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男子已然将目标暂时放到了桃夭身上,一招接一招的杀招,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反而是很认真的模样。

  桃夭感觉到了男子针对自己的时候,暂时可以放下心来,不用因为顾及少祯而分心了。

  手无寸铁的她不能正对着和男子过招,只能够闪躲着来保自己不受到什么伤害才是最为紧要的。

  只是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必须要快速的解决才对,不然自己坚持不了多久,桃夭并不是不知道。

  努力的绕到离那个男子最近的地方,一掌直接打在了他身上,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希望能够有用,只是没有任何把握的一试。

  男子没有想到桃夭会来这样的一招,同时也在猜测着桃夭的身份是什么,意识到不能够久留的情况下,冷冷的瞥了桃夭一眼,便离开了。

  直到这个时候,桃夭才敢倒下来,明明已经体力支撑不住,却在硬撑着,只是不能够让对手发现系列全系列脆弱,不然要怎么保护自己和少祯。

  几乎像是要摊坐在地上一般,因为过于用力而有些虚弱,摸索的到了床边,桃夭坐在地上靠着床边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还好少祯并没有惊醒,这一次也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状况。

  缓缓地闭上眼睛,桃夭努力调整着自己微弱的呼吸,果然还是功力太浅,所以才不能够用这样的办法来对付别人的吧。

  只是那个时候,性命攸关之时,哪里还能够再去顾及什么其他的事情,只能够暂时保住自己和少祯的性命才是最为主要的。

  平复着自己的心绪,尽可能的让自己快速的恢复,脑海里则是在想着一件尤为重要之事,这个人到底是和谁有关?

  习惯了漆黑一片的时候,感觉到所有的东西似乎都在清晰的显现了出来。

  ;看(?正}W版章i节-(上酷)●匠网P

  突然而至的亮光,竟有些晃眼,桃夭下意识抬起手臂去遮挡这样的光芒,逐渐的让眼眸所适应,这个时候才看到了葳蕤烛火后的,如梦清秀的脸庞。

  “公子,你有没有受伤?”

  将灯盏放在桌子上,如梦连忙将坐在地上的桃夭扶起来,让她坐在床边,靠着床头,尽可能的不去挤着少祯。

  略微的惊讶,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因为如梦感觉到了异样气息的出现,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又或者是其他,并没有多少的在意。

  可是当她感觉到事情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能够迅速来到桃夭这里一探究竟,想要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果然,自己早该想到的,还是自己太过于大意,才会如此疏忽,以至于这样。如梦心里多多少少有些自责。

  “没事,你怎么过来了?”

  有点恢复过来的桃夭虽然很虚弱,只是比刚才已经好了太多,浅浅的语气轻声的回答着,桃夭觉得自己还算是幸运得了。

  对于如梦这样突然的出现,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是不是因为她感觉到了什么,还是……

  止于这样的想法后,便没有继续要想下去的必要,不然情况可能会越来越糟糕。

  “听到不好的动静,便来看看,那人是……”

  如实而淡然的语气,如梦询问着桃夭,明显的他们已经见过手了。清楚于桃夭的实力,落到这样的下场,相必那个人也是不好对付的。

  有种自己必须要跟在桃夭身边才能够安心,不然寄窥于箐喑和箐凛的人那么多,桃夭可能会更加的危险。

  抿着嘴唇,如梦的脸色并不好看,多了几分的深沉,同样的冰冷。

  她所认为的,不过就是来争夺箐喑和箐凛的而已,才会这样痛下杀手。看来那些人的消息竟然灵通到这样的地步,明明昨夜桃夭才拿到的,今夜就有人来抢。

  总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是来刺杀王爷的,有些人已经坐不住了。”

  冰冷的语气蔓延开来,桃夭眉目如冰,至少也要等结束后再刺杀也来得及么,非要这个时候么,在他们什么都还没有做的时候。

  不过也好,该来的总还是要来的,来过的便会在短时间内不会再出现了,也算是可以暂时的放心。

  这里离皇城并不远,可见那人已经焦急到无从顾及这一点,实在是可怕。

  桃夭不禁在想这其中的缘由,不会是这样的简单。

  “难道不是因为箐凛而来?”

  听到桃夭这样的话语时,如梦略微有些吃惊的模样,心里暗付着,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还有什么是能够比他们争夺箐凛来的重要,如梦想不通,又或者说,箐凛的事情鲜少有人知道,无疑这是最好的状况。

  只是无人知道的话,桃夭又从何处得来的?越想脑海里越乱,全是一堆解不开的谜题,扰乱着她原本就不怎么清楚的思绪。

  “怎么会是因为箐凛而来,谁能知道箐凛又在我手里,你无需担心,现在最重要的是王爷的安全。”

  无奈的摇了摇头,桃夭的瞳孔突然间变得紧致,认真而严肃的说出后面的话来,是她所认为的重要,自然是要重视。

  完全没有把事情所发生的往箐喑和箐凛那方向去想,相当于桃夭完全忘却了这样的事情,因为她忧心于自己的忧心,疏忽也是难免的。

  更何况有如梦跟随,也无需担心箐凛。

  “嗯,这样看来,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的,公子,不如我们换着守在这里,你刚受了重创,去休息吧。”

  赞同与桃夭的话语,如梦点了点头,而后便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来。她看得出来,桃夭是很在乎王爷的安康的。

  到底是她夫君,这也是理所当然。

  只是这样的情况未必就是好的,至于以后,恐怕并不会是怎么样的好事。

  也罢,走一步看一步吧,好不容易积蓄了这么久的力量,是时候该爆发出来了,若是一直积压着,可能就真的要湮灭了。

  “好。”

  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桃夭还是了解,她不会不自量力的硬撑,那样对于她而言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还是止不住的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