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过早饭后,三人便出发了,并未动用县承所为他们准备的任何出行的物品,连同马匹,都是平安打点好的。

  只有这样,桃夭才能够放心,她原本就不放心县承,然后我又听到如梦对自己的提醒,反而更加的不放心,还是谨慎为好。

  即便是白天,仍旧看不到居住在城镇里的人口,不禁再度让桃夭感觉到了诧异。

  倘若说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空无一人,因为害怕,那还情有可原。

  可是为什么白天也没有,太过于诡异的存在,或者说从到达这里的时候,桃夭就感觉到了这样的诡异,不过是再度加重了而已。

  然而她现在并没有可以去顾及这些事情的时间,暂且将疑惑存于自己微皱的眉心之间,等自己一个个事情来解决。

  或许是因为心急,又或许是因为其他什么,桃夭速度快到简直可以算是拼命的模样。

  如梦与少祯见状相互间一望,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同样的加快速度,企图能够与桃夭同行。

  很快便到达了城外,那是昨日少祯他们所停留的地方。

  “王爷,公子。”

  乱言与花落之提早在这里等候,看到桃夭与少祯还有如梦降下速度来的时候,双腿一夹马腹,便迎了上去。

  微微颔首,算是行了一个简单的礼,淡淡的语气,仍旧一个气势如冰,一个红衣如火。

  “嗯,你们知道路么?”

  桃夭点了点头,直截了当询问着这样尤为重要的问题,她昨夜翻看了地图,是很清晰,只是还是感觉哪里有些问题。

  不想用县承安排的引路人,是怕那人不安好心,山高路远,道路错综复杂,倘若他们有意将自己引偏,自己也不知道。

  还是自己来比较安全,但还是存在着一定的难度,不过她相信,乱言他们是万能的。

  “已经打探过了,不能够保证一定对,但绝不会错。”

  乱言点了点头,平平的开口,目光在少祯身上停留了几秒,便转到了一旁,就像是不经意间那样的错觉而已。

  注意到这样的眸光时,少祯的瞳孔紧收,连脸色都带有几分的阴沉,他知道乱言在想的是什么,那是他们谁都逃避不过的存在。

  只是眼下,并不适合那样事情的出现,少祯还是希望能够等这件事情解决之后再议,毕竟他也不安许久了。

  不过实际上乱言也有自己的思量,如同水波般的平静,没有泛起任何的涟漪与情绪。

  几乎笃定的开口,不会错的言下之意便是有可能会多走路,但那些路一定是对的。

  “嗯,那些人具体在哪里?”

  猛然一惊,桃夭突然间想到了这样的问题,弄了半天,自己连最为基本的问题都没有搞懂。

  酷H匠9A网》唯(一正版,E{其他`都i^是z盗版i*

  一旦入了山,那便是别人的地盘了,他们什么都不懂就在里面乱晃,难免会出什么样的意外。

  该死,自己应该问县承的,怎么可能会忘记。桃夭在心里暗自责备着自己这样的失误,微皱的眉头又加紧了几分。

  “公子无需忧心,出发吧。”

  调转了马头,乱言身子微微向后倾斜,淡淡的开口,而后便正过身来,双腿夹紧马腹,悠闲的状态立刻加速了起来,进入了状态之中。

  最起码的地形了解,乱言还是知道的,不过这座山有些诡异,要想通过,还需要一定运气成份在里面。

  卷入到这个事情里面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只要桃夭被牵扯到这个事情里,那么他们谁都逃不过。

  桃夭微微点头,选择叫他们两个来,就理所应当的该相信他们,大约就是从花落之分给自己三成功力的时候开始,自己就是应该相信花落之的。

  并不是谁都可以随随便便将三成功力分与他人,桃夭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三成功力的重要性到底是什么。

  更何况花落之也救过自己的性命。

  凝神跟在乱言和花落之身后,桃夭知道,这一次,真正的挑战到来了。

  崎岖的山路,骑马并不是多顺利,在注意脚下路的同时,速度也尽可能的加快。

  升起的太阳光辉所照射,但是桃夭感觉不到一点的热度,反而是相反的冰冷。

  “怎么样?”

  过了许久,桃夭感觉到有些疲惫的时候,转头询问着少祯,连自己的体力都清楚的感觉到了消耗的时候,怕是少祯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语气里有着隐隐的担忧,还是不能够放心的下。

  “还好。”

  努力的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来,少祯完美的掩饰住了自己的疲惫,不想在这样的时候还要让桃夭为自己担心,拖累桃夭。

  他不愿那样去做,所以尽可能的让桃夭放心才是。

  微微的点点头,想要消除掉桃夭对自己的忧心,复杂的情绪都聚集在自己心里,独自承受着,这是他理所应当的。

  “再坚持一会儿。”

  宽慰着少祯,桃夭知道这样的行程无论如何是耽误不得的,更何况还有乱言和花落之在这里,也需要顾及他们的意愿。

  环顾四周这样的地形,桃夭感觉到了远远要比地形图上的复杂太多,或者说根本就不一样,差距大到她都开始怀疑到底是不是一个地方。

  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疑问的时候,稍稍提高了自己的分贝询问着在前面的乱言说道:“这里是哪里?”

  有种自己连何地都搞不清楚的状况就贸然闯进来,不管从哪一方面分析,似乎都不合理。

  “这里全都属于鹊山,现在要去的是鹊山的第一个山脉,招摇山。”

  乱言愣了一愣,而后便如实的说出了自己所知道的状况,有些不大能够理解,为什么桃夭会突然这样问。

  按理而言,桃夭在出发之前不应该就了解到一切了么?就算有些不知道的消息,如梦也应该告诉桃夭了才对。

  摇了摇头,有些不大能够理解,即便这样,乱言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都无所谓了,反正已经到这一地步了。

  速度有些停下来的时候,乱言仔细的分辨岔路,最好能够一次性到达,以免再受颠簸之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