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安排则是县承的家里,还有附近近百间的房子,环顾一周,都是为了方便,这是县承之前精心计划安排好的。

  无疑,桃夭,如梦,少祯,平安,李孝仁,还有两名副将,一同都住在了县承的家里,这是县承的诚意。

  比起王府来,自然是没有王府大的,但是看起来很简单,也有种清冷舒服的意味。

  只是似乎这个县城都透着一股冰冷且诡异的味道。

  鉴于平安给自己所言的那些情况,桃夭还特意的注意了一下,果然如此,只是她仍旧没有想明白。

  “为什么家家户户紧闭着门,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是认为这是不正常的存在,如梦一本正经的询问着县承,眼眸里满是认真的模样。

  看来和自己所想的没差,果然事情并不会是什么样的简单,反而有些复杂的模样,明日就更不能够贸然行动了。

  (更ug新◇最"快j上,酷“匠*P网k

  “安山山上的山匪闹的,一入黄昏,家家户户都关着门,唯恐山匪来犯,抢粮,抢小孩子,还有女子,真是作恶多端啊。”

  止不住的叹息,县承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甚至有种想要哭的心,悲哀到了极点,明明身为官员的他,也不得不这样的躲避。

  此言一处的时候,所有人都沉闷了下来,想到了情况到底是有多棘手,瞬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安山?不是鹊山么?”

  意识到了这样的一个问题,冷静的桃夭淡淡的询问着,并没有因为县承的话语而去深思什么,毕竟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她应该关注的重点。

  她所需要关注的,则是怎么样杜绝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下去才是最为重要的。

  安山,鹊山,招摇山,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单雨落,乱言,泫箐教,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鹊山?下官并不知,只知道安山。”

  对于桃夭所提到的那个名字,县承一片迷茫,有点不大能够听懂,那些都是哪里,桃夭怎么会如此问自己?

  并不清楚于桃夭的身份,但是县承也不敢贸然去问,还是守自己的本分为好,如实的回答着桃夭。

  这样的回答让桃夭一愣,微挑起眉头看向县承,第一反应便是,这个人有问题,因为她相信如梦和单雨落他们,是不会骗自己的。

  但她并没有直接去再度询问,反而是点了点头,平平的说道:“这样啊,想必是我记错了。”

  看来还是需要靠自己,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靠得住的,这一点桃夭心知肚明。

  再与县承闲聊了几句表面上能够过得去的话语后,这才带着如梦一起回到了县承为自己安排好的房间里。

  不大的房子,简单的摆着一张床,一个桌子,几张椅子,再是一些柜子,简单明了,但也不至于粗糙。

  这样的房间桃夭是不挑的,最起码干净就够了。

  “他在说谎。”

  如梦直截了当的对着桃夭说道,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意思,那个时候的她就想要揭穿县承来着,但她没有那样做,因为她知道有桃夭。

  所以便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隐忍了下来,但可以对桃夭毫无顾忌的说出口,因为她知道桃夭会相信。

  她有这个自信。

  “我知道,但不管他是不是说谎,他给我们的信息就是这样,所以一切都要靠我们明日自己去找。”

  如梦点了点头,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来,一开始她就没有打算去相信县承,不知怎么的,初见县承时,桃夭对他就没有任何的好感。

  所以总是戒备着他的,不愿意说实话,自己听听也就行了,不需要太过于在意,不然吃亏的一定会是自己。

  再者,她还不到那种是非不分的时候。

  “嗯,公子,如梦会陪在你身边。”

  做出了自己的保证来,因为如梦不可能弃桃夭于不顾的状态,她做不到,微微叹息与自己这样的状态,有些诧异,甚至还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哪怕这样,她也要达到自己所认为的那个高度。才是。

  “嗯。”

  桃夭点了点头,她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了,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其实就算如梦拒绝了自己,那也是无妨的。

  到底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个性才对,倘若不愿意的,自己又何须勉强。

  “乱言和花落之在哪?”

  突然间想到了这样问题的时候,桃夭便直截了当的询问出口,这是她的疑惑,只是昨天那样的情况,没有办法继续追究下去。

  但现在她需要那些人来帮助自己,毕竟自己手里现在能够运用的力量有限,更何况,那些人肯定知道一些其他人所不知道事情。

  已经到达了这里,桃夭自然是再没有什么耽误时间的心思了,还是最好能够最快解决才是,再者,这个县城已经陷入了恐慌。

  继续下去,面临的也许就是毁灭也说不一定。

  “公子要找他们?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试着联络他们。”

  一点也不差异桃夭的询问,大抵如梦是有所明白的,既然这样,她定是要为桃夭全力以赴的,毕竟那是自己应该做的。

  如梦也不知道明日所能够遇到的会是什么,但那些情况定然是不会简单的。

  虽然她不清楚那两个人的行踪,但应该是在这里附近是没错的。

  “恩,联系上他们后,告诉他们明日一早去安山,你我和王爷三个人,多多少少有些危险。”

  细细的思量着,桃夭知道也许少祯是需要照顾的,突发情况会是什么样的谁也不知道,唯一能够做的就只有预防才是。

  他们两个武功那么高,让他们跟在身边总是没错的,更何况那些隐藏许久的事情,也该有个结论了,不然他们总是这样的逃避,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

  明明不是自己的负担,却总要承受那么重,桃夭受够了。

  “好。”

  凝重的点了点头,自然是将桃夭的话所放在心上的,转身便离开了。

  意识到这次的事情不仅仅与鹊山有关,也许泫箐教是否能够重现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