓和顺的说道:“侧妃这样着急可是有什么事?”

  语气里没有一丝的胆怯与畏惧,而是平淡如水一般。

  一旁的下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站在原地,低着头,都不敢去看如此火气旺盛的李香菱,生怕被连累,心里不断的祈祷着。

  “我说了,我要见王妃。”

  再一次的重复这样的话语,稍稍提高了自己语气的分贝,即便是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那样的无力,李香菱的气势与火焰仍旧不减。

  坚决的心没有任何的改变,如此决绝的看向廖氏,带着自己的高傲与主子的身份。

  到底廖氏只是一个下人,即便是桃夭的奶娘,下人就是下人,这是改变不了的。

  “王妃说过,谁也不见,侧妃请回吧。”

  波澜不惊的语气,廖氏的语气也很是坚定,没有半分的退让,桃夭所交代下来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完成不了。

  没有任何心虚的模样,廖氏有阻止李香菱的自信,就算是没有,也是要被逼出来存在的。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够辜负桃夭对自己的信任。

  “你若是不让我见王妃,我就亲自去元帅府找她。”

  丝毫不听廖氏对自己的阻拦和劝慰,信誓旦旦的模样,李香菱才不会轻易的放弃,无论如何,她必须从桃夭那里得到少祯的消息才行。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再不然,她就什么都想不到了。

  &酷匠网永(久$r免费看n小,说(d

  典型的不撞南墙不回头,所以她要坚持下去。

  “侧妃去了元帅府又能够怎么样,王妃说了不想要见侧妃,侧妃还能强求不成?”

  扯叶冷冰冰的开口给着李香菱难堪,她可没有廖氏那样对李香菱温和的语气,她做不到,只想李香菱不要再这样继续无理取闹下去。

  连自己都见不到王妃,如何能够让李香菱见到,真的是开玩笑一样。

  轻哼了一声,看向李香菱的眼眸里满是不悦的情绪,还有鄙夷和轻蔑。

  每次看到李香菱,扯叶心里那股对她不满的情绪会加倍的油然而生。

  “你一个丫鬟怎么能够这样对我说话,就是我敲破了元帅府的大门,我也一定要见到王妃。”

  没有丝毫想要退缩的意思,李香菱就这样固执的坚持着自己。

  微微喘着粗气,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不让自己有任何的动摇,而眼眶却有些发红。

  “你以为元帅府的大门是你想碰就能够碰的到的么,别太无知,王妃若是不想见任何人,谁都见不到。”

  不屑的哼了一声,扯叶原本就不喜欢李香菱那股自以为是的性子,现在反而是更加的无理取闹了,一点也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还是说德妃手里只能够调教出来这样的女子?即便是扯叶不喜欢陈侧妃,但至少陈侧妃还是能够比李香菱好许多的。

  最起码这个时候陈侧妃没有像李香菱一般如此的无理取闹,能够比李香菱沉的住气。

  “侧妃请回吧。”

  廖氏不禁扶额,无奈于扯叶这样的语气,却又不好说,只能够平静的冲着李香菱这样的说道,希望李香菱能够放弃自己的想法。

  果然是有种硝烟弥漫的意味,如同爆发了世界大战一般,然而实际上就只是两个女子在争论一件事情而已。

  好想清静一下,这样的吵闹真的是让廖氏受不了,但是她还是努力的隐忍着,不泄漏任何的情绪。

  “不,我要见王妃。”

  摇了摇头,这样的想法仍旧存在于李香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清楚的,自己只能够这样做,即便廖氏和扯叶对自己再怎么阻止,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决心。

  必须要知道少祯现在的情况才好,不然李香菱总是休息不好的,太过于惦念与牵挂。

  “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跟我走。”

  廖氏和扯叶还没有再度开口回应李香菱的时候,陈侧妃就在这个时候坦荡的走了进来,嫌弃与鄙夷的撇着如此不知轻重的李香菱。

  拉住李香菱的胳膊就想要让她跟自己离开,谁知李香菱一下子就甩开了陈侧妃,一字一句的开口说道:“不要。”

  陈侧妃无奈,想要处理这样的人可真是一个麻烦,怎么自己就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麻烦,果然是今天自己脑子不大正常才会如此。

  “你们都下去吧。”

  叹了口气,陈侧妃摆了摆手,打发着在场的下人,既然李香菱不愿意和自己去一个安静的地方,那干脆让别人离开好了。

  语气里夹杂着一抹轻微的愤怒,表露的并不明显。

  “那……”

  廖氏有些为难的看着陈侧妃,而后目光撇到了李香菱身上,这样询问着陈侧妃,而询问的话语并没有说出口。

  “这里交给我。”

  陈侧妃淡淡的开口,逐摸不清的情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