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桃夭回过眸看了他们一眼,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到了提前准备好马的地方,桃夭上了马,手里的缰绳除了自己所上的马外,还有另一匹马,是为如梦而准备的。

  此次路途遥远,总不能让如梦一直步行而去吧,桃夭可做不到这样对待如梦。

  稳稳的驾着马前行,此刻的街道并没有多少的行人,又是通往郊外的路,所以一路上畅行无阻。

  桃夭所要去的则是城南,而少祯要过的地方是城东,考虑到时间的问题,桃夭不禁加快了速度,一鼓作气的向前冲。

  突然间有人出现在道路中间的时候,桃夭一惊,猛然拉住缰绳,想要将速度降下来,然而两匹马并不是这样就可以轻易控制住的。

  好在桃夭的马靠近那个人的时候,惊慌失措之下,那个人立刻闪躲,却倒在了地上。

  停下马的地方,正好是那个人所站的地方,桃夭心里不禁觉得真的是好险,这样的意外果然是差一点,看来自己今天的运气并不怎么好。

  匆忙下马,桃夭连忙弯下腰去扶摔倒的人,那是一位身宽体胖的男子,脸上挂着和弥勒佛那样的笑意,身着灰色的衣服,赤着双足。

  “有没有受伤?”

  语气里略微有些着急,桃夭担心的无非就是这位男子有没有受伤,以及自己时间上的问题,能不能及时的和少祯汇合。

  从未想过自己也能够碰到这样的事情,只是再混乱,桃夭也没有乱了自己的方寸,从容自若的面对。

  男子在桃夭的搀扶之下气喘吁吁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沾染到的尘土,摇了摇头。

  “没事,你怎么这么着急。”

  略微有些抱怨的语气,目光有些不悦的看向桃夭,很是不满,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太过于鲁莽了。

  “抱歉。”

  硬生生的道歉着,桃夭心里总算是安心下来的不少,至少不会因为要将他送去医馆而浪费时间。

  若是换做平常,桃夭是不会这样想的,只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男子无意间瞥到了桃夭左手手腕上露出来的箐凛,虽然只有一半,但他还是懒得清清楚楚,不禁有些错愕。

  惊讶的目光再度看向桃夭清秀的脸庞,硬生生的将自己想要说出口的责备的话语咽了下去,现在的他真怕自己多说一句什么都是错。

  “还有哪里不舒服么?”

  狐疑的看向男子,桃夭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却没有顾及到自己手上的箐凛,略微皱起眉头询问着,只想要快速解决这件事。

  如同拨浪鼓那般的摇头,甚至往后退了几步,男子脸上略微惊恐的目光正在逐渐变得平静下来,只是心里的震惊却是难免的。

  桃夭无奈,从怀里掏出银子来,递给男子,“拿去看大夫吧。”

  看着男子这副模样,桃夭就觉得并不像没有事情的样子,只是她没有陪男子去医馆的空闲,索性让他自己去为好。

  什么样的环境下,就应该用什么样最为合适的选择。

  “不用了,我没事,告辞了。”

  摆了摆手,哪里敢收这样的银两,连忙跑着离开了,现在的他,有种想要远离的冲动,因为他需要可以来缓解自己情绪的时间。

  脑海里仔仔细细的回想着,会不会是自己一时间看错了也有这样的可能,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不会看错,箐凛出现了。

  不断的放大这样的一句话,占据了他整个脑容量,如同嗡嗡作响,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情绪,同样的也是在消化这样的信息。

  望着匆忙离开的背影,桃夭不解的摇了摇头,并没有什么可以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