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怎么会有开青色的花,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桃夭摇了摇头,不大能够相信这样的事情所存在,红色的,黄色的,黑色的,蓝色的,都是知道的,只是青色的,桃夭从未听说话。

  是什么样的植物能够生长出来这样的花朵,桃夭不禁有些好奇,甚至是想要知道是什么样的形状。

  并且能够让别人注意到所消失的植物是什么,想来一定不会有什么样简单的事情。

  “是我亲眼目睹到的,听说它有很神奇的功效。曾经在鹊山里住着一群人,就是靠这样的花生存下去的,这样的草消失后,那群人也就没有什么踪迹了。”

  神情变得认真起来,如梦眼眸里多了一抹落寞,微微低垂着眼帘,细细的思量着什么。

  那些人的消失,对于如梦而言的打击很大,只是她没有办法去阻止,也曾经尽过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祝余消失的太过于迅速了,根本找不到任何存在的痕迹。

  就和一场梦一样的突然,突然而至,又的突然消失,迅速但根本没有办法可以去查证。

  “原来这样,多谢你为王爷疗伤,好好休息吧,明日还有很多的路程需要赶,又会是劳累的一天。”

  桃夭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是转移到了最开始的那个话题上,而后便想要结束这样的谈话。

  毕竟现在并不是可以知道那么多其他事情的时候,心所系的不过是那个安山上的山匪,至于那些由来与曾经,不管重不重要,她都不想要去知道。

  重要的则是眼下,知道的越多,越清楚,反而越危险。

  “嗯。”

  既然桃夭想要结束这样的话题,如梦也很自觉的不再说下去,而是顺从于桃夭这样的意思。

  桃夭离开了,回到了营帐里的时候,平安正在守着还在昏睡的少祯,心里多了几分的羁绊,桌子上方才还冒着热气的饭菜,这个时候已经变得冰凉了。

  仍旧是没有一点胃口,大约是劳累了一天的缘故,甚至连饥饿都没有感觉到,感觉到的只有深深的疲倦。

  “王妃,饭菜我再拿去热热。”

  平安意识到了这样问题后,索性就直接开口说道,正好桃夭回来可以守着少祯,自己也就可以放心离开这里去做其他的事情了。

  “不用了,直接撤下去,这里有我在,你回去休息,免得明日没什么精神。”

  摆了摆手,尽可能压低自己的声音,桃夭担心吵到少祯休息。

  这里有她守着就够了,冰冷的饭菜这个时候去加热,又会惊动不少人,好在有陶元帅准备的干粮,对付这吃也是可以的。

  毕竟在外面,有些事情必须要将就才可以。

  “那……好吧。”

  @酷匠N:网4正●4版首发?

  平安犹豫了一下,便只能够答应着,因为他没有去反驳桃夭的能力,唯有听从桃夭的吩咐。

  眷恋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少祯,对着桃夭微微颔首,便端着自己刚才端进来的饭菜出去了,这里有桃夭守着,他自然是放心的。

  只是还是希望自己能够亲自在这里,总是让王妃这样的操劳,平安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带着这样的心思,小心翼翼的离开了。

  桃夭吹灭掉了多余的烛火,只留下一盏,努力的散发着自身的光芒,葳蕤着想要将整个房间照亮,只可惜终究还是做不到。

  微微叹息着看向少祯,复杂的心绪在她心里逐渐的蔓延开来的时候,隐隐的沉重。

  突然间连最后的一盏灯就这样熄灭的时候,一片漆黑下来的时候,什么都看不清,桃夭下意识的靠近少祯,在这样的环境里提高了自己的警惕性。

  绝对不会是自己熄灭,毕竟这样的突然,实在是不可思议。

  更多的则是靠近的危险。

  清楚的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的时候,桃夭下意识的甩出暗器来,只能够凭着自己的直觉这样去做,不管有没有用,总比自己什么都没做要好得多。

  适应了黑暗的时候,依稀可以辨别黑暗中的一些东西,更何况还是如此的空旷,没有多余的杂物扰乱,还是比较方便的。

  注意到人影的时候,桃夭并没有多吃惊,这是自己所应该预料到的所会发生的事情,就算是阻止,怕也是不会有什么样的作用吧,倒不如干脆等他而来。

  “是谁派你来的?”

  桃夭想要知道的还是这样一点,虽然她知道做这一行的,最基本的守则便是不能够泄露雇主的信息,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冰冷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散发着寒冷,唇角微微上扬,带有一抹的傲气。

  死死的盯着那个身影所出现的地方,生怕他突然的逃掉。

  “和你没有关系,我要取的是床上人的性命,你且让开,若是误伤了你,可就怨不得我。”

  低沉而有力的声音,直接冲着目标而来,并不想连累其他人,因为那样会浪费自己的时间,是很不值当的事情。

  迅速完成任务才是最为主要的,至于其他的,那就是再议的事情,不需要考虑。

  “那就等你过了我这关吧。”

  果然是冲着少祯而来,看来有些人已经按耐不住了么?明明少祯还没有对其他人造成什么威胁,就已经这样的迫不及待了。

  桃夭才不是那种任人摆布的人,既然他们想要少祯的性命,她就偏偏不让他们如愿以偿。

  不知道房间里的动静会不会影响到外面,也不知道外面的人会选择什么样的做法。

  敢打赌,这营中三分之二的人,都是不会帮少祯的,剩下的三分之一,怕是寥寥无几的存在吧。

  感觉到了碍事时,黑暗里的男子直接执起剑向桃夭的方向,不听话的人,就应该解决掉,才是最为好的办法。

  一个闪躲,桃夭轻易的避开了剑,甚至向一旁闪去,她不能够让危险靠近于少祯,那样可能连自己有没有保护少祯的反应。

  所以桃夭还是觉得离的远一点,就算是出了什么意外,那也是可以有时间去阻止的,总比一点时间都没有要好得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