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句话,不过是因为他太过于愤怒时才怒吼出来的。

  这么多年,若是乱言想要动手,陶夭和少祯早就不复存在了,又如何能够在这里和他追忆着往事。

  “我从未怪过你们,就算没有发生那种事情,伊诺也是要离去的,只是提前了而已。”

  带着一抹淡淡的失落,乱言这样解释着,宽慰着桃夭和少祯。已经过去这么多年的事情,若是再为它而去迁怒什么,实属不该。

  乱言强迫自己放下,不管是什么,都不要再去怨念,不然自己会被这样的事情而毁掉,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所背负的责任和使命。

  即便嘴上这样说,他又何尝不想伊诺能够多陪陪他,同样他也可以陪伊诺走完人生最后的时刻,幸运一点,还可以更长。

  拥有一身医术的他,却救不了自己的妹妹,这是何等的可悲和讽刺。

  “对不起。”

  时隔这么久,少祯终于将这三个字说出口了,那个时候的他并不是想要逃避,只是没有去面对的时间。

  现在终于可以勇敢的再去面对,折磨了他这么久的事情,也算是有一个了解。

  只是没有想到会这样的碰巧,当初与自己素不相识的陶夭,竟成为了自己的王妃再度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

  少祯的语气里充满了诚意,这是他发自内心而言的话语,他的错误,就该他承担。倘若那个时候自己没有好奇,那么那个明媚而美好的女子就可以继续绽放下去了。

  “都过去了,这件事就到这里为止,你们以后看到我也不必害怕。”

  唇角努力的扬起一抹笑意,乱言努力的让自己释然,显然他做到了,只是有些别扭罢了。

  微微的叹息,抬眸透过葳蕤树枝的缝隙,可以看到浅白色天空上所漂浮的云朵,逐渐勾勒出伊诺的笑脸来,而后便消散不见。

  “其实我一直在等你来取我性命,这是我对她的亏欠。”

  桃夭平静的开口,这是宿主最为真实的想法,她只是表达出来了而已。产生这样的执念时,桃夭愣住了,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一段。

  正可谓世事无常。

  心中的一块牵挂终于可以湮灭,瞬间感觉到了一抹轻松之意,这样的情况下,她就可以不用再去担心乱言和少祯之间还会再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亏不亏欠了。”

  乱言摇了摇头,便向前走去,他想要一个人在周围走走,望着这幽静而空灵的地方,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凌乱的记忆。

  尤其是和伊诺有关的,自己不敢面对的,现在都可以了。

  “你在这等一等,我有事要问他。”

  桃夭转头看了一眼离去的乱言,而后回过头来,加快了语速,眼眸里的情绪又恢复到了无波无澜,没有多余的杂乱。

  迟疑了一下的少祯点了点头,他不责怪桃夭会隐瞒自己什么样的事情,他知道桃夭是有一定原因的,既然她决定去做什么,那不妨就去,不要让自己成为她的顾虑。

  松了一口气的桃夭转身快速追上步伐散乱的乱言,拉住乱言停下来的时候,似乎像是一瞬间的错觉,她看到了乱言空洞的眼眸里泛起一抹湿润,便消失不见了。

  愣了一愣的她不知道该怎么样开口了,在纠结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心急了,应该给乱言一个恢复和缓的时间,而不是急切去问其他事。

  见桃夭不开口,乱言停顿了一两秒后,淡淡的语气里有一抹沉重,“知道箐喑和箐凛在你手里的时候,我挺惊讶的,还以为是花落之弄错了,可惜是事实。”

  话音落下的时候,乱言别有深意的看了桃夭一眼,再度开口说道:“除了你的身份外,其他都还好,你该好好想想,不要着急做决定。”

  心里的情绪在这个时候已经平复了下来了,乱言自我恢复能力还是有一定的强度的,再者整理情绪的时间还有以后,也不急于这样的一刻。

  清楚于目前的状况是什么,可谓是在生死边缘徘徊,虽然并没有这样的恐怖,但也差不多了。

  “偌羽,找你做什么?”

  直觉告诉桃夭,乱言和偌羽之间谈论的话题应该不简单,而且应该是和他们有关的,不然偌羽怎么可能再看她和少祯一眼,而且里面没有敌意,反而是有疑惑。

  还是想要知道,毕竟目前的情况太过于特殊,谨慎点总是没有错的。

  “她和我一样,想要知道箐凛是否存在,我已经如实告诉她了,她不会告诉别人,只是暂时。”

  、酷%~匠r网_(正☆{版首$发c

  如实的告知给了桃夭,乱言本来并不打算去说的,既然桃夭问了,自己说了也无妨,又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

  迟早桃夭都是要知道的,更何况情绪刚刚经过波动的他,哪里能够若无其事的再去隐瞒,乱言这个时候的情绪做不到。

  “和你一样?”

  不由的蹙起眉头来,桃夭在理解这样的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怎么感觉事情越来越过于复杂。

  为什么自己的对手和乱言他们却如此相熟,自己一开始找他们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桃夭陷入了迷茫之中。

  一瞬间恍然大悟,桃夭连忙开口说道:“你是说她和你一样是阳兵?”

  连自己的分贝和语气都顾不上,桃夭对于这样的消息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情绪和态度来面对,有点太过于不可思议。

  和自己为敌的人竟然是自己手里箐凛所掌管的人,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有点太扯了。

  “对,所以她归你掌管,她已经答应了,哪怕刀剑相向,她也不会伤害到你。”

  看来桃夭的智商还是够用的,乱言细细的解释着,其实如梦所言的是对的,不能够和偌羽刀剑相向的不是他们,而是桃夭。

  若是偌羽伤害到了桃夭,所背负的罪名便是以下犯上,有可能还会更加的糟糕。

  “都无所谓啦,各为其主。”

  极大的表现出自己的宽宏大量的态度,而实际上桃夭也是并不在意的,到底都是无用的,顾虑那么多又有什么用,还不如实际一点来的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