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风尘仆仆的一天,但至少在黄昏时分,终于赶到了安芜县,所有人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受那样的赶路之苦了。

  抬眸看了一眼镶嵌在木门上的那三个漆黑的大字,桃夭心里的压抑又多了几分,随之而来的还有沉闷。

  “公子。”

  一旁的如梦低声的提醒着桃夭,因为她已经凝视够久了,旁人都要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里面,然后可以好好休息,以结这几天风餐露宿之苦。

  只是不知道桃夭在想什么,对着这样的三个字发呆,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如梦干脆就直接来提醒桃夭。

  “嗯?”

  回过神来的桃夭面对如梦这样突然叫自己的一声,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了一个字,转而便面色平淡的看向如梦,平静自若。

  “平安,你去县承那里,告诉他王爷已到,其余人原地休息。”

  刚想要下令进城的时候,桃夭突然间想到了当地的朝廷官员,明明他们都已经到了这里,就不信朝廷官员得不到任何的消息。

  不然就是觉得少祯身体不好,所以故意如此。

  但不管是哪种,桃夭都必须要无视,从而做出最为正确的判断。

  “是。”

  接过命令的平安便骑着马入了县城,其余人都找了一块自己看起来舒服的地方,原地休息。

  而少祯,李孝仁,桃夭,如梦四个人却聚在了一起。

  “王爷与众将士千里迢迢从皇城到这里来,是为了剿匪,可是这县承未免太不把王爷放到眼里了。”

  遇到这样的事情,李孝仁是气愤的,倘若不是这三天的相处,让他对少祯有了新的认识与了解,不然他对这所谓的八王爷也很是不屑与轻蔑的。

  总有一种八王爷与八王妃和那些流言蜚语中相传的完全不一样,甚至李孝仁都开始怀疑所说的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在他们身上,能够看到王族的气质,但绝非娇生惯养与嚣张跋扈之人,带着那一抹的潇洒,是寻常王宫贵族里所不会有的。

  “没什么,本王原就没有想过,只要尽快解决事情就好。”

  这个时候,少祯所表现出来的肚量与大气来,也是他原本就不会去在意的事情,不喜欢应付那些假惺惺的场合。

  明白自己现在所背负的责任与使命是什么,还有那些隐藏下来的东西,似乎正在蠢蠢欲动,有种要突破的意愿。

  “可是,这不合规矩。”

  李孝仁艰难的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声音有些喑哑和干涩,故意压低自己的声音,尽可能只有他们四个人可以听到。

  虽不明白如梦的身份,但是跟着王妃而来的,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更何况也是一个高手。

  对昨日所发生的情况让李孝仁不禁有些怀疑于桃夭,为什么她能够认识那样厉害的人物,显然那一个白衣,一个红衣的人是为了桃夭而来的。

  下意识的去看向桃夭,心里与眼眸里都充满了疑惑。

  “明天无论如何都要去鹊山一探究竟,但不要所有人都去,如果找不到,那可就太浪费人力了。”

  沉思了片刻后,桃夭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来,等她查到原因或者是具体的情况,等那时再让其余人上山,未尝不可。

  毕竟那些谜团,她是要去弄清楚的,总不能一直这样糊里糊涂的。

  “你决定就好,我跟你一起去。”

  少祯点了点头,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且不说桃夭,就凭他的身份,他也该亲自走一趟才是,他也想要知道。

  乱言,到底所谓何来,桃夭和他们之间,又有着什么样的关联,这是让少祯若不能够理解的,得有个答案才行。

  酷}X匠e网$唯◇8一pn正:版,Ju其他都{=是盗D{版}

  “好。”

  紧皱在一起的眉头有些顾虑的看向少祯,桃夭原本是不想少祯前去的,可是知道他心意已决,是没有办法阻止的,更何况也不好阻止,细细思量了许久,终于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反正她和如梦,是一定会保少祯安康的,更何况,她还要再找一样东西。

  慢慢松开紧皱的眉头,桃夭的情绪又恢复到了淡然的模样,就好像并没有激起任何的情绪一般,就仅仅只是错觉而已。

  “末将愿一同前去。”

  看到少祯与桃夭达成的约定,回过神来的李孝仁也立刻符合着,表明自己的态度,不想让他们对自己有什么顾虑。

  他想要去亲眼目睹具体情况,就只是因为那突然而至的人,还有会有什么样的后续,这才是重要的。

  决绝的语气,唯恐桃夭拒绝了自己。

  “我们都去的话,这些将士们要谁来带领?”

  抬眸看了李孝仁一眼,桃夭提出来了一个着实实际的问题,一共就少祯和他两个将领,都离开了,突发情况谁来应付?

  虽然那些人不一定有用,但有总比没有好,再者,不添乱也就是好的了。

  但还是有个能够镇的住他们的在这里,桃夭才能够放心。

  “这……”

  李孝仁下意识的看向如梦,如果是如梦的话,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努力的思量着,只是不知道如梦愿不愿意留下来,这倒是是个问题。

  正在想着的时候,如梦无辜且冰冷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随公子一起去,这些人我不熟。”

  这样的理由是完全足够的,毕竟如梦又不是皇宫里的人,她纯粹是为了桃夭才会在这里,如果不然,她现在应该是潇洒自在的。

  完全找不到可以反驳如梦的理由,李孝仁很无奈,几乎可以确定了目前的状况,只有自己能够留下来了。

  一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心塞,最不想面对的结果,偏偏就是逃不过。

  “那就劳烦将军了,你随平安还有众人一起就在这里,等待着随时接应我们,我们三个去就可以了。”

  桃夭也是不希望有外人跟随,这样不管做什么都不方便,既然搞不清状况,就应该去想办法搞清才是。

  突然间,桃夭想到了那封信,临出发前陶元帅交给自己的那封信,似乎可以派上用场了。

  这样就算是已经初步安排好了,不管怎么改变,桃夭的心意都是不会变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