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安山是哪里?”

  桃夭迟疑了一下,还是将这样的问题询问出口,到底还是想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已经乱到有些不知所措了。

  还是自己来整理这样的思绪为好,不过就是要多询问乱言他们才能够知道。

  这也无妨,她知道乱言一定会不厌其烦的给自己解答疑惑的。

  “安山?”

  乱言微微皱起眉头重复了一遍桃夭所提问出来的这两个字,反复辗转思量着,努力在脑海里搜罗与这两个有关的事情。

  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时候,连乱言自己都有些吃惊,只是这样的情绪细微到并不明显就是了,浅浅的开口说道:“安山是招摇山的某个小山头的称呼,只是招摇山和鹊山很少有人知道,所以安山便是这里的统称。”

  一个丝毫不起眼的山丘的名字都可以替代整个山脉,真是可谓的世事无常。

  似乎有些惋惜的模样,只存在短短的一瞬,便消失不见了。

  “原来是这样。”

  恍然大悟的桃夭可算是明白了这些乱七八糟事情之中的联系,原来安山也是存在的,并且和如梦所言的差不多。

  用安山来替代,大约也是因为这个安字才会如此。

  那么她所需要剿灭的山匪,又是哪些?再度陷入头疼的时候,桃夭才发现原来一个接一个的问题竟然有这么多,果然压力山大。

  “这里的山匪到底是什么人?”

  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桃夭琢磨了片刻后,泠泠了开口询问着,很是严肃的语气,来表明自己的认真,这是她应该去了解的。

  本以为就只是山匪而已,然而有人突然的出现,原本就不怎么清晰的事情越发的混乱的时候,有种头都要炸了的感觉。

  如此烧脑的事情,难怪皇上要派给少祯了,所有的王爷里,就数少祯最闲了,难不成真因为只是需要应付一下表面,才会选择这样做?

  只是桃夭突然间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而已。

  “到了公子自然就知晓了。”

  并没有正面去回答桃夭,不过是乱言也不知道该怎么样给桃夭解释才是最为合适的,干脆不解释,让桃夭自己去看也未尝不可。

  还是桃夭看到什么认为什么,才是最好的。

  许久都没有遇到这样复杂的事情了,乱言甚至有些怀念,自己从来都不喜欢麻烦的事情,所以基本上都是用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

  尽快解决完,才能够重拾自己的安宁,也不会过于无趣。

  有时候经常做同一件事情,重复同样的生活,多多少少也是会有些乏味的。

  “好吧。”

  得不到正面的回答,桃夭有些不怎么开心,但自己无论如何勉强不了乱言,再者,乱言应该有自己的思量。

  所以桃夭才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选择了与乱言一样的将这个话题给带过,并不是自己再去纠结什么。

  拿得起放得下,有时候也很是重要的。

  再度陷入沉默之中的时候,所有人都默契的一言不发,只顾着继续向前赶路,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顾虑。

  突然间感觉到了一股杀气的时候,几乎是同一时间停下马,情绪紧绷着,下意识转眸环顾四周,寻找这样气息的来源。

  不一会儿,便有几个人出现在了乱言等人面前,一个个凶神恶煞,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很明显是故意而为之的。

  得到有外人入侵的时候,他们便迅速赶来,绝对不能够容忍别人进入到这里来他们的地盘之上。

  “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立刻下山,就绕过你们,否则……”

  为首的那个人将话说的很浅,但却清楚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冷漠的话语如同吼出来一样,带着威严与霸气。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

  打量着桃夭他们五个男子,骑着马在这里,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之中进来的,但是不管是哪一种,这样的行为都是绝对不能够容许存在的。

  Go酷S匠w网,(首发,

  眼眸变得冰冷的时候,充满着敌意和杀气,似乎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否则,你们能够怎么样?”

  花落之瞥了他们几个人一眼,完全都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唇角扬起了一抹不可琢磨的冰冷的笑意。

  在他眼里看来,这些人都是不自量力找死的家伙们,敢在他们面前如此叫嚣,实在是活腻了。

  不然怎么可能会如此急切的找死。

  不等那些人开口说话的时候,花落之扬起了自己的衣袖,瞬间绣花针便从袖子里飞射出来,直直的朝那些人射去。

  待反应过来的时候,针已经扎在了他们身体上,疼痛瞬间蔓延开来,完全没有相到会有如此快速的暗器,连看都看不到。

  “你……”

  有些惶恐的看向花落之,果然这些人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简单,恐怕个个都是不好惹的主。

  危险的气息就这样逐渐的蔓延,他们这些人完全每没有方才所出现时那样的嚣张与傲气,反而有些胆怯。

  只是仍旧没有任何的退缩,这是他们所要去做的事情,就一定不能够让这五个人贸然的闯入。

  “还有力气说话,看来还是我下手太轻了。”

  撇了撇嘴角,花落之连看都懒得的他们一眼,斜长的眼眸四周流连着,长长的睫毛微微的眨动,银色的面具在阳光下折射出光芒。

  像是遥不可及的存在一般,花落之极大的表现出自己的不满和与他们的嫌弃。

  若不是桃夭在这里,他出手绝对不留任何的情面,每一针都会至他们与死地。

  考虑到桃夭在这里,这才把握住分寸,只是给他们一个教训,想不到他们并不知悔改,反而还想要继续去做些什么,这一下可就让花落之不高兴了。

  是不是还需要再出手,这倒是让他有些为难了。

  “好了,给他们一个教训就可以。”

  意识到花落之的情绪的时候,桃夭连忙开口阻止着花落之接下来的动作,她不想自己刚进这里就沾染上人命。

  其实她倒是无所谓,只是少祯在这里,还是不要鲁莽行事为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