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的点着头,稍作休息的桃夭感觉到了体力有所恢复,比刚才相比还是能够好一些的。

  她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恢复体力,只有这样,才能够在天亮的时候继续有可以赶路的力气。

  在这里只能够停留这样的一晚,所以换言之,也就有这样的休息的时间。

  “发生了什么么?”

  桃夭刚想要起身的时候,便听到了低沉而无力的声音传来,下意识的转头,便看到了睁开眼睛的少祯,心里那抹不安便挥之而散。

  少祯抿着唇,认真的眼眸看向桃夭,深邃的眸光平静如水般的无波无澜,却多了几分的内敛。

  感觉到比之前舒服了不少,就是时而有头痛的感觉传来,让少祯很厌烦,尽管他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状况了。

  清楚的在眼眸里映射出来桃夭有些苍白的面容,还有一旁冷漠孤傲,没有任何情绪的如梦。

  依稀之间,似乎在听到她们谈论什么,或许是自己梦境,又或许只是一种不经意间的错觉而已,但他并不清楚。

  %`更新最快k{上U酷"*匠}网X+

  所以才好奇的询问着,这样空气中的气氛在提醒着他,定是有些不怎么对劲才会如此。

  “没什么,饿了么,如梦,去把我包袱里的干粮拿出来。”

  面色平静,桃夭温和而柔声的吩咐着,尽可能不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有什么异常,也不想少祯再去乱想什么事情。

  已经发生过的,既然少祯不知道,那也就无需再去知道了,这样也好,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情,少一个人知道,少一分忧虑。

  想要隐瞒少祯,桃夭也是为了少祯而着想的,毕竟少祯身体状况不稳定,自己不能够给他疗伤,如梦的力量也是要积蓄起来,等到生死攸关的时候才能够用。

  因为桃夭明白,每一次能力的疏散,对于本体都会有一定程度的伤害,并且要恢复也不是什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嗯。”

  如梦点了点头,听话的走向放有包袱的木板处,打开桃夭包袱的浅蓝色的裹布,便看到了不少的食物,看来也是有准备之人。

  只是她哪里能够知道,这些食物并不是桃夭准备的,而且陶元帅准备的,桃夭只是从一大堆中间挑出这样的部分来而已。

  考虑到桃夭也没有吃东西的时候,便拿了两个人的分量。

  而少祯对桃夭所言的话表示怀疑,硬撑着坐起身来,阻止了想要扶自己的桃夭,靠着床头,目光复杂的看向桃夭,良久,十分确定的开口说道:“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哪里能够轻易的就隐瞒过自己,未免有些太过于小看他了吧,再者他已经熟悉了桃夭的脸色和情绪,怎么会连这样的异端都看不出来。

  直觉在告诉他,桃夭的身体状况可能并不好,她的脸色几乎算是出卖了她的一切。

  面对少祯这样的质问,桃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隐瞒,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承认,哪怕一个谎言也好,就是不能够让他知道。

  “真没事,你怎么突然这样疑神疑鬼了,是不是这一觉把你给睡傻了。”

  故作轻松的模样,桃夭云淡风轻的在打趣少祯,略微一本正经的模样,怎么看都有些诡异,诡异到根本就不真实。

  用来欺骗别人的外表,哪里还有真实这一言,所以桃夭并不在乎,唯一关心的就是少祯不能够知道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禁轻笑出声,来尽可能的表达自己没有异样。

  被惊的一言不发的少祯甚至有些丧失了自己的语言能力,什么时候,桃夭竟也有这样的厉害,真是比戏台上的戏子都入戏深。

  “那你脸色苍白怎么解释?”

  按耐住在自己心里逐渐燃烧的火焰,同样少祯也知道不能够和桃夭斗什么,因为自己根本就斗不过桃夭。

  太过于强大的存在,有些不大真实,确实真真切切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低沉而如玉一般温润的声音正在诱惑着桃夭,少祯的目的很简单,想要知道所发生的事情,想要还原当时的情况,想要知道到底是谁。

  多了几分戏谑的语气,少祯的脸色并没有什么样的缓和,反而是很严肃和认真。

  “太累了,休息就好了,不用在意。”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带过,就好像是真如同桃夭所言的那样的无害,只是真实的情况要相差于太多太多。

  只有发生过的才能够感觉到,一些不敢想的事情,会以放大十倍百倍的出现在时,即便是措手不及,也要硬撑着上去。

  原本自己也是需要好好休息才可以,也就是说,自己并没有骗少祯,只是改变了一下所蕴含的事情而已唇角勾起了一抹轻浅的消息,美好而明媚。

  如梦简直不可置信,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她绝对不能够相信桃夭会淡定自若到这样的程度,差一点连她都要觉得只是一种错觉而已。

  “公子,干粮拿来了。”

  如梦缓缓地向桃夭身边靠近,将自己手里的食物递给桃夭,而后便是一言不发的看着。

  就当做自己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的平静,清冷仍旧伴随着她,哪怕此刻的她已经很是汗颜。

  “嗯,快吃吧。”

  接过干粮之后,桃夭明显的犹豫了一下,说白了就是两个人的份量,但是桃夭却将所有的给了少祯。

  原本就没有心情的她,在这个时候更没有什么心情和胃口,便推的干净,一了百了。

  “你呢?”

  狐疑的看了一眼桃夭手里的食物,少祯有些不解,下意识的反问着,几乎像是脱口而出那样。

  那种什么她不吃留给自己的食物,虽然少祯觉得有些过于狗血但并不是没有存在的可能。

  “没胃口。”

  坦坦荡荡的三个字,至少这个桃夭没有隐瞒少祯,毕竟也是有选择性的。

  没有什么是肯定能够发生的,也没有什么绝对。只是桃夭不想被他让自己去吃饭而干扰。

  心里比毛线团都要凌乱的桃夭,自然是无从下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