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等来桃夭,哪里能够轻易的失去,自己自己隐藏的太久了,不想要继续下去这样的状态。

  然而谁也不想面对失落。

  “如梦你要知道,有时候并不是幸运,而是困扰。”

  就像是箐喑和箐凛对于桃夭所言的意义一般,她从不觉得自己这样会有怎么样的权利和兴奋,反而在思考其他的事情。

  总觉得这样所谓的缘是不该存在的,至少不该出现在自己身上才对。

  到底自己对于所谓的这样的权利并没有什么兴趣,甚至对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样的用处,桃夭是这样觉得的。

  淡淡的话语里,却表明了桃夭的心意与态度。

  “公子,这是多少人想要拥有却无法拥有的权利,因为身份问题如此嫌弃的话,那对于泫箐教而言会不会有些不公平。”

  没有因为桃夭的话语而泛起什么心思来,反而是在安稳的劝慰着桃夭,希望她多多少少能够改变自己的心意。

  总是需要给泫箐教腾出一些时间和机会,毕竟这是属于她的责任,只因为她有信物,便是推脱不掉的事情。

  微微皱起自己的眉头,这样的话说出口的瞬间,如梦便有些后悔了,自己是不该这样去询问的,轻咬住自己的下嘴唇,隐隐浮现出不安的情绪来。

  并不是什么时候,如梦都可以处在一种冷静的状态下,紧急情况下她确实会那样,并且不让自己乱了分寸。

  而现在不需要那样的自制力,因为只是闲聊而已。

  “你要知道,这原本就不是我的责任,拥有箐喑与箐凛的人,并非是我,只是他还没有出现。”

  摇头否定于如梦的想法,同样桃夭也在向如梦解释着她所认为的这件事情,并非是一定与自己有缘,只是牵扯到自己了而已。

  牵连也是能后独善其身的,桃夭还是明白的,只是叹息与那个人到底什么时候带能够出现,这样的黑锅要自己背多久才能够罢休。

  要是让她知道是谁,她一定会报复的,这是不容置疑的事情,该死,为何给自己找了这样的麻烦来,桃夭的脑袋越想越乱,思绪几乎都绞动在一起了,很难抽出来的样子。

  “可是现实的情况才能够决定一切不是么?”

  略微有些反驳于桃夭的想法,不过是因为如梦有着属于自己的私心,所以才会如此。

  她想要桃夭这样拥有着信物,然后去做应该做的事情才对。

  无论如何,她都不愿意去承认桃夭的想法与态度,只想要凭自己的能力去做些什么。

  到底,如梦还是有一点自私,她不愿等的太久太久的时刻,唯恐终究是大梦一场。

  “你的心思,我不是我不明白,只是如梦,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够懂,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我不能够不顾八王爷的安危,明白么?”

  平淡的话语里泛起浅浅的涟漪来,桃夭的语气有些激动,甚至有些懊恼,为什么不管自己怎么样去解释,终究都是解释不清楚,她讨厌这样的感觉。

  原本想要平静下来的心思又被这样所打乱了,微微皱起眉头,很是不悦。

  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不能够让所有的事情乱成一团,然后没有可以阻止的办法,那样桃夭会更加的混乱。

  抬头看向这样的天色,阴沉沉的压抑,似乎于她心情有关,所以她并不怎么喜欢,反而有些厌恶。

  清风拂来的时候,吹动着桃夭的衣襟和她略微凌乱的头发,眼眸里的空洞,什么都看不清。

  “那泫箐教怎么办?”

  如梦感觉到如果再继续和桃夭扯下去胡乱的话题,她就不会知道这个答案,索性直截了当的询问着桃夭,没有丝毫的避讳。

  是了,这才是她所想要知道的重点,泫箐教该如何是好。好不容易等来了桃夭,又同时拥有两件信物,是当之无愧的教主。

  这一点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我会把东西交给乱言,会找到把东西给我的那个人,不会这样什么都不管不顾。”

  像是保证着一般,桃夭缓缓地开口,这便是她的心思,也是她的决定,这样可以独善其身。

  或者说是最好的办法。

  即便他们所遇到的是自己,但一切还是回到原位上才是最为妥当的。

  不管是对他们,还是对自己,都是好的。

  “行吧,公子,这件事你需认真想想,但别想太多反而累着自己,明日一早还要出发。”

  佯装轻松的模样,如梦知道她改变不了桃夭的决定,只能够遵从,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谈话到这里,本就该结束了,如梦也不再去强求什么,冲着桃夭浅浅一笑,便站起身来,转身离开了。

  哪怕她现在心情并不好,但还是不想再去影响到桃夭什么,毕竟她看得出来桃夭此刻已经够乱了。

  直到如梦这样离开,桃夭也没有抬起眼眸来看她一眼,而是沉默着一言不发,想要说什么,却始终都无法说出口。

  酷a匠M网*1永wR久免√P费@看小3H说.

  偶尔她也在想,自己这样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毁掉了那些人的希望,转而又想了想,那原本就是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又何必自欺欺人。

  凌乱的心思让她纠结到不知该如何是好,索性便弃了这样的美景,转而回到了营帐里。

  碰巧这个时候李孝仁也在营帐了,似乎是在与少祯商讨着什么,桃夭目光扫了他们两个一眼,便加入了他们的谈话。

  无非就是明日的行程怎么样安排,然后再是到了那里又该怎么样的去做,还有今日突然而至的人。

  桃夭听着有些乏味,看来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样在一种根本就不了解具体情况的状态里,想了想,轻咳了几声,清了清喉咙。

  “所谓的山匪,并不是今日所来的那些人,所以说,鹊山上有两股人,一股是他们,另一股便是我们的目的,那些山匪。”

  这是桃夭经过思量后所得到的结论,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但最起码,要让他们最基础的了解到一些基本的情况才是。

  不然发生的意外,怎么样应对都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