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还是小心为好,就算他是朝廷官员又怎样,朝廷里的内讧还少么?”

  斜长的眼眸里透露着一抹隐隐的邪魅,乱言淡淡的开口,唇角勾起了一抹近乎完美的弧度,有着不屑的情绪。

  他才不会去相信这些人,简直就是一群败类,为官者不为百姓做事,反而去谋取自己的利益,也对,他们不为自己,还能为了什么。

  所以还是很不屑的。

  “王妃那里,要去提醒么?”

  只是怕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谨慎为好,所以才这样询问着乱言,如梦也只是想让自己心里有个底而已。

  看来除了提供食宿之外,这县承也是靠不上什么的,只能够靠他们自己来解决这样的事情了。

  如此无用,如梦还真是有些看不下去呢,但还是隐忍了下来,哪里能够冲动去做些什么,不过若是以后,说不定还有可以教训他们的机会,也是可以的。

  “可能她已经知道了,今晚你还是小心为好,虽然他们不可能出手做什么,但也不可大意。”

  提醒着如梦,乱言也只想要预防意外,毕竟现在的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早就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只有好好处理才是,毕竟牵连到那么多的事情,全部积压在一起,还是有些无可奈何。

  不过乱言终是乱言,任何情况下,仍旧是临危不乱,不会让自己失了方寸,那样可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他们之中,最有分寸的便是乱言了,不会乱来,凡事都会经过大脑的思考。

  “那单雨落他们呢?你有告诉他们箐喑和箐凛的事情吗?”

  想到了这个的时候,如梦并不清楚情况,并且她与单雨落他们只是淡如水之交,彼此相互知道而已。

  不过乱言和她就不一样了。

  自己不知道的还是问清楚为好,不然总是琢磨不透,也不知道该握紧哪一个方向才是对的。

  “还没有,只是他们早晚该知道的,再缓缓,现在说什么怕是他们都听不进去。”

  到底还是乱言了解他们,乱言知道他们所受到的命令就是保护鹊山,无论什么样的情况发生,都不能有丝毫的退却,哪怕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更何况现在的他们已经认定桃夭等人就是自己需要赶走的对象,所以对他们的印象便一开始就很差。

  若是这个关头自己再去告诉他们这样的事情,他们肯定会陷入混乱,更何况桃夭那边的态度也很坚定。

  酷;6匠网{正。'版首%#发

  果然是人多是非多,这个道理一点都没错,乱言处理起来也是觉得很棘手。

  “嗯,但也不能够太晚,毕竟我们不可能刀剑相向。”

  提起了这个词的时候,如梦脑海里划过那个时候的桃夭,她的面容还有对自己的保证,简直就是历历在目。

  不能够刀剑相向的哪里只是他们,还有桃夭,也是不能够的,只是那个时候她刚说出口的话便被风带走了。

  不可强求。

  一想到有可能会和单雨落动气手来,那样的画面肯定不止激烈和壮观两个字所能够抵挡的。

  但那绝对是如梦最不想要看到的场景和画面。

  “这个可说不一定,只能够随情况而定。”

  乱言摇了摇头,他所说的都是实话,到底那时他们谁都不能够控制的场面,只能够等到那个时候才能够知晓。

  若真的要刀剑相向也未尝不可,正好可以相互之间切磋一下,他已经等得太久太久,偶尔有点玩乐,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只要不过火,都是可以的,乱言是这样认为的,可以在控制之内的比试,无伤大雅。

  “好吧,我知道你什么心思,也知道你能够把握住分寸,别让我失望。”

  潇洒的扔下来了这样的一句话,如梦知道,乱言根本无需自己忧心,这样出色的男子,是值得她所信任的。

  若是能够搞定桃夭顺利接管箐喑和箐凛,并且不动其他什么心思,那么这场还未发生的战争是可以阻止的吧?

  微微的叹息,如梦心里清楚的明白,躲不过的终究还是躲不过。

  “当然。”

  饶有兴趣的笑容在乱言唇角旁展现,浅浅一笑,风情万种,铮铮铁骨,却又不缺乏柔情似水,这就是乱言。

  拥有自己的抱负和理想,还有一身的本事,凡事尽可能做到无愧于心,只是有一件事,终究是他不可忽视的心结。

  “八王爷的病,你有办法的吧?”

  游神了好一会儿,愣了几愣的如梦回过神来的时候想到了这样的一问题,虽然这是和她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

  只是一想到每次八王爷犯病时,桃夭那样急切的眼神,如梦就有些看不下去了,想要帮帮她,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却什么都不能够做。

  想到乱言可能会有办法也说不一定,索性问问,其实如梦心里清楚,倘若乱言再没有办法,也就没有谁是会有的了。

  只是乱言愿不愿意帮,还不一定,所以她得问一问,正好这是个机会,下一次再两个人单独碰面,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你怎么关心起这个来了?就算要问,也该王妃问我才是。”

  乱言狐疑的看向如梦,不知道她怎么突然间管起这样的事情来了,有些不可思议,平平的语气里多了一抹柔和的意味。

  不似方才那样的严肃,反而很平淡,就像是两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在叙旧一般,并无什么不妥。

  如梦有些不悦的瞪了乱言一眼,情绪变化的很是迅速,这让乱言不禁有些汗颜。

  “有是有,只是要受非常人所能够受之苦,再者我不知道他具体的情况是什么,等这段时间过了之后再说吧。”

  只得老老实实回答如梦所提出来的疑惑,乱言倒是没有想过这个事情,毕竟他才不要主动插手去多管这样的闲事,所以并没有注意。

  他需要管的只是花落之的状况而已,其余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想要他出手,除非有点什么关系,不过这个八王爷例外,如果八王爷肯让自己插手的话。

  因为他感到了一股非比寻常的气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