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从桃夭他们身旁路过的时候,偌羽别有深意的凝视了桃夭与少祯一眼,而后便消失不见了。

  那抹眸光里包含着太多太多的情绪,反倒是让桃夭和少祯感觉到了莫名其妙,眼眸里闪过一抹迷茫。

  “偌羽和你说了什么?”

  乱言也走过来的时候,花落之立刻询问着他,眼眸里涌现一股警惕的情绪,微微低垂的眼眸,隐隐间有些不悦。

  他自然是知道,如果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争执,乱言是不会输的,但他就是不喜欢偌羽拉乱言衣袖的那个动作。

  轻哼了一声,看起来的询问,实际上却像是质问一般,语气里多了一抹冷意。

  “没什么,她在打听一些事情而已。”

  意识到某些存在的问题,乱言考虑到还是隐瞒为好,目光在桃夭身上停留了几秒后,便转移开了。

  但愿偌羽能够忍得住不将那件事情有任何的表露,便是好的,只是这样的可能性有多少,乱言自己也不知道。

  “如梦,花落之,你们两个去附近查看一下有没有其他人出现。”

  桃夭抬眸正对上了乱言的眸子,平静的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来。

  正好趁这个时候,桃夭觉得有必要把之前的事情理清楚了,况且少祯和她与乱言还是要继续相处下去。

  》看W(正Z版“章节+上酷a匠{网:N

  具体的时间尚未能够定下来,总得看来,最起码要到这件事情解决了才行,依目前的进展,还是有些缓慢的。

  连最基本的消息都不了解,更何况目前正在深入。

  如梦和花落之接到这样命令的时候,很是奇怪,有些不大能够理解,好端端的查看什么,难不成担心偌羽有带人过来么?

  可是如果附近有人出现,他们应该都是可以感应到的,最起码乱言是可以的,感应能力比他们都强。

  这一秒还存有疑惑,下一秒便在乱言的眼眸里得到了答案,如梦和花落之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分明就是想要支开他们,还是识趣点为好。

  空旷的附近,只留有他们三个人,气氛在一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空气正在不断的凝结,透露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了,那件事,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丝毫不在意这样的氛围,桃夭一本正经的看着少祯和乱言,认真到极点的态度缓缓的开口吐露出这样的话语来。

  如此静谧而又没有人打扰的地方,用来谈论事情是最好不过了。

  乱言和少祯同时一愣,心里蔓延出内疚的情绪,一个转过了头目光看向一旁,另一个则是微微低垂,同样的一言不发。

  “伊诺的死,是我们三个人的责任。”

  脑海里瞬间闪现出一些零碎的画面来,身着黄色衣裙笑的明媚的女子,然后就是脸色苍白血迹斑斑,红色弥漫,凄凉而可悲。

  桃夭停顿了一下,声音低沉了下来,还是有些难以面对乱言,那样美好的女子,正值年华,却落得那样的下场,都是因为他们。

  虽然这和桃夭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是和陶夭有关系的,她既然在这具身体上,就该接受这样浓郁的内疚。

  “她是我亲手杀害的,与你们无关。”

  良久,乱言缓缓开口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来,不管是因为什么,那一剑,终是自己刺入她胸膛的,血染了剑。

  是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妹妹。

  伊诺倒在他怀里的时候,清晰的听到了奄奄一息的伊诺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所说出两个字:“哥……疼……”

  长长的眼睫毛下垂的时候,伊诺闭上了眼睛,流动的鲜血染红了她原本黄色的衣裙,触目惊心的刺痛,便再也醒不过来了。

  那一年的伊诺正值二八年华,最美好的年纪,便长眠于地下,伊诺永远处于二八年华。

  乱言得知翼山生长具有起死回生之效的草药时,他前去找过,奈何一片废墟,什么都没有了。

  从那以后,乱言再不用剑,整个人也更加的抑郁,那始终是他心里隐藏的一道伤疤,虽然是一个失误,而后果却是再也挽不回的。

  “若不是那个时候我们的乱入,伊诺也不会因为挡在我们的面前而丧命,是我们对不起她。”

  勾起了这样尘封的回忆,少祯无疑是难受的,想过要逃避,却偏偏逃避不了,内心的谴责让他无法再度去面对乱言。

  那个时候的少祯与陶夭并不相识,只是那一次,德妃出宫祈福时,奉旨带了体弱的他一同,为的是祈求佛光的庇护,菩萨的保佑。

  德妃对他并不在意,所以少祯便独自在寺庙里来回走动,哪里偏僻,就去哪里,而后便走到了后山。

  那个时候的乱言正在与别人打斗,伊诺与陶夭在一旁观看,紧皱起眉头的少祯便毫无畏惧的走进,同陶夭与伊诺站在了一起。

  局势突然发生变化的时候,乱言的剑有些不受控制的向少祯和陶夭刺来,伊诺在危机情况之下挡住了这样的一剑。

  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伊诺不想一直疼惜自己的哥哥犯下无法弥补的错误,所以才这样选择,不想看到哥哥受伤害。

  从来都是哥哥对她百般的宠爱,那么这一次,换她来偿还。

  陶夭与少祯意识到事情严重之后,都愣住了,乱言红着眼眶恶狠狠的冲着他们喊道:“这次放过你们,若他日有缘再见,我一定会让你们为伊诺偿命。”

  而乱言明白,谁都不怪,怪的是他自己,都是他自己犯下的错,哪怕那个时候剑便一点,说不定还有继续存活的希望。

  双手沾满鲜血的他,终还是沾上了自家人的血液。

  陶夭和少祯便离开了,匆匆一别,将乱言的话谨记在心里,同时也带着深深的内疚。

  多年的过去,这件事慢慢消散的时候,那日桃夭再度看到乱言的身影时,便想到,他们的报应来了。

  说到底伊诺还是因为保护他们而死去,这是谁都逃避不了的责任。

  只是乱言并没有动手伤他们一分一毫,并不仅仅因为桃夭手里握着箐喑和箐凛,而是他不想错付伊诺最后的心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