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按照桃夭的吩咐快速的到了县衙门外,一想到王爷王妃还在那样的地方,他便心急如焚,甚至有些静不下来。

  这一路上,平安觉得有些可疑,明明正值黄昏时分,却不见任何的人影,这里简直是安静的可怕。就连县衙的大门也是紧闭的。

  觉得很是奇怪,但顾及不了太多。

  下了马的平安连忙去敲紧紧闭着的门,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可是一连几下,都没有任何的反应,握成拳的手都是红肿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从门里传来一道怯怯的声音询问着:“谁啊?”

  好不容易得到了回应,平安放下自己的拳头,愁而怒的冲着门大声喊道:“八王爷率众兵在城外,尔等还不速去迎接。”

  真有种想要把这个门给拆了的冲动,平安现在的心绪很不稳定,甚至波动到张扬。

  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官员,如此对待八王爷,这让他如何才能够忍受。

  就算心里清楚那些人为何这样做,却还是难免气愤。

  待平安话音落下了许久后,又听不到任何的回应,不禁皱起了眉头,准备再度去敲门。

  该死,怎么会这样,拳头还未落下的时候,门就被打开了一个缝隙,一下人探头探脑的张望着,看到平安这副新面孔的时候,愣了一愣。

  而后便缓缓的开口询问道:“你说八王爷,可有什么凭证?”

  小心而谨慎,唯恐出一点乱子,他可以冒了很大的风险才敢如此。

  从腰间拿出一块玉佩来,平安清冷的目光瞥这这个人,很是不悦,到底是在玩什么名堂,难不成自己还会吃了他不成。

  “县官到底在哪,为何不出来?”

  威严而冰冷的声音就这样悄然无声的响起平安大喝一声,但还是尽可能的让自己平静,毕竟这里是安芜县,远离皇城,还是不要给王爷和王妃惹麻烦为好。

  只是他就是不明白,最起码表面上的礼数总要做到的吧,可为什么他们还是如此。

  下意识的握紧自己的拳头,要有多大的隐忍力,才能够忍住揍他们的冲动。

  直到看清平安手里的令牌时,下人这才恍然大悟,把门打开,言语里有些恭敬的说道:“将军莫怪,大人现在立刻去迎王爷。”

  “我可不是什么将军,只是王爷身边的随从。”

  淡淡的解释着自己的身份,平安斜睨了这下人一眼,呵,变得可真是快。

  不一会儿,里面便有一群人向门口处走来,匆忙的整理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平安眼眸里满是冷漠与阴沉。

  “大人,这便是八王爷身边的人。”

  下人看到正在走来的安芜县县承,便给他介绍着平安的身份。

  县承点了点头,打量着平安,而后又看到平安手里的令牌,这才勉强相信,神情里仍旧多了一抹警惕,询问着平安,“王爷现在在哪?”

  “城外。”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平安便转身,牵起了自己的马,而后上马便行驶而去。

  看到这样的状况,县承一愣,连忙吩咐人备马,带着几个人一起迅速的去追平安的踪迹。

  心里有些胆怯,县承原以为朝廷派来的人最起码明日才能够到,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不是说八王爷体弱多病,这样的路途又是如何这么快?

  ¤最新章节c上)酷|匠)网5

  原准备了明日迎接,现在一切都陷入了混乱之中,简直是措手不及。

  桃夭看到平安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微挑起自己的眉头看向他,淡淡的开口道:“怎么样?”

  平安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桃夭,因为他不确定那些人是不是会跟过来,反正他是已经没有能够在那里继续待下去的意愿了。

  不然真的担心自己会把持不住。

  “城里很怪,家家户户紧闭着门,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影。”

  想到这样的情况时,平安便如实给桃夭讲着,毕竟这是一个不能够所忽视的情况。

  总觉得很不对劲,同样也不符合常理,有些诡异的存在。

  “除了这些,还有什么?”

  这个情况一下子引起了桃夭的主意,甚至有些不大能够想通这样的情况,原因是值得桃夭的重视,但也有可能只是这里的风俗习惯也说不一定的。

  但还是小心为好。

  可是联系不到当地的朝廷官员,那么这么多人要该怎么办,不禁让桃夭感觉到了忧心,毕竟这些人已经期待的太久了。

  还不等平安开口去回答的时候,远处就来了一群人,有种快马加鞭的即视感,为首的那个人身着官服。

  桃夭狐疑的看了平安一眼,而后便将目光转向了少祯身上。

  “下官迎接来迟,还请王爷恕罪。”

  县承连忙下马走到了少祯面前,冲他行着礼,毕恭毕敬的说道。

  注意到少祯冷漠的表情,下意识的低着头,看来自己难免这次的挨骂了,也难怪他们生气,这次确实是自己的过失。

  “你有没有把王爷放在眼里,我们从皇城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你就是这样队我们的么?”

  不等少祯表示什么,李孝仁先发泄出来了自己的不满,这样的待遇让他很不高兴,他要为他这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好好的想想。

  “是下官的错,下官办事不利。”

  不管怎么样挨骂,都只能够全数忍下来,县承知道,这次是自己的过失,便只能够如此,才是最好的抉择。

  一旦有所反抗的意味,那就会是更大的麻烦了,再者自己还要求他们帮助自己和这个县城,那就更不能够轻举妄动了。

  “无妨,这么多将士,你安排好了么?”

  少祯并没有在其他话题上多做什么样的纠结,反而是直接进入了正题,毕竟这才是最为重要的,他可不想众将士再有什么样的怨言。

  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至少让他们现在安然无恙。

  “都安排好了,王爷请。”

  县承连忙点了点头,迫不及待的说道,能够避开他所不喜欢话题,他还是比较轻松的。

  所有人都在跟着县承后面进入了县城,都想着能够好好的休息一晚上了。

  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跟在身后的那双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