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偌羽的话语而产生什么样的情绪来,偌羽虽然说话冲了一点,但说的毕竟也是事实。

  有些自己的事情,是不能够告诉别人的,也是不允许的。

  而乱言、花落之和如梦三个人就有些隐隐担忧了,唯恐偌羽冲撞了桃夭。

  “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事是需要你去做的?”

  良久,乱言缓缓开口询问着偌羽,语气里难得多了一抹的温和,仍旧是寥寥而平淡的情绪,并没有什么变化。

  他对这样的事情还是存在一定的疑问的,倘若昨日已拦截了桃夭他们,那么今日不应该是整装待发等待机会么?

  毕竟偌羽他们五个人总是一起出手的,凡事他们五个人一起去办的事情,就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那为何还要在这样的关头上分散开来,这对单雨落他们而言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反而是有些过于棘手。

  酷gU匠'S网e唯一正,‘版~,G其(他都\是盗版t

  “借一步说话。”

  警惕性的看了一眼少祯和桃夭,偌羽明显是避讳他们两个人,正好她也有想要询问乱言的事情,索性就拉住乱言的衣袖。

  到了一旁较为偏远的地方,离桃夭他们还是能够看清一些身影的,偌羽这才放心,松开了自己抓住的乱言的衣袖。

  然而乱言似乎很嫌弃偌羽碰自己,微微皱起眉头,哪怕衣袖也不行。

  “说吧,怎么回事。”

  直截了当的这样询问着偌羽,乱言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眼眸直直的盯着偌羽看,不让她有任何的逃避。

  也想要从偌羽的情绪里捕捉一些什么样的情绪来。

  “不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我会以为你在打我的什么主意。”

  偌羽本着自己的良心冲着乱言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来,眼睫毛微微眨动,有一抹调皮的情绪在里面。

  那样锐利而深邃的眸光,简直是让偌羽没有办法定下心来,想要逃避,却又逃避不了,所以只能够直截了当的提出来了。

  “……”

  无言以对的乱言额头上多了几条黑线,这姑娘又在乱七八糟的脑补些什么东西,很无奈,同时觉得有些可怕。

  无声无息的目光转到了一旁,稍稍收敛眼眸,环顾着四周翠绿的景色。

  “好了,我给你说正事,你听说了么,箐凛重现江湖了。”

  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后,偌羽以一副严肃的面孔注视着乱言,缓缓地道出这样的话语来。

  先前得知到这样的消息的时候,偌羽有些不可置信,而后很快便镇定了下来,不像是空穴来风的事情,还是查探一下为好。

  正因为如此,偌羽这个时候才出现在了这里,原本不应该出现的地方。

  低垂下自己的眼帘,乱言沉默的一言不发,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知道了,还是关于箐凛的消息,不能够明白是怎么样的情况。

  看到乱言这样的时候,偌羽以为乱言是被震住了,肯定也是不敢去相信,就和自己一样,已经这么久了,突然间出现,总需要一个适应期。

  所以偌羽尽可能的宽慰着乱言说道:“是不是有些不敢相信?我也不相信,哪里这么容易就出现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还是去打探一下为好。”

  故作轻松的语气,哪怕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打探,从哪一个方面入手,毕竟太安静了,安静到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被别人骗了。

  “谁告诉你的。”

  瞬间抬起眼眸的乱言带着一抹凌厉询问着偌羽,如果被别人所知道,那么桃夭就会危险了,本以为还能够再隐瞒一段时间。

  为何突然之间又变得这样的快,虽然比他所想的慢一些,但对于当前情况而言,确实是有些快。

  想要知道消息的来源是什么,有些迷茫的乱言有些不知所措。

  迅速的使自己平稳冷静下来,绝不能够乱了自己的方寸,这是乱言最为真实的想法。

  “有人在传,就听到了。”

  淡淡的回答着乱言,看着如此紧张的乱言,偌羽多多少少也是明白一些什么的,更何况她也知道,所以乱言情绪有轻微的失控也是理所应当。

  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皱起自己的眉头,略微疑惑的开口说道:“奇怪的是,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而且也没有掀起什么风浪来,可能是假的也说不一定。”

  这么多年的销声匿迹,连一点点消息都没有,再度出现的时候,不仅开始怀疑它所出现的痕迹是不是真的,或者它的存在都有些不可置信。

  无奈的叹息,偌羽自嘲的笑了笑,她什么时候这样的紧张和慌乱过,少之又少的可能,偏偏毫无保留的出现。

  “反正你迟早是要知道的,告诉你也无妨,箐凛出现了,我已经见过它了。”

  仔仔细细的想了想,乱言觉得自己隐瞒下去并没有什么意思,更何况也瞒不了多久,而且他清楚偌羽,所以才直截了当的告诉了她。

  总有那么一天,箐凛会恢复往日的辉煌与荣耀,只是时间,还是遥遥无期。

  “啊?”

  惊讶的偌羽简直不敢相信乱言所说的话,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自己才听到了一些风吹草动,而乱言却已经都见到过了。

  这样的差距当真是太大了。

  原以为的传言得到了证实的时候,有些不能够轻易的接受,或许是因为没有办法去相信吧。

  “是的,我没有骗你的必要。”

  早就预料到了偌羽会有这样的反应,索性又加了一句类似于保障性的话语,更加肯定与这样的事情。

  “那箐凛在谁手里?”

  缓过神来的偌羽还是关心这样的问题的,同样是一个重要的不可忽视的问题,她知道,乱言是一定知道的。

  “我以为你已经猜到了。”

  并没有正面回答偌羽的疑问,而是在提醒着她,毕竟乱言不方便说出口,索性就暗示为好,如果偌羽的智商足够的话,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平淡的情绪看向久久一言不发的偌羽,乱言知道她正在消化这样不可置信的事实,也就没有多在意,反正迟早要接受的,无可避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