坳不过桃夭这样注视着自己的执着的目光,乱言只好点了点头,依着桃夭的意思,谁让这里桃夭最大呢。

  得到了肯定答案的桃夭唇角旁扬起了一抹浅淡的笑意,目的达到了,自然是有些小小的开心的,她终于可以为少祯做点什么了。

  正要站起身来的时候,忽而感觉到自己衣袖一紧,桃夭顺势望去,少祯白皙而有力的手正握住桃夭的衣服,不让她起身,眼眸里凝结出一股严肃。

  略微的诧异从桃夭眼眸里一闪而过,俯下身贴着少祯的耳朵轻言了一句,只见少祯慢慢松开了抓住桃夭的衣袖,而后别扭的将头别到了一旁。

  桃夭甜甜一笑,虽然这样的消息并不适合她现在这身男儿的装扮,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违和之感,落落大方里带有一抹娇羞。

  “如梦,王爷的安危就交给你和花落之了,切记,不可鲁莽行事。”

  淡淡的嘱咐着如梦一句,桃夭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她不止一次的想要结束这样的状态,奈何却不能够。

  唯有将少祯妥善安置,她才能够有稍稍的放心,怕就怕在最关键的时候,那些隐藏的毒素复发,可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即便少祯真的出事,也必须确保生命安全才是,再度后悔没有多带几个人出来,即便那些人再无用,也起码能够撑撑场面。

  也罢,桃夭就不信自己达不到这样的能力。

  “公子放心去,我会保护好王爷的。”

  像是生死决别那样的凝重与信誓旦旦,如梦理所应当地接下了这个重担。

  恍惚一瞬间,有着片刻的迷茫,自己一开始接近桃夭是为了什么,而现在的情况却与最初的那个时候全然不同。

  有什么东西正在悄然之间的改变。

  桃夭与乱言出了山洞,现在周围寻找着。

  “是什么样的植物?”

  看着这一堆堆自己一个都不认识的植物,桃夭不禁犯了难,自己最基本的都不知道该要去寻找,又该如何去找?

  微微皱起眉头,无奈在她脸上清楚的展现出来,内心涌起一股焦急的情绪来,有些沉不住气。

  从前自己去解决人的时候,最起码也会有基本的资料,至少知道自己要去解决的人是谁,而不是这样漫无目的的去寻找。

  “不知道,只能够碰运气找找看了。”

  比起桃夭来,乱言很是平静,没有丝毫的慌乱,而后摇了摇头。

  实际上他也是不清楚的,只是听说过,如果见到,他会分辨,没见到之前,他什么都不清楚。

  qK酷N匠●s网yF首发Z

  虽不信天命,但是他还是相信缘分这一说的,冥冥中自有注定,这一点,乱言是知道的。

  “那好吧。”

  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面对乱言这样不温不火的态度,桃夭再度无奈,也不好怎么样发泄出来,只能够轻缓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绪。

  即便是不清楚,桃夭也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弃了下定了这样的决心,就是一定要去做到的。

  就这样,桃夭与乱言再度陷入了苦苦寻觅之中,前者慌乱心不静,后者这是镇定自若。

  就算是接近于大自然的辽阔,桃夭和乱言这边的气氛还是较为沉闷的,和此刻八王府里的气氛有的一比。

  自打桃夭与少祯都离开八王府后,王府就仿佛是被压抑所笼罩了起来,沉闷到任何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李香菱徒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坐立不安的她脸上满是焦急的情绪,双手紧紧的握着,指甲都要镶嵌到自己的肉里,仍旧是浑然不觉。

  “都已经四天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无疑,李香菱也是担心着少祯的安危,担心他是都能够承受的了这样旅途颠簸之苦。

  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都快要被她咬出血来,却没有人能够回答她。

  少祯离开的第二天,李香菱便忍不住就进宫去拜见了德妃,尽可能不让自己慌张,去打探德妃的心意。

  得到的却是半倚在软榻上,一副悠闲的模样的德妃淡然开口所言的一句话:“祸福看少祯自己的造化了。”

  那个时候她就彻底死心了,死了对德妃奢望的心,想要去找桃夭,得到的确是桃夭在元帅府的消息,这让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前三天算是过来了,可是到了这样的第四天,她再度忍不住了。

  “侧妃勿着急,没有消息也可能是最好的消息。”

  肜吟将已经凉透的仍旧是原样的茶水换成了新茶,冒着丝丝的热气,淡淡的劝慰着李香菱。

  习以为常这般状态,肜吟不管怎么样去劝慰,都是于事无补的,还不如安安静静的看李香菱有没有什么需要自己去做的。

  “什么意思?”

  一瞬间陷入迷茫的李香菱不大能够听懂肜吟所说的话,盲目的看向肜吟,眼神飘渺到将近空洞,脸上满是憔悴的模样。

  后来李香菱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以少祯为天的,哪怕少祯再体弱多病,也是自己的夫君。

  “若是王爷有什么不测,就一定会有消息传来,王妃虽在元帅府,但也不可能不闻不问,所以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

  解释着这样的话语,肜吟也想要李香菱能够安心下来,到底她这样的着急也是没有任何用的,还不如老老实实的。

  肜吟是这样认为的,王妃和王爷感情深厚,王妃不可能置之不理。

  “你说的不错,我怎么没有想到,我要去见王妃。”

  恍然大悟之后的李香菱立刻明白了过来,虽有所慰藉,但还是不能够放心,唯有得知确切的消息,才能够彻底的放心。

  她人脉不够,得不到什么样的消息,但是桃夭和她不一样,桃夭一定是知道的。

  李香菱不想去找桃夭,是因为她知道桃夭无论如何是不会告诉自己的,反而还是会更加为难自己,所以她一直隐忍着。

  可是现在情况变得不一样了,不管是怎么回事,她都没有办法再继续这样空等下去了,她已经承受不起这样所谓的煎熬了。

  日日如此,简直要疯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