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仔细想想,乱言的提议还是不错的,有一定的实际性,再者他们五个人能够这样聚在一起实属不可能的。

  好不容易有了这个的机会,也是可以适当的珍惜的。

  “听说鹊山上曾经存在一种名为祝余的植物,开着青色的花,可有什么用途?”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桃夭对如梦曾经所提到的这样的植物还是有一点兴趣的,正好询问乱言,说不定还能够知道更多关于它的事情。

  不仅仅只是好奇,而是桃夭同时正在寻找,寻找一种是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并且所谓青色,所谓祝余,疑惑终究是要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解决的。

  “食祝余所开出的青色的花,能够抵挡饥饿。”

  仔仔细细在脑海里想了想,乱言迅速搜罗出与祝余有关的消息,然后告知与桃夭。

  乱言对祝余的了解并不是从听说而来的,而是他曾经真真切切的看到过,也尝试过,是一种很为神奇的植物。

  为了证实它的存在,乱言曾经去过很多高山,却发现祝余只生长在鹊山,其余地方都是没有的,这令他尤为吃惊。

  大约是因为鹊山的环境与其它山脉不同的缘故,甚至他也移植过独自栽培,只是到现在仍旧不见成效,最终只能够归结为这是鹊山的神韵。

  “竟然有这样的存在,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单单只是能够食用或者药用,桃夭都不会觉得奇怪,却不想还有这样的作用,就和压缩累的东西差不多,会有饱腹感的感觉。

  微微惊讶,不想大自然里也有这样物种的存在,果然是奇特与磅礴。

  不禁又多了对这鹊山的认知和它神秘的见证。

  “这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种,鹊山上神奇罕见稀有的东西很多,只是经过那一次天灾后,大部分都面临了灭绝,翼山则是再不存在。”

  乱言的目光向东处望去,语气里多了几分惋惜之情,不可估量的损失,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同样也是无法阻止的。

  多少金玉与草药毁于一旦,只能够眼睁睁的袖手旁观。

  传闻所言,翼山生有还魂草与独活草,皆是能有起死回生之效的罕见草药,只存在与传闻之中,可遇而不可求。

  乱言还没有那个缘分去看一眼,反而就这样烟消雾散到再不复生。

  “翼山是何处?”

  又听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名字时,桃夭再度陷入了迷茫,她根本不知道所谓的鹊山究竟是有多大,又分多少其它的名字。

  下意识的询问着乱言,还是不要将这样的疑问继续遗留下去,倒不如直接询问来解答更为合适。

  “从招摇山向东六百六十里地,便是翼山,那上面,有你想要的东西,只可惜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平平的语气里多了几分的沉稳,乱言猜测着应该如此,倘若翼山没有崩塌,那么也许桃夭想要的东西真的有也说不一定。

  只是现在没有办法证实,反而能够更加的确信。

  “公子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如梦率先发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她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有种被隐瞒的即视感,瞬间便有些不大开心。

  眸光在乱言和桃夭身上相互之间来回打转,捕捉到了一摸不对劲的气息,说不上来是什么,就是感觉有些怪怪的。

  就连桃夭自己也想要知道,乱言口中所说的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少祯下意识微皱起眉头,隐隐间有些不悦,为什么和这些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对桃夭的了解似乎越来越少。

  犹豫了许久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的时候,不远处便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有人来了。”

  收敛起自己的情绪进入了防备的状态,乱言故意压低了声音提醒着其他四个人。

  所有人在这个时候都站起了身来,花落之在乱言眼神的授意之下,走到了桃夭身旁,为的就是能够保护好桃夭和少祯。

  “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偌羽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面色平静的看着站在这里的五个人,昨日才得以见面,想不到再度相逢竟也可以这么快。

  扫了五个人一眼,又下意识的看向一旁,似乎有些不大相信这里就只有他们,转念一想,如果还有旁人,自己又怎么可能看不出。

  “只有你一个么,他们呢?”

  花落之瞥了偌羽一眼,努力的张望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他想看看单雨落他们会在哪里,才能够确保是不是只有偌羽一个人。

  本来他没有想过要与偌羽他们为敌,不过这样切磋一下也未尝不可。

  再者他手里的针,已经好久没有找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了。

  “我奉命出来办点事,感觉到了鹊山有外人侵入,原来是你们。”

  微微抬起的下巴带有一抹傲气,眼眸的眸光划过少祯和桃夭身上的时候,露出一股不悦的情绪来到花落之身上的时候,这样的情绪便消失了。

  偌羽只是好奇过来看一眼而已,并没有打算动手的意思,因为她知道,以她一个人是绝对打不过乱言和花落之的,更何况还有其他人。

  她才不会给自己随便找些麻烦出来,她又欠虐,自然是不会去做那些所谓的自不量力的事情。

  “奉谁的命令?”

  桃夭泠泠的开口,低沉而清冷的声音带着一抹微颤的风,划过空气中有些闷热的气息,能够命令偌羽去做事的人,一定是有权位的。

  说不定正是偌羽的头头,或者是其他什么人。

  “无可奉告。”

  毫不犹豫的直接回了这样的一句,偌羽对桃夭并没有什么好感,从她看到桃夭的那一刻起,就不喜欢桃夭身上这种太过于强硬的气势。

  或者说是一种嫉妒,无法分辨他们之间的高低,只有交过手才能够知道,但是仅仅看着桃夭这样的状态,偌羽就知道又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主。

  最$新章6节上酷匠_网

  能够让乱言和花落之为她保驾护航,可见来头不小。

  明明昨天她就可以动用自己新创的武功,偏偏遗失了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萝卜说:

  这几天加更,大家有恶魔果实的给我投一下哦~真心感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