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就是那群山匪。”

  好在桃夭提前从如梦口中所得到的关于安山曾经叫做鹊山的这样一个消息,所以她才能够明白,不然就会像是李孝仁还有其他人那样一片迷茫。

  山匪中竟然有这样气质不凡的五个人,还有他们强大的气场,桃夭隐约觉得他们并不简单,或者说并不是那种普通的山匪。

  又或者,他们会不会是那群神秘的存在。桃夭愣了一愣后,迅速缓过神来,很快就打消了自己原本的念头。

  如果真的是那群人,怎么可能会明目张胆的出现,不然别人怎么会说那群人消失掉了。

  并不是疑问句,而是无比肯定的话语,“什么山匪,你竟然说的这么难听,我们的身份,”

  听到这样的话语,凌珏一下子就不乐意了,略微恼怒的说道,微微眯着眼眸,但又有一抹冰冷的笑意,停顿了几秒后,语气特别嚣张的说道:“你们不配知道。”

  是了,他们的身份,哪里是这些朝廷的将士们所能够知道的。对于朝廷,他们一向都是不屑而轻蔑的态度,而且同样也是看不起那些所谓的贵族。

  只知道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去做那些肮脏龌龊的事情。

  好嚣张的姑娘,这是桃夭对凌珏最为清晰的想法,能够冲着她所说出这样的话语来,果然是大胆。

  桃夭一个纵身下了马,走向前了几步,不温不火的看向他们五个人,淡然一笑。

  少祯忧心于桃夭,但是他尊重桃夭的决定,所以暂时隐忍着不插手,静静的看着事情所发展的状态,紧蹙眉头,手心里冒着细细密密的汗丝来。

  “你们是想在这里一决胜负么?”

  浅淡的口吻,桃夭波澜不惊的看向他们几个人,平静的就像是在和他们闲聊一样,而不是在商讨什么大事。

  她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可能,还以为最起码要到了安芜县后才会有,却不想这一路所遇到的麻烦则是一个比一个多,简直了。

  干脆开门见山的说出自己所认为的事情来,桃夭没功夫和他们在这里继续浪费下去。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样一耽误,怕是计划又要换掉了。

  安安稳稳的到达安芜县,然后再出事不好么?非要这个时候,他们究竟是有多迫不及待。

  “一决胜负?笑话,你以为你带了这么多人就一定能够战胜的了我们么?”

  桦躞打了一个哈欠,语气里听不出是悲是喜,只是这样的淡然,淡然到能够给别人一种温和的错觉,就好像并不是在讨论什么血腥之事。

  同样不温不火的态度,因为还没有到可以激发他情绪的实情或者话语出现,所以才会如此,平静自若。

  哪怕自己面前所站着一千多人,而他们只是五个人,那又如何,人多又能够怎么样,即便比例会差太多,他们仍旧没有丝毫的畏惧。

  各有各的自信和孤傲,这就是他们五个,不会轻易向别人服输。

  除非能够同时打败他们五个。

  “谁说是这么多人了,是我和你们。”

  坚定的口吻缓缓道出这样的话语来,桃夭的情绪仍旧没有任何的波动,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和顺的话语,微微抬起下巴。

  同样的倔强,那十个将士均败在她手里,而现在的人数还是缩减了一半的。

  不管有没有信心,自傲或自负,也只会有两种结果,要么赢,要么输,就是这样的简单,但同样的危险。

  .{更新#~最/◎快:*上酷匠%A网6x

  “你一个人要和我们五个人打?”

  琢磨出来了桃夭话语里的意思,冷晔冰冷的语气仿佛又多增添了几分凉意,深邃的眼眸抬眸看向桃夭,眼眸里划过一抹不可置信的情绪。

  真是够有胆量,敢如此所言一个人要和他们五个人打,真是狂妄。

  似乎很久都没有看到这样的狂妄的人,也许是个笑话,也许是真的也说不一定。

  任何情况都有存在的可能性。

  “还有我。”

  下了马的如梦走向前来,她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桃夭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人,虽然她知道桃夭厉害,可是这些人,个个都不比桃夭差。

  所以她没有办法做到袖手旁观,更何况她必须要保护好桃夭,哪怕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也是要那样去做的,不能够有任何的疏忽。

  并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而是因为这是她的责任和使命,是逃脱不掉的。

  与桃夭并排而站,如梦泠泠的眼眸看着对手的他们,瞬间有一抹情绪划过,而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是一抹错觉的存在。

  “两个人,不错,总比一个人输的太惨强。”

  凌珏淡淡的开口,脸上浮现出笑意来,带着一抹邪魅,还有一丝诡异的样子,连平平的语气里都多了一抹笑意来。

  这么多人,敢出头的只有他们两个,凌珏对其他人的懦弱有了更新的看法。

  不是领兵之人,却又领兵之人的气魄,不容小视,看来这样女扮男装的女子,还是有点意思的。

  “还有我。”

  低沉的声音里带有一抹的沙哑,即便是这样,少祯也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威严的气氛在,而不是文文弱弱的不堪一击。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他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桃夭一个人面临这样的危险,他做不到,更何况这是他所带的队伍,哪里能够让桃夭去承担原本不属于她而是属于自己的责任。

  站在桃夭身旁,能够撑起自己的架势来,丝毫不逊色,反而更是刚强,眉目间那抹凌厉,很少能够有,但他可以临危不惧的站在这里。

  即便是清楚于桃夭的强大,但他还是需要站在桃夭身边,陪她一起共度这样的难关。

  然而桃夭并不想少祯出现在自己身边,她不想连累少祯,虽然她忘记了这原本并不是自己的责任,但还是想要解除眼前的困难。

  这些人为何而来的原因还不清楚,真的只是因为他们要去剿匪所以才来做反抗么?应该是不仅仅这样的吧。

  桃夭总觉得还是有些什么的,却有些想不明白,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的衣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