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才会出现在这里?”

  努力的消化着自己所听到的消息,偌羽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却不想是真的。

  在脑海里细细的思量着乱言所说的话,并不难懂,只是不愿意去相信这样的事实,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情况?

  再度开口而言的语气有些艰难,偌羽甚至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情绪来面对,简直了。

  持有箐凛的那个人就在这里,而自己要与她为敌,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一个不可能存在的事实,却这样存在了。

  “不要告诉他们,你知道就可以了。”

  考虑到可能会引发的麻烦,乱言提醒着偌羽,毕竟事情还是需要继续下去的,不能够因为自己这些话而去改变什么。

  让他们所为难,着实是不大好。

  “好。”

  良久,偌羽点了点头,她知道乱言的顾虑在哪里,只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忍得住。一想到自己刚才对桃夭那样的目光,偌羽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从未想过事情会变得这样的杂乱不堪,连整理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整理,很是为难。

  连叹息都不足以表明自己心绪的复杂,哪怕周围的环境再静,自己也无法安静下来。

  “你也别有太多的顾虑,往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告诉你只是不想你再浪费时间反而入了他人的道,回去后,你应该知道怎么说。”

  乱言的情绪没有任何的变化,语重心长宽慰着偌羽,不想造成偌羽的困扰,也不想她一无所知。

  即便现在箐凛在桃夭手上,过段时间还能不能够继续存在,那就不得而知了,乱言自己也是矛盾而纠结的。

  “我会隐瞒住他们,就说只是空穴来风的事情,等她准备好后再如实告知,不然都会陷入惶恐与混乱。”

  一想到那样的场面,偌羽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有些想要逃避。自乱阵脚的事情,偌羽一向是很少干的。

  原来箐凛是还会重现的,还以为只会变为传说,自己有生之年还能够再等到,也是一种幸运,亦或者是不幸。

  “你能够明白就最好了,如果我们真的刀剑相向,只要别伤害到她,就可以了。”

  考虑到这样的问题的时候,乱言忍不住多叮嘱了偌羽几句,最怕的就是慌乱之中保护不了桃夭而让她受到伤害,那可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不想那些人以后难以面对桃夭。

  复杂的情况也许这并不是第一次,熟悉的刀剑相向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那些腥风血雨,都已成为了过去。

  然而历史总会是惊人的相似,该发生的,总是无可避免的。

  “我会注意的,这可真是个难题,还好我今日出来了,也庆幸你昨日阻止了,不然后果不可估量。”

  释然于昨日乱言对他们行为的阻止,甚至是庆幸,现在的偌羽,终于能够理解于乱言的做法,还以为他的想法改变了,原来并不是。

  'O酷√匠◎网8唯一正U;版,》●其他D都是E盗Y;版F

  感到了一点安心,偌羽抬眸看向乱言,眼眸里闪过一抹其他的情绪。

  “我会保护好她,只有箐凛在她手里一日,这就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与立场,乱言语气很是笃定,一尘不染的白衣却被蒙上了一层柔和而凌厉的保护层。

  凌乱不堪的思绪他已经不想再去整理了,就这样任由它而去,还是整理好目前的状况是最好的,也只有这样,才有一定的可行性。

  “嗯,可是他是朝廷的人?”

  纠结了好久,偌羽还是决定提出来这样的疑问,据她所知,朝廷派八王爷前来剿匪,如果是八王爷拥有箐凛,那可就麻烦了。

  她并不知道八王爷是谁,只知道另外的那两个男子中一定有一个是的,而另一个的身份同样也应该是不简单的。

  “嗯,所以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正因为如此,乱言才选择隐瞒,不然那些人一定是会抗议的,甚至可能还会因为争夺箐凛而给桃夭带来巨大的麻烦。

  那样的场景是没有办法去控制的,所以还是尽可能的阻止发生才是最好的。

  “那可就真的麻烦了,朝廷的人怎么可能会拿到箐凛?”

  这就是偌羽才不能够理解的事情,完全不合理,她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抢来的,反正有是一定的,因为乱言不可能用这样的事情来骗自己。

  所以还是想要知道的,不然她都没有办法来说服自己。

  “她说是别人放在她这里的,她会找到那个人。”

  既然不打算隐瞒于偌羽,那就干脆所有的事都不要隐瞒为好。沉稳的想了一两秒后,乱言如实的告诉给了偌羽。

  现在的他脑海里正在想另一件事情,除了那个人是谁之外,还有关于少祯的事,虽然说着搁置,但也是要有几分心的。

  翼山之上确实存在于桃夭想要的东西,就是救治于少祯的草药,只是一个调理的物品,却是应当需要的,只是不可强求。

  “箐凛寻找主人是看缘分的,不管因为什么能够落在他手上,那就是与他有缘,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而我们,只需要听命就好。”

  彻底平复下来了自己的心绪,偌羽又恢复到了方才那样的气势,却是有些消减的,缘分的事情当真是天注定的。

  身为阳兵的她,终于可以正视自己这样的身份了,一直的隐藏,似乎她都要忘记了自己这样的一回事。

  转眸看向桃夭与少祯所在的方向,微微的颔首,算是行了一个礼,哪怕他们并没有看到。

  “是这样,不要有压力,即便出手时伤到了她,只要不是致命,都无大碍,但还是要注意分寸。”

  似笑非笑的弧度在乱言那张柔和却又菱角分明的脸庞上,从前的乱言是没有这么多的话对外人的,而今日却是反复的叮嘱。

  不想再去给原本就有所顾虑的他们再度增加压力,缓缓地闭上眼帘,而后又迅速的睁开,眼眸里划过一抹别样的情绪。

  偌羽点了点头,而后便转身离开了,现在的她已然不需要再去下山,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全都知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