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只是这样了,要么因为少祯,要么因为自己,至于其他人,应该都不会是,同样不可能会是。

  不管是哪种状况,都是不能够掉以轻心的,必须好好的去面对,桃夭并不胆怯,但是她有顾虑。

  “三个人,看来还有些值得期待的,不过就算这样,你们还是无用。”

  故作惋惜的模样来,实际上凌珏则是在嘲讽他们,因为她认为,他们不可能做到,连想都不用想,基本上可以是称为常识的存在。

  她对桃夭、少祯还有如梦三个人的看法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至少在她看来,即便是没有可能,但也比连最起码面对的勇气都没有要好得多。

  “那加上我们呢?”

  温润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响起,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去寻找来源,想要看看是谁如此的大言不惭。

  红白交织般的触目惊心,花落之和乱言就这样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乱言平静的脸上有一抹笑意。

  还好他们两个来的及时,这场争斗还没有开始出手,不然情况一定会很糟糕。有些发生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再继续阻止。

  五个人对五个人,一字排开,各站一方,颇有种要动手打架的意味。

  “你们两个来这里做什么?”

  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冷晔原本冰冷的眼眸里闪现着一抹错愕的意味,还有几分的不可置信。

  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为什么花落之和乱言帮的是朝廷的人来和他们做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禁冷晔想不通,连同单雨落他们一起也都不明白了。

  只是不顾明不明白,眼前的状况已经发生了。

  “那你们五个来这里又是做什么?”

  如玉般的温润,同样带有一抹的冰冷,乱言瞥了他们五个人一眼,反问着他们。

  看起来的温和,但实际上不容任何人亲近。不想自己忽视掉了这样的情况,好在自己赶上了,倘若晚一点,事情可能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那是乱言最不想要看到的状况,因为那样的状况对谁都不好,反而还会上情况变的更加的混乱。

  “如你所见,我们是来阻止他们的。你该不会是来阻止我们的吧。”

  收紧了自己锐利的眼眸,冷晔盯着乱言那张脸,眼眸里划过不悦的情绪来,没想过乱言会来阻止自己,还有花落之。

  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什么,他不知道,只知道有原因是一定的,然而是自己并不清楚的。

  但是这样的感觉,冷晔一点也不喜欢,连带着单雨落他们,没有一个是喜欢这样状况的,简直可以说是措手不及。

  “没错,让你说对了,我就是来阻止你们的。不管怎么样,最起码让他们到了安芜县后,再决战也是一样的,何必如此着急。”

  乱言毫无隐瞒的点了点头,这并不是什么不能够承认的事情,毕竟都是显而易见的,说出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他并不想这么快的敌对交手,这样对谁都是不利的,更何况其中还有一层不可说破的关系维持着,倘若这层关系破解,那可就真是棘手了。

  不想给自己以后找什么麻烦,还不如现在让状况缓和下来比较实际。

  “为什么?”

  到底还是将这样三个字说出了口,只是开口的并不是冷晔,而是凌珏。压制不住自己心里的疑问,所以才这样询问着乱言。

  目光在乱言和花落之身上打转,他们最好能够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自己可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没有为什么,回去吧,这次就先到此为止。”

  一副很是强硬的态度,花落之和乱言的心思与想法是一样的,所以即便没有任何的原因,他也是要阻止的。

  ($酷T~匠eL网◇J唯k一3|正}版73,其●他8都*是盗‘;版。T

  即便是拼尽自己的全力,也是要这样去做的。

  “可……”

  凌珏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沉默许久的单雨落阻止了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话。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和情绪,单雨落冷冷的开口说道:“好,这次看在你们的面子上,下一次,绝对不会这样。”

  做出了决定来,毕竟是乱言和花落之亲自而来并且开口的,想来想去,单雨落觉得自己并没有拒绝的理由,索性干脆答应。

  就算晚几天,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样的大碍。

  单雨落话一出,其余的四个人,即便不愿意,但还是要同意。

  又是一阵狂风突起,五个人便一瞬间消失不见了,就像是他们从未出现过一般。

  随风而来,随风而去。

  “多谢。”

  桃夭冲着花落之和乱言微微颔首,这次确实是他们两个帮自己解了这个围,没想过他们会突然间出现,有些不可置信。

  总感觉事情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简单,反而有很多的疑点,只是现在是不能够问出来的,只能够等到合适机会才好。

  “无妨,公子,你要小心,告辞。”

  点了点头,乱言淡淡的开口,而后带着花落之便转身离开了,同样是很迅速的动作,快速的让人来不及反应。

  瞬间桃夭感觉到了凌乱,要不要都这么快,好歹给自己一点反应的时间也好啊,一个个都是如此,果真是无奈。

  懵逼的不仅仅只是桃夭一个人,所有人几乎都是如此的状态。

  “公子,该启程了。”

  而如梦却不是,仍旧清醒着,不会被这样的速度所懵逼,毕竟是她见过太多了,甚至连她自己在必要时候,也会如此。

  看着站在原地目光望向一旁有些出神的桃夭,轻声在她身旁提醒着,唯恐吓着桃夭。

  回过神来的桃夭才知道自己方才竟然离神了,不禁有些尴尬。

  “你不该这样冲动冒险的,若是出了意外该怎么办?”

  良久,一旁的少祯终于缓缓开口这样责备着桃夭,语气里有些很是明显的不悦。

  只是现在的他终于可以安心,至少没有意外所发生,这便是最好的,即便只是暂时的安稳。

  “不会的。”

  桃夭认真的看向少祯,严肃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她有着属于她自己的自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