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做无非就是接受不了这样的决定而已,毕竟对于他而言还是很难吃消的。

  更何况那个小白脸凭什么命令他们,这一点让他很是不满。

  “住嘴,不要这样说,公子自然是有自己的考虑。”

  细细想了许久后,李孝仁从前也是听说过八王妃的,一个很不平凡的存在,让人惊讶,同时又让人敬佩,所以李孝仁也是很犹豫的。

  “他手无缚鸡之力,能够懂什么,将军,你不能够眼睁睁看着弟兄们这样受苦。”

  并不打算就此结束,而是更加的抓住不放,只是想要改变所下达的命令而已,还是想要争取一下的,说不定也是会有用的。

  这样的话说出口的时候,身旁的其他的将士纷纷赞同,因为他们也是这样想的,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有人出头,自然是不用去害怕的。

  面对这样的状况,李孝仁感觉到了棘手,不知道该怎么办,果然将士们一起反抗的时候,事情就变的严重了起来。

  好在场面还是比较能够受控制的,比他之前所想的能够好一些。

  “你们这样能够做什么,王爷许公子下令,公子的命令就是王爷的命令。”

  冷冷的语气想要制止着他们,李孝仁不想在这样的时候发生内讧,这样可是一个笑话。

  “王爷下令我认,那什么公子,我才不认。”

  大声的叫嚷着,表示自己心中的愤怒,气氛不但没有缓和,反而更加的严重了起来。

  这样的话出口的时候,立刻有一堆人符合着。

  李孝仁不禁感觉到了头痛,怎么会演变成这样。

  “那你们想怎么样?”

  轻佻起眉头的桃夭缓缓地从营帐里走出来,如玉般的温润,同样如冰般的寒冷,冰冷的语气这样询问着,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

  早该预料到这样的情况,毕竟可是随时都会发生的,这一点桃夭还是清楚的,所以并没有什么样的惊讶,反而是从容自若。

  “除非你打得过我们,我们就服你。”

  一听到桃夭这样说的时候,带头闹事的将士一下子就提起了兴趣来,毕竟他还是有这样的把握的,微微抬起头,带有一抹的傲气。

  他就不信这样柔柔弱弱的男子能够打得过他们这样的精兵,绝对是不可能的。

  “敢这样对公子不敬,想打架,我陪你们玩玩。”

  一旁的如梦走了过来,冷眼看着他们,淡淡的开口,却带有一抹危险的气息。

  有她在,谁都不可以伤害公子,没有人,“我们不找你,就找他。”

  被如梦这样的气场有些吓到了,还有那张面具,他感觉到了如梦不怎么好惹,立刻就拒绝了,伸手指着桃夭。

  他就是想要和桃夭较量,其余的他没有兴趣。

  “好,本公子陪你们玩玩,说吧,想怎么玩。”

  真是一群不自量力的家伙,桃夭眼眸里划过一抹轻蔑的情绪,她不喜欢这样闹事的事,敢闹事,就该给他们一个教训。

  桃夭对自己还是有点信心的,怎么说自己也是个雇佣兵,什么场面没有经历过。

  昨夜那样,不过是不想因为太大的动静让别人知道而已,所以才不得不小心翼翼。

  不过现在没有什么顾虑了,可以放开了手。

  “这样吧,我们出十个人,你要是能够打过我们,我们就听你的,你要是打不过我们,你就得听我们的。”

  洋洋得意的说出了规则,他可不能让自己输,这样一来,桃夭可是输定了。

  想要以一敌十,哪里有这么容易,简直是开玩笑,正因为如此,才会这样决定,那么自己取胜就是毫不费力了。

  暗自欣喜着,如果桃夭拒绝,那可就怨不得他们。

  “你们这样根本就不公平。”

  如梦真是想要动手给这些狂妄自大的家伙们一个教训,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够乱来,还是逢桃夭的决定为好。

  即便如此,还是忍不住的责备他们,当真无耻。

  “哪里不公平了,他要是有能力,一定是可以的,没能力又凭什么让我们听从冰冷,”

  一副痞痞的模样,很是欠揍的那种,连话语都说的很是理所应当自一般,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所言的不合理。

  笑着等待着桃夭的回答,就看看这小白脸有多大的能耐。

  “好,一言为定,开始吧。”

  抬眼眸扫了他们一眼,桃夭所想的则是速战速决,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自己的时间,那样可是很不值当的。

  更何况这样还会耽误路程,考虑到这样的一点,桃夭有些迫不及待了,没想过桃夭会如此痛快的答应,倒是让他有些吃惊,但已经答应了,就不要怪他没有手下留情。

  迅速的找了其他九个人,十个人相互间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一起向桃夭所在的方向冲去。

  一个人再有本事,恐怕也难挡的住十个人。

  从容不迫的桃夭瞥了他们一眼,等到他们靠近的时候,这才出手,近身搏斗可是桃夭的强项,别说十个,再多一点像他们这样的,桃夭也是有把握的。

  显然这些人并不擅长,或者说是桃夭比他们更加的擅长,所以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他们,速度很快,快的一旁的人都看不清。

  _酷T匠b¤网~:永久R免x¤费看“小g说

  原以为桃夭就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而已,却不想竟然这样厉害,他们连接近她身都做不到。

  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了地上,直到最后一个也倒在地上的时候,桃夭的眼眸从头到尾打量着他们,缓缓开口说道:“你们输了,别忘了所说的话。”

  稍稍提高自己的分贝,桃夭在提醒着他们,同时自己对他们的警告。

  真的是把别人看的太低,到头来还是自讨苦吃。

  出头的那个士兵瞬间就焉了,这样的情况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预料到的。

  他们十个人一起上,还是会输,甚至连一个都没有占得半点上风。

  这样一来,他们对桃夭产生了畏惧,原来表面都只是假象。

  “我们听你的。”

  愿赌服输,自然是不会反悔自己所说出口话,毅然的回答着桃夭,这是他们之间的约定,从一开始就存在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