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i@上酷z匠N%网◎z

  整顿休息好的将士们再度启程,桃夭和少祯刚跨上马的时候,一瞬间树林里的树叶全都在摇晃,极度大的风就这样吹来,吹的人睁不开眼,有些站不住。

  桃夭下意识的用胳膊去挡住眼睛,偏着头,尽可能的睁开眼睛去看清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来的诡异。

  微眯着眼睛,危险的气息在桃夭眼眸里蔓延,此刻的她心里突然间涌上一股不安的感觉,莫名其妙的没有缘由,瞬间提高了警惕性。

  风停下来的时候,身影闪现,继而便出现了五个人挡在了桃夭面前,他们或是眉头轻佻,或是浅浅的笑意,而更多的则是冰冷的敌意。

  面对突然间出现的五个人,有一瞬间的慌乱,他们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悄然无息,看不到任何的迹象,转而眼睁睁的站在这里。

  “这风是因你们而起?”

  阴沉的脸庞,凝眸看着他们,桃夭唇角勾起了一抹冰冷的笑意来,浅浅的开口,眸光始终在这样五个人身上。

  三个男子,两位女子,从左往右依次顺序站成一排。

  身着蓝白色衣袍的男子单雨落,冷冰冰的脸庞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墨色的头发随意落在肩上,刚柔而坚硬,双手背在身后,一副凌然的模样,如同风一般。

  接着是身着白绿色衣裙的女子凌珏,衣服简单的没有什么装饰,唯一令人注目的便是左肩膀上的那只栩栩如生的蝴蝶,像是要飞起来。

  再者便是身着墨色衣袍的男子桦躞,慵懒在他眉目间散开来,却透露着如同玄冰的冷漠,深邃的眼眸里没有任何的情绪,空洞的可怕。

  偌羽一身浅蓝色衣裙,衣带如同一层层花瓣那样轻轻摇曳,像极了一朵正要盛开的蓝玫瑰一般,妖艳而蛊惑,却透露着一抹清纯,表面上的温润,实际上则是冰冷而疏离。

  最后一位身着黛蓝色衣袍男子便是冷晔了,平平静静的,没有很强的存在感,却是不会被人所忽视的对象,如同一汪秋水那样的平静,带有丝丝凉意。

  “看来还不傻,比我想象的聪明。”

  讥诮的语气从单雨落口中脱口而出,没有一丝的犹豫,冰冷的意味如同这汹涌而来的风一般,使人忍不住瑟瑟发抖。

  轻佻起眉头来,目光迅速的从所有人身上掠过,在如梦脸庞上停留了几秒,最后定格在了桃夭的清秀的面容上。

  这些人对于单雨落而言,是没有一个能入的了他的眼的,除过三个人,如梦,桃夭,少祯。

  他知道这是八王爷所带兵而来的,想不到速度竟然比他所预料的要慢了些,但从将士们风尘仆仆的脸庞上便可以看出,他们是劳累的。

  那么这路上发生了什么,难道是有谁比他们还快么?不可能。

  “你们是什么人,如此大胆,想必是有备而来,直说吧,为了什么?”

  桃夭轻哼一声,对单雨落表现出很不屑的样子,她承认单雨落这样的男子颜值是不错,冷冷的声音里还透有一股温润。

  但是来者不善的道理她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绝非看起来那样的简单。

  在脑海里迅速的转动着,努力的回想,桃夭仍旧还是对这样五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

  心里不禁开始猜测他们的身份是什么,危机感重重的桃夭收缩着瞳孔,提高到最大的警惕性,绝对不能够容许自己有丝毫的疏忽。

  “当然是为了阻止你们去鹊山,个个五大三粗的,会扰乱了鹊山的安宁。”

  若是说前面的话语不冷不热的平淡,而最后一句话,偌羽狠狠的咬重后面的五个字,原本平静无波痕的眼眸就这样染上了一层薄冰。

  不屑的眼眸扫了众将士一眼,话里有话,但同时也回答了桃夭所提出来的问题,他们是从何而来,为的是什么。

  一眼便看穿了桃夭女子的身份,哪怕气场再强大,偌羽仍旧能够一眼辨认出来,看来也并非善茬,会是个麻烦。

  她向来以第一直觉来评判自己的对手,只有这样,她才知道对方有没有做自己对手的资格,同样也是在判定该如何应对。

  “你这姑娘怎么能这样说,分明是你搞错了,还敢这样胡言乱语。我们要去的是安山,哪里是你所说的鹊山,”

  李孝仁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些不明身份的人很是不悦,而且还是一群口出狂言的厉害人物。看他们这样的来头和架势,就知道武功绝对是不低的。

  很是纳闷,怎么这几天怪事这么多,一点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这些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再僵持下去会耽误他们赶路,可能连公子最后所说的那个地方都到不了。

  那样的话,公子应该会很生气吧?

  显然李孝仁并没有将突如其来的五个人放在眼里,反而是绝得他们在碍事耽误时间,所以很是不悦。

  “呵,真是无知。”

  凌珏唇角快速闪过一抹嘲讽的笑意,撇撇嘴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同样是不屑的神情,甚至多了一抹轻蔑。

  连自己所要去的地方都搞不明白,就敢这样出动,说不定只是为了完成差事而走的一个过场罢了,也许不需要劳烦他们五个人亲自走一趟。

  “你……”

  李孝仁对他们五个人原本就没有好感,在凌珏开口后,便对凌珏的印象更差了。想想自己一个堂堂七尺男儿,被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片子骂做无知,哪里能够忍受的了的。

  压制不住的冲动,想要出手好好教训他们一番,看他们还敢不敢乱说话。

  神经沙场百战的他,对自己还是有些信心和把握的。

  桃夭转过头冲着李孝仁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正因为如此,他才没有把自己想要说的话说出口,也没有再去行动什么。

  听从于桃夭的话,毕竟都答应要听从于她,更何况还是在这样的关头下。

  只是紧紧的抓住马脖子上的缰绳,手背上的骨节分明,可见李孝仁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来隐忍,企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