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孝仁赞叹于桃夭的厉害,一个柔弱的女子,在面对身经百战的将士的挑衅时竟然如此的平静,甚至是傲气。

  继而又能够快速的解决掉十个人一起的威胁,简直是一种可怕。

  若是换做自己,李孝仁也是有把握完胜的,可是重点是桃夭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是一个千金小姐,竟然也能够做到,实在是不可思议。

  倘若说,先前是因为陶元帅才敬桃夭几分,现在却是真真切切的敬佩于她,不是什么女子都可以随随便便的面临这样的场面还波澜不惊。

  不是什么女子都可以随随便便的完胜于十个男子的联手。

  “公子,他们,末将阻止不住,是末将的无能。”

  明明清楚于一切,却没有能力阻止,李孝仁就是再自责,也终究是无用的。

  比起桃夭来,他自然是向着他的兵的。

  低着头,不管什么样的结果,他都认罚,毕竟这是真真切切的事实。

  “无碍,别耽误时间了,抓紧吧。”

  桃夭摇了摇头,并没有想要和李孝仁继续讨论下去这个问题的意向,索性一句话带过,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结束了话题,因为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目光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便转身离开了。这样也好,他们就不会再质疑自己是否有可以领导他们的能力。

  “是。”

  李孝仁的语气瞬间变得严肃了几分,老老实实的应声着桃夭。

  直到桃夭走远以后,一旁的士兵这才像是一窝蜂一般的涌到李孝仁身旁,颇有种想要一群人找他群殴的感觉。

  实际上他们却是异口同声的询问着李孝仁说道:“将军,那位公子到底是何来历?”

  这才是他们所好奇的,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文文弱弱,反而超出了他们所能够承受的能力,一下子就不淡定了。

  怪不得能够跟在王爷身边,原来也是有这样的本事的。

  酷GC匠网0~永SR久-免M费看S3小*说@v

  “听说和陶元帅有几分关系。”

  考虑到桃夭身份的问题,李孝仁想了想后,便这样的告知,应该没有什么错误吧?要是自己说不知道,这群人才不会相信。

  摸了摸下巴,故作神秘的说出这样令人耐以寻味的话语来,唇角扬起了一抹浅淡的笑意。

  难怪王妃要私下女扮男装随军而行,怕是为了保护王爷而来,可见所传的那些关于桃夭不好的话,还是不能够全信的。

  突然间,李孝仁对桃夭这样捉摸不透的女子多了几分的兴趣,有种想要了解他的冲动。

  “原来如此,将军你为什么不早说,让我们输的这么惨。”

  若是这样的话,这位公子如此厉害,那也就不足为奇了,毕竟陶元帅的名声可是响当当的放在那里,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提起陶元帅,都是满满的敬意,这边是陶元帅的威严。

  也是因为如此,皇上多多少少忌讳于陶元帅,好在陶元帅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不然可就真的危险了。

  “你们又没问,再说,那个时候我阻止的了你们么?”

  李孝仁很鄙视他的兵,刚刚一个比一个还能够叫嚣,输了却怪自己,有他们这样的么,简直是不可理喻好么。

  自己不说,也是因为不知道,桃夭一个女子,就算是陶元帅的女儿,又能够有多少的本事,现在可是清清楚楚的明白的。

  “将军要是说与陶元帅有关系,咱们兄弟们自然是要敬畏几分的。”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倘若真的发生的时候,他还是会选择这样去做的,毕竟只有自己真正清楚了的时候,才知道该怎么样去做。

  不然那股不服的气息会一直在他身体里游走,飘忽不定。

  “行了吧,八王爷可是陶元帅的女婿,你们还不是照样那样。公子方才的吩咐都听到了吧,再耽误时间,公子可是要生气的。”

  深深的无奈感在李孝仁心里蔓延开来,他们会不知道这些人所想,一个个都是如此,实在是懒得再去说他们什么。

  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确实不早了,不然桃夭一会儿又要开始催了,倘若真把桃夭惹生气了,要是动气手来,约摸着有些不大可观。

  然而这样的想法并不现实,更何况桃夭未必乐意和他们动手。

  “是。”

  被李孝仁这样的话语一下子给焉了下来,果然偷懒还是不能够的,正视现实的情况还是比较可靠的。

  聚在一起的人瞬间就散开来,该做什么都去做什么了,不再在原地停留。

  “公子,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厉害。”

  看清楚桃夭的实力后,如梦暗自惊讶着,感觉到桃夭的内力并不高,但是近身搏斗可是相当的猛烈。

  以一敌十,还是一个女子对十个男子,怎么说都是绝对不可思议的事情,然而桃夭竟然这样轻而易举的做到了,简直是可怕。

  约摸着就算自己和桃夭近身搏斗,也未必能够赢得过桃夭,出手速度很快,都是杀招,不留分毫情面。

  可是这样的情况下,昨夜来访的那个人是有多厉害,才能够让桃夭变成那样?

  “还好,只是擅长。”

  轻而易举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然而实际上却没有这样的简单。

  桃夭又何尝不会想起自己曾经所受到的那些痛苦,正因为如此,才能够造成今日的她,临危不惧,轻而易举。

  即便桃夭说的再容易,同样身为杀手的如梦是明白的,忍不住的询问出自己心里的疑惑来:“公子,昨晚那个人是不是很厉害,所以你才能够伤的那么严重?”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自己就算及时发现,也改变不了什么,除非她和桃夭很有默契的联手,说不定能够改变些什么来。

  “不啊,我只是担心打扰到少祯休息,所以才没有和他纠缠太久,只是将所有的内力逼到了手上,给他了一掌,大约是两败俱伤。”

  淡淡的解释着,桃夭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妥,毕竟那是自己的选择,没有人逼她。

  在那样的情况下,桃夭还是不想要打扰少祯,毕竟他太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