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等再遇到的时候再说吧,反正总是要再见的。而且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来了。”

  果然杀手的思维就是不一样,桃夭默默的想着,虽然自己也可以算得上是杀手。然而他们四个人里面有一个不是杀手的人,多多少少还是要关照一下的。

  倘若自己表现的太过于暴力,大约也是不怎么好的,在正式交接之前,还是稍稍安分一点,给他们多几天的活命时间,也未尝不可。

  所以桃夭并不打算再在这个问题上所深究下去,不然她肯定会后悔自己方才的决定,那样可就真的是自作孽了。

  “他们为什么能够这么快的知道我们的行踪?”

  蹙眉凝眸的少祯在一旁细细思量了许久,终究还是定不下来一个确定的答案,所以只能够将这样的疑问提出来,来听听他们的想法。

  说不定就有那么一个是正确的。

  若是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那么他们所处的境地就是极为危险的,但凡有任何一个风吹草动,都要谨慎去对待,反而会消散他们的精力。

  不得不多考虑一些,这可是关系到多少人的性命,同样也是一个最大的安全隐患。倘若不满于现状而向朝廷正式发出挑战,胜负难辨。

  }z酷@匠“!网}l永久免费CO看9小;说)k

  即便朝廷可用之才不少,但武官居少数,能够带兵打仗的少之又少,大多都是些文人墨客,着实令人堪忧。

  这个问题提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们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觉得这个问题不值得重视。

  因为他们相互之间还没有到那种需要怀疑的地步,如果是需要怀疑,那干脆不要一起行动岂不是更好。

  “你的意思是,有人出卖我们。”

  桃夭几乎确定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想了想去不知道该将这个定义下在谁身上。

  他们几个是不可能的,还知道他们行踪的,就是县丞、李孝仁和平安了。

  平安是不会出卖他们的,这样一来,范围就在李孝仁和县丞他们身上了,着实是需要好好考虑。

  没有人因为少祯的话而产生不悦,至少如梦和乱言不会,他们相处过,微薄的信任还是能够建立起来的,而花落之相信乱言。

  “嗯。”

  少祯点了点头,不由得松了口气,还好其他人没有误会,可见他们对桃夭的信任程度,这让少祯不由得感觉到了惊讶。

  如梦是青楼里的姑娘,信任桃夭也说的过去,乱言和自己还有桃夭有过交集,信任还是有一点的,那这个花落之呢?

  少祯就有些搞不懂了,只是现在并不是可以去问这些事情的时候,稍稍的摇了摇头,不想再去想这样的思绪,偶尔也会让他觉得困扰。

  “是县丞,他出卖了我们。”

  如梦缓缓的开口,因为她想到了昨夜自己所看到的那一幕可听到的那些话,几乎笃定,她觉得是没有错的。

  果然可恶,若是自己昨夜出手,大概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吧。

  她还是自信于自己的武功可以的,大不了就是两败俱伤,反正不会输的太惨。

  “昨夜我看到他和另一个男子在一起谈论,那个男子是山匪。”

  在众人聚集到她身上目光时,如梦开始解释着因果,将自己昨晚群看到的情景简单的叙述了一番,大抵能够说出一个缘由来。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样,疑惑一下子就解开了,只有少祯有些闷闷不乐。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结果,只是不想去接受而已,转念一想,这样的情况有很多不是吗?总是在上演着,无可避免。

  本就是自己所应该接受的,再逃避终究都是无用的。即便再清楚,小小的难过还是存在着。

  “所以你才提醒我小心。”

  桃夭也终于明白如梦突然间对自己所言的那句话是因为什么了,果然如此,看来还需要再去计划些什么才对。

  那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这里已经是危机四伏了,后退是不可能了,但多多少少需要有个计划。

  “对,好在公子信任我,不然若是用了县丞准备的引路人,还不知道我们现在身在何处。”

  如梦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模样,瞬间严肃起来的情绪她有些不大能够受的了,而且还存在这么久,不禁有些烦闷。

  她向来不喜欢严肃,喜欢自由轻松一点。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桃夭知道现下并不是自己自顾自做主的时候,求助于乱言和花落之,偶尔会比自己的想法所管用的太多。

  再者自己对这里可谓是一点也不了解,乱来也是不对的。

  目光在乱言和花落之身上来回打转,桃夭有些不大能够明白乱言和花落之之间的关系,看起来很要好的样子,可是乱言为什么还那样做?

  这让桃夭并能够明白缘由,觉得很怀疑,即便是装,有些默契程度是达不到的,那么乱言和花落之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是她所不知道的。

  原以为将箐喑和箐凛交付于花落之后,自己就没事了,却不想因为乱言的关系又回到了自己手里,这让桃夭很是郁闷。

  甚至真想找个空闲的地方拉住乱言好好的问清楚,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乱言一番来出气。

  当然是言语上的教训,动手的话,就成乱言教训她了,桃夭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当然是继续前行了,不出所料,那些人很快就会带着帮手而来,我们可以让他们省点力气。”

  如此张狂的话语,从乱言的口中道出来的时候,反而像是理所应当一般,并不是什么狂妄或是自大什么的。

  如玉般的温润,却透着一抹冰冷,看起来平易近人,实际上却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的柔情,全部都只给了一个人,也只有那个人配得起。

  这般的骄傲,也是他有配的上骄傲的本事与才情,才会如此,自信而不自负。

  乱言轻笑着看着其余的四个人,顺畅的话语并不像是在做什么决定,而是理所应当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