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暂定的决定,也就不需要考虑那么多其他存在的因素,桃夭是这样觉得的决定主要是她现在分不开那份精力了。

  所以能够不去思考的情况下,还是缓一缓为好。

  就算自己再强大,仍旧是没有有限的能力与精力,所以还是小心为好。

  不忍桃夭再这样继续的劳心下去,如果不是自己的话,这个时候的桃夭应该是在王府里过安稳的日子,也不需要这样的颠沛流离。

  陪自己去冒险,还不一定能不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来,只能够亲身去尝试。

  所以他不能够再去给桃夭增加什么样的负担。在黑夜里努力的看清桃夭所在的地方,伸出手拨弄着她凌乱的头发。

  “睡吧,我会守着你。”

  轻声的开口说道,少祯唇角扬起一抹浅笑来,真好,他能够遇到桃夭,是他今生最为幸运的事情。

  不再去追问桃夭所隐瞒的事情,大约等事情结束后,桃夭就会告诉自己,或者是她想说的时候就会说了。

  若她不愿意开口,不管自己怎么样都是无用的。

  少祯躺在桃夭的身旁,看着她的侧脸,心里多了一抹的安稳,缓缓的闭上了眼眸。

  而桃夭并没有睡着,微微的叹息,转眸看向瞬间便熟睡的少祯,看来他真的是累了。

  拉了拉下滑的被子,仔仔细细的帮少祯掖好,桃夭再度无眠。

  原本是可以好好休息的,却被突然而至的神秘人所打乱了,精神有些越来越弱,大约是因为休息不够的缘故。

  不知道过了多久,闭上眼眸的桃夭睡着了,只是很浅,微微皱着的眉头,有些不安。

  天微亮的时候,原本黎明的静谧就这样被将士们所打破,起床收拾,做饭,收起营帐,等许多的事情要做。

  甚至有些将士打着哈欠,揉着惺忪的睡眼,并没有休息好,但还是要硬撑着,不能够有任何的抱怨。

  少祯与桃夭也很早就醒了过来,此刻正与李孝仁将军在讨论接下来的进程。

  当桃夭清楚的向李孝仁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时,态度很是坚决,即便过去了一个晚上,桃夭也没有放弃自己这样的想法。

  “这怕是有些不妥,公子你不能够不顾将士们的精力。”

  紧紧皱着眉头,李孝仁这样反驳着桃夭,她对桃夭所吩咐的并不赞同,毕竟听起来未免有些太过于荒唐的存在。

  他身为将军,必然是要考虑将士们,不能够一味只服从于上面的命令。

  清楚于桃夭的身份,自然是要对她有几分的敬意。

  “不这样做,就要耽误很多时间,你应该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去照做吧,加快速度。”

  淡然而严肃的话语,桃夭的决绝不容任何人反驳,她必须坚守自己的想法,不然会遇到很多麻烦的。

  有些人不会再去做的事情,并不代表其他人就可以轻易的善罢甘休,不会的。

  昨晚的事情就是给桃夭了一个警告,绝对不能够掉以轻心,不然自己还是会吃亏的。

  一个晚上的休息,虽然很浅,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效果的,桃夭大部分的精力算是恢复了,还有些慢慢缓和就好了。

  “不绕村庄,定是可以的。既要绕道,又要赶时间,公子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要求太过于苛刻了么。”

  Fa看正=#版%@章v节上u*酷;k匠x网

  实在是没有办法去听从这样的命令,李孝仁忍不住反驳着桃夭,哪怕是八王妃,事情也需要讲个道理,而不是这样什么都不管不顾。

  若是如此,李孝仁做不到,他的士兵,他必须要保护好,唯恐他们吃什么亏。

  “苛刻?王爷的身体状况你是知道的,王爷有说什么么?那些人可是精兵,难道做不到么?”

  唇角勾勒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来,带着浅浅的嘲讽。桃夭需要的是服从,而不是这样的反驳,所以她并不开心。

  冰冷的语气在空气种蔓延开来的时候,营帐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两个人各持己见,谁都不肯退让一步,而少祯就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他们两个这样的争辩,一言不发。

  “可……末将这就去下令。”

  在心里排腹了好一会儿,李孝仁都不知道该怎么样来反驳桃夭所说的这样的话语,毕竟是事实,所以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纠结了好久,只能够这样答应着,因为他没有什么其他可以选择的机会,那就暂时这样吧。

  如果出了什么事,可就怪不得他。

  “你这样未免有些太任性了。”

  知道李孝仁离开后,少祯忍不住责备了桃夭几句。然而这样的话他说出口的那一瞬间,便后悔了,因为他知道桃夭也是为了自己。

  然而自己却说这样的话,桃夭在心里自责着自己,微微底下眼眸。

  “任性么?这样似乎也不错。”

  桃夭并没有生气,反而唇角扬起了一抹颠倒众生的消息,轻言笑意。

  她就是这样的任性,并且她有可以这样做的本事。

  少祯无奈,索性便什么都不说了。

  当李孝仁将桃夭的命令下达出来的时候,哀嚎遍地,本来就是心里堵着气,这样一来,气愤更加的严重了。

  “将军,这命令是不是那个病秧子王爷的主意?”

  一个心怀怒气是士兵可是顾不上什么了,他可不想让自己在路途中浪费精力,所以很是不服,更何况还病秧子,说不定连自己都打不过。

  谁让人家命比自己好,心里再不服气,也只能够选择认命。

  但还是想要将自己心里的怒意发泄出来,憋在心里总是难受。

  “并不是,是那位公子。”

  近乎平静的语气,李孝仁知道不方便说出桃夭的身份来,所以就用了公子两个字来。

  加紧时间赶路,自己是可以,但不代表所有人可以,甚至连王爷都不一定可能,王妃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不成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让她连王爷的身体状况都可以不顾么?

  “原来是那个小白脸,速度已经够快了,还绕路,王爷肯定是撑不住,他竟然还听那个小白脸的话。”

  继续抱怨着,想要用自己所有的语言来贬低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