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抵是明白桃夭的心思后,如梦微微叹息,脑海里设想过关于桃夭的无数种可能,唯独露掉了她的倔强。

  “公子,这里由我来照顾王爷就好。”

  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就这样想起,带有一抹的空灵,如梦明白,经历了那样的恶战,不管是谁,都需要一个缓冲的过程来接受。

  除非是那种身经百战之人,有很强的适应能力,便不会有丝毫的慌神,反而是轻而易举的接受。

  只是缺少一种安全感,就像她一样,还有乱言和花落之等很多人都是如此。

  “好,少祯,你好生休息。”

  疲倦再一次袭来的时候,桃夭的语气里都多了几分的倦意,甚至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来好好的思考一些事情。

  淡淡的交待着,她现在连自保都难,哪里还能够再分出精力来照顾别人,她做不到。

  “你脸色很差,就在这里吧,我来照顾你,我已经没事了,如梦你去休息吧。”

  桃夭站起身来的时候,少祯一把拉住了桃夭的胳膊,他的女人自然应该他来照顾,更何况他一个男子,哪里还需要其他女子照顾。

  虽然懊恼于自己的病状,但是他恢复过来后与常人无异,不想别人总是拿他当病人一样,感觉到他懦弱到什么都做不了。

  那种感觉,他一点也不喜欢,甚至很厌恶。

  “这……”

  一时间如梦有些为难,她到底该听谁的,虽然她知道自己应该听从与桃夭的命令,只是现在的状况,有些微妙,所以她也会觉得困扰。

  无奈的目光在桃夭和少祯的身上流连,等待着他们两个自己来做出决定。

  毕竟这不是她可以插手的事情,似乎静静的等待才是最为正确的决定。

  “放开我,你还需要好好休息,明天又会是颠簸劳累的一天。”

  桃夭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只是被少祯这样握着,她有些不自在。少祯用的力气并不大,然而自己连挣脱的力气都很微弱,微弱到挣脱不开。

  想要用尽自己的全力,考虑到自己现在身体状况的问题,桃夭放弃了,无奈的叹息着,劝慰着桃夭。

  “你连挣脱开我的力气都没有,你还想去哪里,听话。”

  一改先前对桃夭的温润,这个时候少祯的语气里多了一抹严肃,连眼眸都冰冷低沉了几分,薄薄的嘴唇轻抿,很是不悦。

  冷着一张脸看着桃夭,最后两个字却多了几分的柔情。

  他笃定桃夭有事瞒着自己,压制着自己心里的愤怒,尽可能不让自己发泄出来。

  “我……”

  一时间的语塞让桃夭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也罢,倘若自己不听从少祯的话,少祯定然是要不开心的,那么这一晚怕也是休息不好。

  了解于少祯的性子,桃夭知道自己不能够乱来,一定要小心处理才是。

  “算了,如梦你回去休息吧。”

  终于放弃了自己先前的想法,桃夭无奈的淡淡的对着如梦说道。

  最!;新$章w@节Q)上《,酷i匠、网y3

  转头瞪了少祯一眼,又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示意少祯将自己放开,这样被抓着的感觉并不怎么舒服。

  “嗯,公子好好休息。”

  如梦点了点头,果然自己没有擅自做决定是正确的,关怀着桃夭,便转身离开了。

  这里就留给他们,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到自己的营帐里休息,天色已经很晚了,离天亮笼统也就只有几个时辰了。

  “如梦走了,那就快休息。”

  桃夭自顾自的躺在了床上,合上了眼眸,累到已经抬不起眼皮,可是却没有一点想要睡着的意思,反而是更加的清醒。

  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桃夭总是会念及片刻,毕竟她还是需要时间。

  “刚刚,发生了什么?”

  将自己手里还有的食物放置在了桌子上,少祯吹灭了蜡烛,房间里瞬间变得一片黑暗下来,少祯冷冷的语气缓缓地开口。

  他必须要知道,少祯觉得这是自己的义务,不能够就这样逃避,不然他就是个懦夫。

  “少祯,你要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而是未发生的,你明白么?”

  仍旧闭着眼眸,桃夭缓缓地开口,一字一句的吐露着,不想提起,只是不想就这样乱了少祯的心思而已。

  这对少祯而言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反而会让他乱想,甚至有很大的顾虑,可能连接受都会很困难。

  正因为如此,桃夭才会坚持自己一开始的选择,不想有任何的动摇。

  只要看不到,也许就会狠心一点吧。

  “我知道,只是,我担心你。”

  语气里多了一抹的急切,少祯下意识的握住桃夭的手腕,想要将自己的思绪传递给桃夭,他不希望桃夭对自己有任何的隐瞒。

  但同时他也知道,如果是桃夭的决心的话,不管自己怎么问,应该都是不会有结果的吧。

  即便如此,他还是想要去问,不想放弃任何可以打听到的机会。

  “嗯,明天路程会比今天更加遥远,行军速度要加快了,不然又是要耽误一天的。”

  直接转开了话题来,桃夭很是认真的模样在说这样的话题,毕竟这个确实是需要考虑的问题,理所应当要让少祯知道。

  可能听起来比较无力,只是那边的情况不明,还是越快越好,不然多耽误时间,可能情况会更加的糟糕。

  “今天速度已经够快了,再加快,将士恐怕是吃不消。”

  一下子就被桃夭所说的话语给带入了,少祯也开始思考这样的问题来,清楚的感觉到今日的行军速度,已经是比平日里快速的要多。

  如果再苛刻下去,怕是军心不稳,恐怕是会起内讧的。

  这是少祯的顾虑,他必须要正视这个问题才是,不能够逃避,不然会有很多无法预料的情况。

  已经冒险不起了,哪里再敢存有诱导因素的存在。

  “但是时间上问题也需要考虑,睡吧,明日一早先传达下去,具体的根据情况而定。”

  沉稳了几分的桃夭自然知道不是所有的决定都能够准确无误,是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来改动的,所以还是不肯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