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重点并不是偌羽的身份是什么,而是自己和她的武功比起来的水平是什么,这才是桃夭目前所想要关心的。

  脸上浮现的笑意满是阔达与理解,并没有什么不悦,也没有因为知道消息而埋怨偌羽那样对她。

  毕竟那个时候偌羽不知道,而且自己也只是暂时保管箐凛和箐喑而已。

  “你能这样想就再好不过了,只是偌羽他们再度和我们交手的时候,偌羽肯定会感到为难。”

  一想到有可能会暴露,乱言就有些无奈,倒不是不可以,只是不该在这样的关头上发生,应该等这件事情息事宁人之后。

  等桃夭做出决定之后,才能够再度规划。

  “到时候再说吧,少祯的病,你有办法么?”

  桃夭点了点头,迟疑了几秒后,吞吞吐吐的询问着乱言这样的话语,原本她是没有指望的,而现在事情释然了,是不是就有点机会了?

  还在疑惑于乱言所言说的翼山上有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究竟会是什么,不由得让桃夭感到了不解。

  “我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也许有,也许没有,一切看天意。”

  模棱两可的回答,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乱言无法给出一个正确的答案,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该怎么样回答别人。

  他有注意到过,只是长年累月所积下来的毒素,并不是轻而易举就可以清理的,还是需要时间和办法的。

  “嗯,如梦和花落之也已经去的够久了,该回来了。”

  pI酷匠C网9正版G/首发

  结束了这样的谈话,桃夭自然会想到被自己用借口支开的如梦和花落之,想必他们应该也很郁闷吧,不知道有没有在这里发生什么异常。

  有种预想到自己以后若是要和乱言再谈论什么,都要支开其他三个人才可以,并不是不让他们知道,只是没到知道的时间。

  这些细节都无需太过于在意,只要能够有一个好的结果就够了,那才是桃夭所期盼的,也是对于少祯而言为好的。

  乱言和桃夭与少祯回合之后,便开始在周围寻找如梦和花落之,久久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时,桃夭感觉到了无奈。

  早知道自己应该给他们叮嘱一声的,随意商讨了一下,考虑到他们两个武功都是不错的,寻常人奈何不了他们。

  如果分开去找,乱言是不放心桃夭和少祯单独行动的,所以索性三个人便顺着一道路的方向去找。

  果然,在一条溪流旁不远的树荫找找到了两个戴面具的公子,惬意的坐在地上,靠着树杆,微微闭上眼睛,像是在休息一般。

  “让你们两个去打探,结果在这里偷懒。”

  桃夭一步步向他们走去,咬牙切齿的笑着看向他们,脸庞上的情绪有些僵硬,她真是拿这两个人没办法了。

  明明这么危险的时候,说好的打探呢,然后就这样,和闹着玩似的,桃夭额头上出现了几条无奈的黑线。

  她就纳闷了,这两个人的心怎么就这么大,一点也不担心靠近的危险。

  “公子哪里是让我们打探,而是在支开我们,反正四周辽阔又暂时安全,偷懒一下也未尝不可。”

  平平的语气里带有一抹浅淡的笑意,面具遮挡下如梦的面庞浮现慵懒的情绪,明目张胆的来反驳桃夭这样的责备,撇了撇嘴。

  只是想要缓和一下紧张情绪里的轻松罢了,如梦知晓道义,同样懂得规律,自然不会因为这样区别的对待而产生什么不满。

  但还是有那么一点不甘心呢。

  “好吧。”

  气结的桃夭满头黑线,无奈的摇了摇头,索性不再和如梦这个伶牙俐齿的女子再度理论下去什么,可能还是自己吃亏也说不一定。

  心情平静了不少,不知道这样安稳的时光还能够持续下去多久,甚至不清打破他们这样安稳的人什么时候还会来。

  漫无目的的在这里静静的等候,浅薄的溪水缓缓流动,清澈而微凉,波光粼粼,只是里面没有任何的生物。

  水清则无鱼,大约便是如此吧。

  “公子,今日他们可能不会来了,我们是回去还是留在这里。”

  花落之合眼听着两个女子之间的争论,看热闹的不嫌事多就是如此了,还以为她们会有多激烈,却不想结束的这样快。

  等到她们两个安静下来的时候,花落之抬眸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乱言,坐起身来,环臂抱在胸前,询问着桃夭的意思。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等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这里的天气比较怪,还不一定能够遇到什么,还是早做打算为好。

  若是只有他和乱言,自然是不会担心这样的问题。

  “找一处山洞,今夜我们留在这里,指不定他们什么时候会出手,而且县丞那里不见得安全。”

  冷静的分析出这样的情况来,桃夭在脑海里细细的思量着,若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打的措手不及,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桃夭也想过留在这里,只是不知道花落之他们的意思为何,或者说这里适不适合他们留下,都是不得而知的情况。

  “我同意公子的想法,你觉得呢?”

  如梦立刻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反正她是随着桃夭的,桃夭怎么样决定,她就支持,前提也是至少她觉得合理,就够了。

  在这样的地方留宿,未尝不可,从前的她甚至呆过比这样还恶劣的环境,还不一样好好的,只是不知道桃夭和少祯的身份是否能够承受的了这样的苦。

  “你们呢?”

  花落之稍稍提高了分贝,唯恐乱言和少祯听不到似的,面具遮挡下的脸庞看不到任何的情绪,眼眸里却泛起浅浅的涟漪。

  总觉得他们三个神神秘秘的,却不知道为何,花落之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爽的。

  关于伊诺的事情,他是不知道的,乱言告诉他的则是伊诺死去的消息,并不是因为谁。

  乱言与少祯走了过来,五个人再度聚集在了一起,谈论着这样的话题,乱言表示自己都可以,而少祯也觉得无所谓。

  事情就这样商定了下来,而迎接等待他们的,也不知道会是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