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公子,早膳已经准备好了,各位请。”

  县承就是在三个人这样愉快的聊天中所出现,不懂三个人在聊什么竟然能够如此开心,但在自己靠近的时候,三个人便停了下来,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很无奈他们这样的状态,但本着看见就和没有看见一样,语气里略微带有一抹恭敬,微微颔首,态度还是不错的。

  毕竟表面上所有做的态度还是要做到的,暂时的隐忍是为了接下来的事情能够更好的进行下去。

  “有劳了。”

  桃夭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情绪淡到捉摸不透,冰冷的目光瞥了县承一眼,想要看出来一点什么。

  奈何现在没有机会,不然自己一定能够好好的去问问如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不至于现在有些糊里糊涂的。

  “这是下官应做的,王爷一会儿不是要出发去安山?下官已经派人准备好了,还有引路人。”

  语气里有些讨好的意味,毕竟他的身份在这里放着,就应该如此去做,毕竟县承可不想这么早就露出自己的马脚。

  尽可能的安排好一切,最好是能够一举两得的事情,那才是最好的。

  “不用了,我带着王爷过去就可以了。”

  直接拒绝了县承的安排,桃夭可不想带着眼线在自己身边,那样可是很阻碍的,不需要去考虑什么,连犹豫都没有。

  毕竟少祯什么都还不知道,所以这些决定,桃夭来做就可以了。

  “可是这……”

  似乎有些为难的看向少祯,他还是想要知道八王爷的意思是什么,毕竟桃夭只是王爷身边一个随从,不需要太过于在意。

  县承的话语里都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和少祯说,只能够如此表现出自己,而后便等待着少祯的回答。

  “你的好意本王心领了,这些事本王自由安排。”

  得到了桃夭的答案,少祯自然是要听从于桃夭的,也知道桃夭所嫌弃的是什么,不管他们熟不熟悉,这样也好,只要有桃夭,就够了。

  他知道桃夭这样做是有自己的思量和原因,即便自己现在不知道,等到一定得时间,也是会知道的,所以不需要去担心什么。

  “那好吧,王爷若还是需要什么,就告诉下官,下官一定安排妥当。”

  县承无奈,但也不能够左右什么,想不到自己的计划就这么给破灭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好就此作罢。

  便向少祯所保证着,即便觉得怀疑,但也只能够如此,不禁多看了桃夭几眼,想要知道她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嗯。”

  轻应了一声,少祯淡淡的答应,只是答应归答应,能够用到他的地方应该不多,这么无用的人,只要不添乱就够了。

  走到了花厅,桌子上已摆满了各种菜肴,虽不是那种精致,但看起来也是秀色可餐。

  注视到这样的情况时,桃夭不禁再度疑惑,看来尾巴正在一点点露出来呢。

  “王爷,公子。”

  李孝仁已经坐在这里等候了,当他注意到有人进来的时候,连忙站起身来,冲着少祯和桃夭微微颔首,像是行礼一般。

  “坐吧。”

  少祯点了点头,便顺势坐在了椅子上,桃夭也依次坐下,如梦坐在了桃夭身旁。

  诡异的气氛就是再这样的时刻开始逐渐蔓延开来的,不管怎么看,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却又不知道是哪里。

  “王爷真要只带两位公子一起,这样会很危险的。”

  不安的询问出这样的问题来,想来想去,李孝仁还是在担心,虽然自己的担心并没有什么用。

  其实他完全不介意替代少祯或者说和少祯一同前去的,可是重点是少祯介意,他没办法。

  “李将军,你这是在怀疑本王妃?”

  轻佻起自己的眉头来,桃夭明显表现出自己不悦的情绪来,她不喜欢李孝仁这样看清自己,自己和如梦是一定能够有这样的能力的。

  更““新p《最/,快x上4、酷MI匠Z网

  语气里明显的表现出不悦,甚至带着一抹危险的气息,口吻有些冰冷的询问着他。

  “怎么会,公子和王爷就放心去吧,这里有末将。”

  面对桃夭这样的态度,李孝仁瞬间感觉到了害怕,甚至是想要逃避的感觉,立刻改变了自己的口供和态度,甚至有些害怕。

  毕竟他亲眼目睹的以一当十可不是开玩笑的,简直是历历在目,想起来的时候,额头上就会有一层细细密密的汗丝,足以看到他的紧张。

  “这就是了,你要随时接应我们,即便我和他能够保护王爷,但如果碰到连自保都难的时候,那可就不一定了。”

  平缓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来,桃夭的语气和态度都极为认真的模样,故意吓一吓李孝仁也好,谁让他那么怀疑自己。

  就算自己真的不能够,那么自己向办法也不行么,都是些什么人,竟然如此对自己,桃夭便是一点也不开心。

  “末将一定不辱使命。”

  很后悔自己一开始干嘛要去招惹桃夭,原本一切都好好的,都怪自己口无遮拦,李孝仁这个时候肠子斗悔青了,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现在还是乖乖的桃夭问什么,自己答什么就好,也许这样才能后避免错误所出现的几率。

  “最好。”

  点了点头,轻哼了一声,桃夭仍旧对李孝仁有着不满,明明在见过自己的能力后还敢样这样怀疑自己。

  若有下次,她一定会好好的给李孝仁一个教训,虽然她知道这不怨李孝仁,只是还是想那样去做。

  李孝仁不禁用袖子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丝,怎么自己就如此畏惧,一定是自己所没有休息好的缘故才会如此。

  尽可能的给自己找着原因,下意识的去躲避桃夭,果然王妃好可怕,简直是霸气侧漏。

  唯有听从命令才是,到底他是知道的,只有等他们出现什么意外,自己才能够有机会,应该是这样,心里默默的想着。

  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状态,只是他微薄的力量哪里能够改变,唯一能够做的就只有隐忍和将就了,还有不让自己所出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