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体是什么,乱言也说不上来,只是清楚的感觉到了而已,还是有空的时候深究为好,到现在并不是好的机会。

  乱言可以沉得住气,也可以分得清主次,只是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他乱了分寸,他也乐意至极。

  “也好,你别忘了就是。”

  如梦点了点头,稍稍松了口气,没想到乱言竟然能够如此痛快的答应,想必是因为桃夭才会如此。

  再度提醒着乱言,虽然她知道但凡乱言答应的事情,大多都是不会反悔的,特殊情况除外。

  虽然气氛恢复到了正常状态,可是如梦仍旧不能够释然,可能是自己太过于心急了才会如此。

  “自然不会,明日遇到如果单雨落他们,不要提那件事。”

  想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乱言还是觉得自己给如梦提醒一句为好,以免她一时间忘记了分寸,毕竟还有八王爷在场。

  还是想的周到点为好,乱言是这样认为的,若是发生了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事情,就会加重他的工作量,他才不愿意这样去做。

  “嗯,我知道,只是这次的山匪应该不是单雨落他们吧,你有搞清楚么?”

  还在纠结这样的问题,如梦只是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怎么偏偏这样的难,就不能够给她一个痛快么?

  这样可真不是滋味,如梦才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若不是桃夭,她才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但还是要收敛。

  “肯定不是单雨落他们,然而他们能够去找王妃,看来是有人知道了什么,想要挑拨离间。”

  乱言摇了摇头,他想到的只有这样了,他还没有具体的去查看,所以也不能够给如梦一个准确的答案。

  但有些事还是能够确定的,这是无疑的事情。

  “挑拨离间?总有些无聊的人会那样做,真是活腻歪了。”

  讥诮的意味在如梦唇角边蔓延开来,轻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悦。

  jO更新最d快上,酷!匠6网O5

  最讨厌这样的人了,只是总是存在的,杜绝是没有办法的,只能够自己应对才是了。

  看来又有得忙了,如梦可不是什么仁慈之人,动气手来,绝不会手软。

  “你先别急,这只是猜测,具体是什么还不一定,总之要沉住气才是,从前怎么不见你如此沉不住气。”

  无奈的摇了摇头,乱言不禁失笑的看向如梦,有点怀念于从前的感觉。

  只是那些逝去的曾经,是再也回不来的了,偶尔间的怀念,但绝不眷恋。

  “嗯,明日便能够知晓了,你走吧,已经够久了,别让别人所发现。”

  点了点头,意识到时间这样的问题的时候,如梦便觉得该是结束这样谈话了,若是再久一点,也许会被别人发现也说不一定。

  总之还是小心为好,毕竟这里是别人的地方。

  “嗯。”

  乱言点了点头,瞥了如梦一眼,有些不悦,自己怎么可能会被不想被发现的人所发现,未免有些太过于小瞧自己了。

  一个转身,乱言便离开了,眼眸里如同寒冰那样的冰冷,环视着周围看起来很是诡异的一切。

  看不到乱言的身影,如梦并不觉得有什么诧异,谨慎起见,环顾了一下四周,而后便缓步离开了。

  有点搞不清方向的如梦有些懵,只能够凭借自己的感觉一直走,黑暗中的她,看不清一些,但没有丝毫的畏惧。

  一直都身处于黑暗之中的她,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感受,仿佛只有在这样的处境里,她才是她自己。

  细微的烛火从房间里蔓延出来,如梦并没有什么在意,微微一愣,想要继续走她自己的路,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有低沉的声音传来。

  “想不到朝廷竟然派了这么多人来,他们可真拿我们当一回事。”

  冷冷的语气能够清楚的表明那人并不好的情绪,甚至很是不悦,似乎对八王爷他们有很大的意见。

  似乎怕是被别人所听到一般,故意压低了声音。

  “总共一千多个人,要是能够为您所用,那也是一桩好事。这次领兵而来的是体弱多病的八王爷,不足为患,他身边带了几个人看起来还像是有点本事,不过他们到底还是人少,这又是在我们的地方。”

  县承谄媚的声音里带着讨好的意味,尽可能挑那些好的话来说,主要是来稳住和讨好自己面前的男子。

  自己当这个小小的县承能够到现在,还一直的安稳,必定是要费一些功夫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不管他们多少人,都是要解决掉的,他们有没有问你什么?”

  坚定的语气里没有任何的动摇,尽可能的想要知道更为详细的事情,才能够更好的应对,虽然这是他们的地盘,但也不能够乱来。

  即便自己的势力强大,但是要和朝廷明目张胆的做对,还是小心为好,毕竟自己抵不过朝廷拥有的势力,这是一定的,也是需要所顾及的。

  “对了,有一个跟在八王爷身边的男子问了我安山和鹊山,我告诉她直邮安山,并没有什么鹊山。”

  突然间想到了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县承如实的回答着,他哪里是不知道,只是故意为之而已,哪里能够告诉桃夭真话,他又不傻。

  语气里带有一抹坏笑的意味,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不错,挺聪明的,不管他们问什么,能够敷衍的就敷衍过去,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能够有什么本事。”

  语气里带有一抹不屑,轻哼了一声,他不喜欢故意来找麻烦的人,毕竟他可没有什么时间去应对。

  有那些时间,倒不如自己找着乐子来的痛快。

  “这是一定得。”

  县承立刻符合着那人,房间里的笑声没有丝毫的顾及,反而是更加的放肆与张扬。

  在门外悄然听到这样一切的如梦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的手心,才能够忍住自己想要冲进入教训他们一顿的冲动。

  冷冷的瞥了紧闭的门一眼,如梦就知道他不安什么好心,果然是这样,官匪勾结,看来这个安芜县要完。

  有这样的县承,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