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这样的心思一直在支撑着他,哪怕冰冷,哪怕傲然,哪怕脆弱,也都不曾想过要放弃这样的自己。

  “躺下来休息一会儿吧,饭快做好了,等会儿让平安煎药给你,不要乱想。”

  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担心,尽可能不让自己表现出来,桃夭柔声而平静的对着少祯说道,眉目间是浅浅的倦意。

  能够忍到这个时候发病的少祯,已经很好了,至少没有外人看到。

  眼睁睁看着少祯隐忍了一天,又不能够去说什么,反复的在心里思量着,只是不想要自己扰乱了少祯,终于算是发作出来了。

  不过这里的情况并不严重,会不会是因为自己传输给少祯那些真气的原因,桃夭并不清楚,但总觉得不会有什么样的差。

  “不用煎药了,以免让将士乱想。”

  缓缓地开口着,少祯的声音很轻,甚至有点模糊,阻止着桃夭这样的决定,摇了摇头,拒绝了要搀扶自己躺下的桃夭。

  少祯靠在床头旁,努力的让自己坐在那里,不让自己倒下,一定要继续支撑下去,撑过这段时间就好了,在心里不断的警告自己。

  军心才是最为重要的,尤其在现在这样的时候。

  “可是你这样我怎么放心,别逞强了,听我的。”

  最l$新章l节}上+W酷匠"网(2

  在这样的事情上,桃夭的态度表现出来的则是决绝和坚定,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有些事情可以随着少祯的性子,有些则不行。

  就比如她可以不让少祯躺下,但必须要吃药,有让步,但也有原则。

  索性少祯沉默下来不再说话,反正自己也说不通,还是等桃夭自己打消这样的想法还是有一定得可能。

  “王爷,王妃,用膳了。”

  端着饭菜进来的平安看到少祯有些劳累的模样,不禁有着疑惑,但还是没有问什么,默默的把饭菜放到了临时用木板搭出来的桌子上。

  为了节约将士的体力,所在的物资一切从简,复杂而累赘的东西,干脆直接不需要考虑,然后就地再去想办法。

  反正办法总是会有的,就看怎么做了。

  “平安,去煎药端过来,尽可能不要让太多的人看到。”

  细细的思量后,桃夭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来,无论如何,她不能够拿少祯的身体健康开来玩笑,那样太过于冒险。

  所以还是谨慎为好,只有这样自己也才能够放心,而不是一直为少祯所忧心着,那样只会是扰乱她的思路。

  “王妃,王爷他……”

  心里猛然一震,平安下意识的再度看向少祯,开始忧心了起来,早就该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毕竟他一直都是清楚的,怎么能够故作不存在。

  “去吧,别多说话。”

  桃夭摇了摇,不去解释,也不说其他多余的话,只是不想说,但还是不忘提醒一句。

  “是。”

  听从于桃夭的吩咐,平安便转身就要离开去做。

  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一样,桃夭再度开口询问着说道:“如梦那边的饭菜送过去了么?”

  特意安排了如梦独自一个人,不过是因为是女子,多多少少有些不方便。而这次自己又没有带扯叶,其他人对如梦肯定不会重视,甚至可能是无视。

  所以桃夭才多问这一句,不能够因为自己的慌乱而疏忽掉了如梦,这样的情况可是要不得的。

  “不知道。”

  一心只想着桃夭和少祯的平安哪里还有去顾及别人的心思,压根就没有想到,只能够如实的回答这这样的三个字,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那个人是哪里来的,只是跟着王妃开的人。而平安所不能够明白的则是,为什么王妃没有带扯叶,反而答这样的一个人。

  只是这样的疑惑只能够藏在心里,不敢询问出来。

  “去看看,如果没有,赶快送过去,不能够有丝毫的怠慢。”

  有些自责于自己这样的后知后觉,还不知道如梦那边的情况怎么样,肯定比自己好不了多少,也不知道将士们会不会顾及到如梦。

  自己应该早点安排好的,不然也不会弄到这样什么都顾不得的地步,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这样。

  “是。”

  再度的答应着,平安记着桃夭的吩咐。

  而这个时候,营帐帘子被掀开的时候,首先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则是一张面具,而后才反应过来了这是如梦。

  “公子。”

  淡淡的开口,缓步走了进来,神情自若,依稀听到似乎在谈论什么与自己有关的事情。

  而如梦这次来不过是刚刚接到了书信一封,前来告知给桃夭的而已。

  却不想正好碰到了这样的时候。

  “吃过饭了么?饭菜在桌子上,趁还热着。”

  不知怎么了,看到如梦的时候,桃夭心里突然间多了一抹的安心,凌乱的思绪也有所好转,浅淡的眉目。

  连忙告知给如梦,生怕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委屈了她,并不是桃夭想要看到的结果。

  “不用了,我已经简单的用过了。王爷怎么了?”

  摇头拒绝着,就算他们怠慢自己,而如梦却是不会委屈自己的,好在廖氏为自己准备了干粮,在外凑合也是可以的。

  瞥了一眼少祯,觉得状态有些不怎么样对劲,索性就问了一句。

  “王爷病犯了。”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少祯,桃夭语气里有些低沉,夹杂着担忧,还有一些心烦。

  真不知道皇上到底是怎么样想的,桃夭实在是不怎么能够懂。明明武功和体力好的王爷那么多,随随便便一个应该都是可以的吧,但为什么偏偏是少祯,其中的缘由是什么,又或者是说那里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桃夭都不知道。

  “我看看吧。”

  点了点头,如梦便向桃夭身旁靠近,停顿了一两秒后,用力的将手掌打在了少祯的背上,微微眯着眼睛。

  全神贯注的将自己身体里游走的真气输送到少祯的身体里,这样能够抵抗,说不定可以缓解。

  如梦对于自己这样还是有些自信的,毕竟又不是第一次了。

  她这样做不过是为了桃夭而已,如梦是这样认为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