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起时,天边的斜阳燃烧的艳烈,桃夭在这样美丽的景色下策马飞扬,没有丝毫想要停下来的意思。

  身后的将士们已经开始抱怨了,简直是非人道,为什么不考虑一下他们步行的感受,若是给他们马,他们一样也可以很快。

  只是这样的抱怨只能够默默在心里想着,不过是因为他们的等级与能力不够罢了,所以才是这样的命运。

  微恼的桃夭抬头看向这样的天色,有些不悦,又到不了原本计划好的地方,都怪那五个人的耽误,原本两天好好的时间,结果又要白白耽误一天。

  越发扑朔迷离的事情,就是越不能够继续耽误下去的,这一点桃夭清晰的感觉到,所以才不想浪费时间。

  “算了,今晚无论如何都是赶不到的,别累坏自己。”

  少祯加快速度与桃夭并肩,略微有些喘气的劝慰着桃夭,看着如此拼命的桃夭,少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明明就不该是桃夭的事情,然而她却如此的拼命,少祯自愧不如于桃夭,只是他啧无可奈何。

  如果照他原本的速度,计划中就是走顺路两天便可以抵达,而不是在一直绕远路,反而越来越远。

  既然已经成为定局的事情,就不要再继续为它而去再耽误自己的精力而烦恼,应该是很快的安于现状,然后做出最为明智的打算才是。

  他不想看着这样的桃夭,眼眸里隐隐的泛起心疼的情绪来,只是他没有可以去阻止桃夭的能力。

  但还是想要尽力一试,不愿意放弃任何的希望。

  “可是……”

  微微叹息,桃夭自己都说不下去了,是啊,就算自己这样着急又能够怎么样,终究还是无用。这样想的时候,桃夭的速度明显的降了下来。

  只好将自己未说出口的话全数再度咽下肚子里,还是不说为好,摇了摇头,对自己很失望,明明可以的,为什么不能够?

  到底还是自己过错,没有考虑好实际情况,总是随心所欲,桃夭并不是不知道,只是她不愿意去承认,她以为都是可以的。

  都应该是可以的,怎么偏偏又出了差错。

  停下来马的时候,桃夭与少祯并肩看着夕阳西下的场景,连心绪也随着这样的景色而慢慢的平息下来。

  “好了,你要考虑到所有人的情况,明天一定可以赶到的。更何况不需要这样的心急不是么?就当是出来游玩,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尽可能的去尝试开导着桃夭,少祯不想她有太大的心理压力,只想看着那样轻松充满活力的桃夭,而不是眉目间有着愁容的她。

  相反的,少祯并不担忧,这两日的赶路,让他感受到了与呆在王府里完全不一样的感觉,突然间有些贪恋,贪恋这样的自在与无拘无束。

  。{最…新4章节3上}酷匠)网。&

  被束缚太久的他,也想要拥有自己的自由与辽阔。

  “嗯。”

  桃夭点了点头,现在不管怎么样都是没用的,倒不如听从少祯的也好。到底她没有忘记,带队的是少祯,并非自己。

  然而心里隐藏的郁结还是存在,虽然很小,却改变不了这样的状态。

  得到休息的命令时,所有的将士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果然还是王爷的话才有用,终于可以停下来像是不断旋转的陀螺一般。

  搭建好营帐后,天色已经逐渐的在变暗了。不喜欢沉闷的地方,桃夭便出来走动,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棵枝繁叶茂的梧桐树。

  想来必是安静的地方,桃夭便静静的坐在了地上,抬眸便看到了葳蕤的枝叶,还有墨兰色的天空,像是被墨水所洒在那里一般,流云的浮动。

  朦胧的皎月散发自己细微的光芒,繁星随意的闪动着。

  一副安静而祥和的景象,只可惜,久久不能够平复自己心绪的桃夭并没有欣赏这样景色的心情,反而有些自暴自弃的样子。

  “公子,你有想过泫箐教的事情吗?”

  空灵而缥缈的声音就这样平白无端的响起,突然而至的如梦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询问着桃夭,微微眨动着眼眸,灵动的眸光,清风熹微。

  缓步走到了桃夭身旁,随意坐下,淡淡的询问着桃夭。

  想要知道关于桃夭的想法,实际上也是如梦想要转移掉桃夭的注意力,只有这样,过于她能够感受一些,不会这样的烦闷。

  自知帮不了桃夭,就只能够去做自己可以做的事情。

  “泫箐教?和我没关系的事情,我干嘛要去想。”

  闷闷的声音里明显有着不悦,桃夭并未抬眸去看如梦,而是环抱住自己的双腿,下巴抵在膝盖上。

  桃夭是想过泫箐教的事情,但是只是好奇而已,并不想和自己牵扯到什么事情,因为她不喜欢,也不想要。

  撇了撇嘴,明显对于如梦提起的这个话题不怎么满意,但她还是这样答着。虽然她知道对于如梦而言的意味是什么,但是她没有可以去在乎的能力。

  “有没有关系,公子自己是清楚的,同样也是瞒不过我的。其实公子也好奇过箐凛和箐喑为什么会在自己手里,而泫箐教又是什么,这些疑问,应该都是正常存在的。”

  调皮一笑,如梦不是不信桃夭所说的话,但是她知道桃夭应该是不想要卷入这件事情来的。

  毕竟桃夭的身份不一般,自然是需要很多很多的顾虑,而不是随意什么都可以。

  其实她心里都是明白的,但是她知道有些缘份是冥冥之中所注定的,认定了就是认定了,选择了就是选择了,是改变不了的。

  被看穿了心思,索性桃夭就闭嘴不言,等待着如梦继续说下去,或者是干脆无视于如梦这样的存在。

  “信物能够在公子手里,这说明信物与公子有缘,这样的缘分是难得的,不是谁想要拥有就可以拥有的。王妃是因为自己身份的阻碍,才想要拒绝的吧。”

  语气里多了一抹的浅淡的凄凉,如梦觉得有些可惜,毕竟这也是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其实如梦自己也是有所谓的私心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