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自己不这样做,桃夭也是会去做的,倒不如直接让自己来为好,这样还可以省去一部分的麻烦。

  如梦自负于若自己真和桃夭动气手,一定会比她强一些的。

  平安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那样做的如梦,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只是王妃没有阻止的话,应该也是没有关系的吧。

  凝神看向如梦,心里不安的等待着。

  酷3B匠X@网唯一I:正X《版,其T他g都*是w盗,版

  沉闷的气氛之下,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样,如梦终于收回了自己的手掌,松了一口气,语气不悲不喜的说道:“王爷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只见少祯直径倒在了床上,闭着眼睛,面容安详的像一个没有防备的小孩子那样。

  点了点头桃夭此刻终于放下心来,帮少祯调整好睡姿后,给他盖上了被子,悄然的走到了平安身旁,低声的吩咐着:“你在这里守着王爷,我很快回来。”

  而后转头看向如梦,暗示着她随自己离开,毕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个时候的少祯已经睡着了,哪里能够吵醒他。

  “王爷的病情不重,但也不轻,因为时间太久,我方才那样只能够暂时的帮王爷控制住,若是想要根除,怕是需要想别的办法。”

  如梦直接先与桃夭说到了这样的问题上,暗自惊讶于这样稀有的病情,果然是人心可畏。

  多多少少,就算是猜测,大约也是能够明白一些什么不能够说出口的事情来。

  “嗯,只是能够有什么样的办法。”

  即便是如梦不说,桃夭也是知道的,只是她没有想到如梦会这样去做,有点出乎与桃夭的意料,有些不能够懂这样的情况。

  好端端的如梦怎么会这样去做,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样好处的事情,未免有些太过于不可思议的存在。

  最后那句话都有些想要放弃的意味,微微的叹息,很是心塞。

  “乱言可以,还有一个人,只是我忘记叫什么了,他们应该都是可以的。”

  脑海里迅速的反应着,乱言的医术,可谓是很厉害的,如梦就很钦佩,只是看着乱言总是摆弄那些有毒的花草时,她就很不能够理解。

  索性就远离这样的乱言,以免牵连到自己可就不好玩了。

  微微皱起了眉头,桃夭轻动嘴唇重复着这样的两个字,有些诧异,眼眸里闪烁的光芒瞬间便暗了下去,寥寥。

  “再说吧,你方才找我是想要说什么?”

  目前重要的则是即将面对的事情,桃夭直接挑开了这样的话题来,询问着其他的事情。

  她知道如梦不会在那样的时候突然找自己,那就是一定有什么样的话语要与自己商议吧。

  “乱言飞鸽传书而来,他与花落之已经到了安芜县。”

  语气里多了一抹的认真,禀报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如梦的话语里不掺有其他的情绪来扰乱,而是自己最真实的反映。

  有些诧异于乱言和花落之的速度,未免有些太快了,转而一想,他们可是乱言和花落之,这样则是一定可以的。

  只是没有想到乱言和花落之会插手这样的事情,恐怕花落之对桃夭心里还存有不满吧,因为他将东西还给了桃夭。

  “他们去那里干什么?”

  一瞬间的迷茫,桃夭不是很能够明白,这样的事情发展似乎有点混乱。

  自己所要到达的地方,和他们到达的则是一样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桃夭语气微冷,轻皱起眉头。

  “可能是想要去观赏鹊山山脉的风景。”

  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如梦换了一种答法,似乎桃夭还并不知道那里的情况吧,细细的琢磨着,事情所演变的可谓是越来越不简单了。

  恐怕谁也想不到,泫箐教会和皇室掺合到一起吧。

  “鹊山?”

  下意识皱起的眉头又紧了几分,桃夭重复着这样两个陌生的地名,有些不大能够理解。自己明明所看到的则是安芜县附近的安山,那这个鹊山,又从何处而来?

  带着一抹的疑惑,看向如梦,等待着她对自己的解释以及回答。

  如果是乱言和花落之的话,怕是有些棘手。

  “嗯,传闻鹊山风景美如仙境,许是他们两个也生起了什么游玩之心吧。”

  语气里多了一抹浅浅的笑意,话虽是这样说的,但如梦能够猜得到他们而来是为了桃夭,大约是不想要桃夭为难才会如此。

  看来无需自己时时刻刻的提防而紧张了,毕竟自己不是一个人。

  “可是安芜县附近只有安山,哪里来的鹊山?”

  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样的问题来,桃夭糊涂了,鹊山这两个字对于她而言是何等的陌生,是不是有什么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能够猜得到,地形图上的一些小部分的东西并不是完整的,就算是自己有什么遗漏,也是正常的事情,果然是这样么?

  “公子,所谓的安山,其实就是鹊山,或者说是鹊山的一部分,很久之前,鹊山发生过一次山崩,自那以后,便改为安山。”

  缓缓地开口为桃夭解释着这样的事情,如梦并不觉得桃夭无能,只是觉得这也算是正常的情况,比基尼太久了。

  他们能够知道,是别人和传下来的。

  又想到什么的时候,如梦再度缓缓开口说道:“说来也怪,改名后,再也没有发生过山崩,奇怪的则是,生长在山里的一种草,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有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是查不到原因的,无非就是天灾,再有的就是人祸。天灾也就罢了,倘若是谁故意香皂掩盖什么,那能够隐藏这么久,也并无道理。

  “原来这样,那消失的草是什么?”

  听起来有几分的不可思议,桃夭觉得或许是因为山崩而改变了原本植物生长的环境,倘若难以继续繁衍下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来还是自己所知道的情况少之于少,连最起码的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大约正是什么天高皇帝远,所以消息难以灵通。

  “祝余,其形状像是韭菜那样的普通,却开着青色的花。”

  如梦曾有幸看到过一次,而那是最后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