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连他都打不过,况且我们这里还有四个人,你确定要一一试试么?”

  清秀的面容上泛起一抹浅浅的笑意,桃夭唇角勾起了一道近乎完美的弧度,眼眸底隐隐弱现的冰冷,眉目间有一股慵懒,就这样看着这些拦路人。

  他们左右不过是几个小喽啰而已,不足为患,也无需桃夭放在心上。

  然而桃夭真正感兴趣的,则是他们这个团体的全部。

  冰冷的话语在空气中蔓延,带着一抹严厉的情绪,却又有些乖张,让那些人不由得一愣,相互间张望了一眼,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这是他们拦截以来,第一次所碰到的厉害的人物,从前也有过那么一两个,然而他们人多,自然就被吓跑了。

  可是这些人,似乎很不一样,好像是铁定了要进山。

  “你们是什么来头?”

  一想到要狼狈的失败回去,心里就很不爽,和老大不好交代也不说,若是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那可就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

  最起码要知道这些人是谁,也好告知于老大,并非他们无能,而是对手太过于强悍。

  只是不知道他们老大能不能够相信,一想到老大可能会笑着训斥他们的时候,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潮,着实觉得恐惧。

  目光细细的在桃夭他们五个人身上来回打量,想要努力记住他们的衣着和容颜,若是能够形容出来就再好不过了,说不定还能抵挡住一些责罚。

  “奉当今圣上之令来于此剿匪,明白了么?”

  眉目浅浅一笑,桃夭自顾自的说出了身份,只有这样,才是最为安全的,哪怕县丞搞什么鬼,也需细细斟酌思量一番。

  …看正版=章&0节T上酷。;匠*网k

  即便这里离皇城遥远,但所有人都已经知晓皇上派兵而来,自然是要有个说道的,无视掉了乱言、如梦还有花落之三个人,她总不能够说是泫箐教前来吧,虽然比例是三比二,或者是四比一,毕竟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哪里的。

  乱言、花落之与如梦三人,并不计较桃夭这样的话语,毕竟桃夭是为皇上而办事,所以他们的身份并不重要,只要桃夭有分寸即可。

  正因如此,并没有出声反驳什么,而是理所应当的默认。

  少祯沉默的一言不发在一旁,全权交于桃夭处理,他知道桃夭脑海里的东西要比自己脑海里的东西多多的,倒不如自己乖乖的看热闹,未尝不可。

  只是他有些不大能够理解,为什么才进山不久,这些人便能够准确的拦截住他们。

  当然少祯知道,桃夭选的人是没问题的,既然桃夭信得过,那么他自然也信得过。

  然而他怀疑的则是,会不会有人跟踪着他们?偶然之间,总能够感觉到有些不自在,却没有发现任何不正常的事情,倒是让他感觉到了疑惑。

  不想桃夭多心,索性就什么都不说,自己一个人扛着,思索着,更加的小心谨慎着。

  “原来是朝廷的人,难怪听说安芜县昨日变得热闹了些,是因为你们。还以为又是些酒囊饭袋来送死,却不想真有两下子。”

  听到这样的话语时,眼眸里立刻表现出来不屑与轻蔑,朝廷的又能够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无用,不然安芜县的县丞怎么会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刚开始还以为是江湖中的豪客来这里找些珍贵而难得的东西,正考虑要不要干脆不管了,却不想还是专程来对付他们的。

  原本有些害怕的他们再度鼓起了勇气,张扬与傲气又重现在他们身上。

  这样的反应让桃夭他们感觉到很是莫名其妙,有些不大能够理解是因为什么才会如此,总之就是感觉到很奇怪,有些不大能够符合常理。

  “呵,就你们这样的无用,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能够死掉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言不惭的嘲讽别人。”

  泠泠的语气里满是不悦,桃夭整个眸光都变的冰冷了下来,甚至眼眸里划过一抹杀气,但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她在隐忍。

  不能够在还没有搞清楚具体情况下就随随便便出手,那样可是很不礼貌的,总之,会有那个机会的。

  “你等着,我们会让你们的血,蔓延在整个安山的土上。”

  再纠缠下去,吃亏的还是自己,考虑到这一点的时候,便起了想要退缩的念头。

  撂下这句狠话的时候,便一溜烟跑的没影了,生怕那些人会反悔,再出针,他们一定是死定了的。

  无奈的眨眼看着瞬间消失不见的人,桃夭不禁扶额,果然是跑得比兔子都还快的一群怕死的家伙。

  有本事说出这样的话,怎么就不能够面对他们,反而还是要逃跑,这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唇角的笑意变得冰冷的时候,桃夭轻哼了一声,那不如就看看,这鹊山的土地,到底需要什么血来祭奠。

  “公子为何不让我出手,杀了他们,看他们还怎么样猖狂。”

  花落之可是很有自信一针就让他们丢掉性命,但是被桃夭所阻止,让他有些不悦,也感觉有些不大舒服。

  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放狠话,或者在他面前放过狠话的,都已经不是人了。

  红衣翩翩,映衬着花落之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邪魅。

  “他们的血会脏了这片净土。”

  面无表情的桃夭吐露出这样的理由来,带有污秽的血,倘若不处理干净,又该怎么样来祭奠表达自己的诚意呢?

  一抹浅笑从桃夭眼眸里划过,带着一丝清晰可见的诡异。

  “他们活在这鹊山之上,才是真正的脏了这片净土。”

  沉默许久的如梦一字一句吐露出自己的观点来反驳着桃夭所说的话,若不是因为桃夭的阻止,她与乱言还有花落之,定会在瞬间让那些人血溅满地。

  那就是那些人对他们不恭的下场,单不仅仅是因为如此,还有一些其他所在的因素,毕竟他们也不是随意杀人的。

  那些人倘若不死在自己手里,就会有更多的人死在那些人手里,因果循环,这是一样的道理。

  原本就是有能着处于上风,而无能者,尤为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