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山洞,五个人便将这里作为了暂时的落脚点,飘落的叶子与尘埃铺满在地上与一旁的石头上,尘埃的味道弥漫。

  只是这样的弥漫里,带有一抹空灵与幽静。

  桃夭下意识轻佻起眉头,思量着这样的地方收拾起来是需要花费多少时间才能够整理干净,而他们又要浪费多少精力。

  才刚开始想的时候,一阵咳嗽声打断了桃夭的思绪,连忙回过头看去,只见少祯用手捂住口鼻,不断的咳嗽着,身体微微发颤。

  似乎是尘埃的味道太过于严重。

  连忙走到少祯身旁,桃夭动作轻盈却有力的扶着少祯向洞外走去,蹙起眉头里涌现一抹担忧的情绪来,眼眸里浮现出浅浅的焦急。

  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时候,少祯放下了自己捂着口鼻的手,轻轻挥了两下,同时摇了摇头,淡淡的开口说道:“我没事。”

  心里却有一股沉默让他很不舒服,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时刻了,总是拖桃夭的后腿,不禁让少祯对自己都有所浅淡的厌恶。

  “你在这里休息,里面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眼眸里隐藏起来的情绪满满的都是心疼,桃夭扶着少祯坐在了不远处的一块被风吹的一尘不染的石头上,叮嘱着少祯。

  这可是个麻烦,收拾山洞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尤其还是要能够到是少祯可以承受的环境,多多少少有些顾虑。

  “嗯。”

  这个时候的少祯除了听从桃夭的话,觉得自己不能够再去做其他什么事情了,别说帮忙,只要自己不添乱就是好的了。

  桃夭宽慰一笑后,便转身走到了山洞洞口,乱言、如梦与花落之正在等着她。

  “他怎么样?”

  乱言沉稳的缓缓开口询问着少祯的情况,突然间听到咳嗽的时候,他猛然间心里一紧,就像是看到了从前的伊诺一般,唯恐出什么事来。

  一两秒后,这样的紧张感便消失不见了,他已经好久都没有想到伊诺了,是不敢去想,因为太过于内疚。

  而现在,终于消散了心魔的他,可以坦然的去面对。

  “只是尘埃太多了而已,所以只能我们收拾了。”

  略微抱歉的口吻,毕竟这些人是江湖侠客,不属于朝廷的人,自然无需为朝廷官员去做些什么,而且桃夭知道,他们现在没有什么王爷王妃,都只是最为普通的黎民百姓。

  所以既然是都要留宿在这里,就该一起收拾才对,只可惜碍于少祯的身体问题,也就只能够有劳他们了。

  只是桃夭不确定他们会怎么想或者会有什么样的抱怨。

  “无妨,公子也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就够了。”

  浅笑的语气从如梦的口中缓缓道出,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少祯和桃夭本就不应该掺和到这样的事情里来,所以如梦劝慰着桃夭。

  哪里能够让桃夭来干这样的脏活,原本就应该由他们这些做下属的来做。

  乱言和花落之同时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犹豫的便同意于如梦所提出来的提议,一同看向桃夭。

  默默无语的桃夭不大能够懂,但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她怎么可能做到那种地步来,他们是因为自己才落得如此,自己哪里能够过意的去。

  既然桃夭坚持,乱言也就随着桃夭的意思,找了一些树枝来,先将落叶都拨到了一起,逐渐堆成了一个小山。

  四个人一起努力着,都想要尽可能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汗水细细密密的布满了额头,抬起袖子轻轻的擦拭。

  “哐当”一声,花落之将自己手里的树枝仍在了地上,直起一直弯下的腰,很是气愤和微微恼怒的看向乱言。

  这样的目光看的乱言有些莫名其妙,甚至不解。

  “明明你自己很快就可以解决掉这些落叶和尘埃的,为何我们还要做这些无用功?”

  咬牙切齿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花落之已经忍很久了,他在等乱言自己提出来,可是这么久了,乱言还是一点想要提出来的意思都没有。

  花落之瞬间就火了,直接不干了。

  “好吧。”

  乱言对于花落之这样的指责,他很无奈,还以为花落之乐于享受这样许久未做过的粗活,没有抱怨,他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果然自己高估于花落之的承受能力了。

  桃夭和如梦满脸迷茫的看向乱言和花落之,不大能够懂得他们两个正在讲什么。

  “公子和如梦带着八王爷去远处一避,这里就交给我们。”

  平静的对着桃夭缓缓地开口,乱言点了点头,花落之都这样开口了,自己又如何来无视,还是自己迅速一点为好。

  “你?”

  微微有些过于惊讶,桃夭不可置信的看向乱言,而后便平复了自己这样的情绪,点了点头,与如梦一同离开了这里。

  全然将这里一堆残局交给了乱言和花落之来打理。

  走到了少祯身旁,带着少祯一同向远处的地方走去,不懂他们要做什么,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大约过了能够有一刻钟的时刻,花落之便出来寻桃夭他们,直截了当说道:“公子,已经收拾好了。”

  最UC新章节。上#0酷:匠◇*网k

  “你确定?”

  桃夭的话语里多了一抹不可置信,才这么短短的一点时间,哪里可能会这么快,和闹着玩似的。

  花落之点了点头,便转身向山洞的方向走去,桃夭和少祯还有如梦稍稍一愣,也就跟上了。

  到了山洞外的时候,朝里面张望,桃夭再度愣住了,这里真的是自己刚才所来到的山洞么?落叶与尘埃都消失不见了,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尘不染。

  乱言面色温和的朝桃夭走来,浅浅的颔首道:“公子。”

  若自己一开始就这样,也就不需要刚才那样的劳累了。

  “这里是你们收拾的?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真的是足以让桃夭震惊,太过于不可置信与不可思议的事情,有点难以接受。

  可确确实实是这样存在的事实。

  “嗯,公子无需过问。”

  乱言摇了摇头,有些话不必说,有些问题也是不需要去回答的,还是保持一点距离为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