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N新=最a《快`(上酷匠网,:

  火烧云在天边环绕,夕阳西下的场景是如此的美丽,震撼人心。

  桃夭抬眸看了一眼这样的天色,再过不久,怕是要天黑了,望眼看去,还有很遥远的路途。

  “王爷,公子,天黑之前恐怕到不了安宁县了,要不要考虑从村子里过?”

  李孝仁不能够直接称呼为王妃,因为桃夭已经是换装前来,自己若是贸然称呼,怕是不妥,索性改口称为公子,但愿不会有错。

  因为一直都在绕远路,所以时间耽误的太久,若是一直从村子里过,还是能够赶到的。

  这一下午的颠沛流离,李孝仁对少祯多了几分的敬佩之情,连他都有些吃不消的速度,八王爷和王妃竟然没有半分的歇息,甚至看起来比自己状态都还早要好。

  可谓是与早上是完完全全不同的看法,只因为所发生的事情不同的缘故。

  原来并不是所有的王爷都是吃不得苦,原来并不是所有的王妃都是娇生惯养。

  这倒是让李孝仁略微吃惊,同时心里暗自的赞赏。

  “从村子里的过,天黑之前仍旧到不了。”

  淡淡的语气开口,少祯看了一眼李孝仁,情绪淡然,既然都一样,那为何还要再改变原本的决定。

  他清楚于桃夭的心思不过是不想要打扰百姓,这么多人,弄的人心惶惶也是不好,造成一种惶恐,怕是会不安,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出来。

  徒惹生非,倒不如安安静静的为好。

  “不错,李将军,等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就吩咐安营扎寨,明日天一亮就出发,无论如何,明日日落之前,一定要赶到安芜县。”

  考虑到实际上的问题,桃夭做出了最为合适的决定来,看向少祯,眼神交换的时候,便知道他已然同意了。

  既然是来帮少祯的,桃夭自然是要各方面考虑周全才是最好的,不然怎么做出最为正确的决定来。

  听到这样的吩咐,李孝仁愣了一下,他知道无需自己多嘴,下意识的看向少祯时,点头授意,这才放心下来。

  想不到八王妃身为一个女子,就能够有这样的潜能,果然是不容小视,不愧是陶元帅之女。

  “公子,明日日落之前,不一定能够赶到安芜县。”

  瞥了一眼李孝仁,如梦淡淡的冲着桃夭说道,脑海里细细的思量了一下,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来,若是她和桃夭还有可能,但是步行的士兵哪里能够。

  体力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太过于操劳怕也是不好,她既然随着桃夭出来,又看到了箐凛的存在,自然是要收心的。

  “试试看看吧。”

  回答给如梦的是这样的五个字,桃夭自己也不确定是否真的能够,但是总还是有机会的,毕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那样的绝对化。

  碰巧李孝仁听到这样的话一个慌神,差一点摔下马去,一旁的副将连忙关心的询问着他道:“将军,你没事吧?”

  李孝仁摇了摇头,原以为桃夭那样的笃定是一定可以的,却不想竟然还是如此的不确定,又能够那样的肯定,一时间有些搞不懂。

  队伍继续向前而行,这次少祯所带的不过是一千精兵而已,皇上觉得足以,倘若少祯能够利用这样的兵力剿匪,就是他的能力。

  若是不能够,就是少祯的能力不足。

  黛色席卷而来,一点点吞噬掉了绚丽的色彩,迅速的占领了天际,逐渐变得浓郁起来。

  将士们感到了深深的疲惫,连步伐也都慢了下来,这样一直不停的赶路,有些吃不消,又不能够抱怨,只能够硬撑着。

  停下来的时候,不约而同的都松了一口气。

  简单的营帐一会儿就搭好了,只因为是一宿的住宿而已,所以不需要什么样的繁琐,只要有足够的休息时间就够了。

  “怎么样,身体还撑得住么?”

  桃夭询问着少祯,眼眸里多了一抹的心疼,但她必须要狠下心来,她知道少祯是不容自己小视,有着属于自己的傲气。

  自己都感觉到了有些累,但还是偏离了原本的计划,这让桃夭有些不高兴,还以为按照自己的计划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可惜自己忽略掉了绕路的距离。

  只是一开始都做出了不扰民的决定,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是不能够改变这样的原则的,“我没事。”

  苍白的脸色,可以显现出现在少祯的状态,硬撑着,绝对不会让自己倒下。

  许久没有这样的劳累,反而少祯有些欣喜,原来自己也是可以跑这么多的路,或许对他而言,这个时候就是他的起点。

  所以再累,都是可以忍耐的。

  “嗯,明天的路程还会更辛苦,撑不住的时候就告诉我,万不可什么都不说,你要是倒下,这么多人该怎么办?”

  不去拆穿现在的少祯故作坚强的模样,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了几句,到底现在离皇宫也越来越远了,一切都是要靠少祯的。

  哪怕自己可以出主意,也只有以少祯的名义下达才是有用的,毕竟这次是他带兵。

  还是莫名其妙的担心,哪怕少祯的身体状况有所好转,只是还是存在着隐患,倒让桃夭不能够完全的放心下来。

  “你放心……”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头晕目眩的感觉在这个时候向少祯袭来,下意识的扶住额头,在桃夭的搀扶下坐在了临时组好的床边。

  摆了摆手,意识让桃夭不要担心,暗自怨恨自己这样的体质,怎么突然间就这样,可真的是一点也不争气。

  不向桃夭这个时候为自己着急,也不想别人看不起自己,只想让自己向正常人一样的活着,而不是体弱多病的被其他人所排斥。

  那样的感觉可是一点也不好受呢,就像是另类的存在一般,所有的苦楚只能够自己隐藏起来,还要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

  想要改变那样懦弱的自己,想要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不想辜负自己的野心,想要更好的活下去,要让那些曾经伤害自己的人得到应有的代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