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疑的目光盯着灰色的包裹布,桃夭细细的思量着,并不是很大的东西,分量却不小,一切还是谨慎为好。

  竟然有人敢无声无息的来到自己的房间,可见此人武功高强,定是有什么样的开头的。

  几度思量之下,还是决定打开,熟悉的东西出现在桃夭眼前的时候,瞬间便有些明白了,不禁有些头疼,本以为解决的事情,再度的出现。

  看●正W版t章a节#|上√酷+匠。(网

  箐喑和箐凛回到了自己的手里,定然是花落之送来的,而那日收下这些东西的他,为何会再度送还给自己?

  难道自己在这件事情里,仍旧不能够独善其身么。

  脑海里瞬间涌现出这样的疑问来,桃夭不知所措。

  明白这些东西的重要性,唯有妥善保存才是最为主要的。

  桃夭整理了一下自己脑海里的思绪,陶元帅对自己所提到的则是鹊山,那鹊山究竟是在哪里,安芜县旁只有一座安山,山脉壮阔,波澜起伏。

  还有陈侧妃那样担心的危险,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乱言留下来的那把折扇,又藏着什么样的玄机。

  一个接一个的事情不断的席卷而来,倒是让桃夭接受起来,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

  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很平静,却仍旧看不到任何的安心,甚至桃夭有些无眠。

  睡的很浅很浅,天亮的时候便醒来了,即便是离开的时辰还早,桃夭还是决心起来为好。

  诺大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也无需其他丫鬟来伺候,仔仔细细的穿好男装,梳好发髻,简单的用发冠轻束起来。

  看着铜镜里毫无粉黛的自己,清秀的眉目间隐藏着一股浅淡的忧伤,心里暗自说道,我一定会过的很好。

  这样的话像是专程说给什么人听一般,微微抬起下巴,凌然的傲气与不可磨灭的倔强,都属于桃夭自己的情绪。

  细细的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包裹,只是几件衣物和银两还有银票,箐凛戴在了桃夭左手的手腕上,箐喑藏在了衣服内层,只有挨着自己,桃夭才能够放心。

  毕竟这是对有些人而言最为重要的东西,所以自己应当妥善保存。

  会有让自己问清楚的机会的,桃夭是这样觉得的。

  扣门声响起来的时候,伴随着一声苍老而有力的声音:“女儿,起来了么?”

  瞬间一愣,放下自己手里的包袱,唇角扬起一抹浅笑,桃夭心里感觉到了暖意,凭声音判断,她便知道外面的人是谁,只是不想却这样早。

  大学也是和自己差不多的无眠吧,心里有些酸楚,还要连累到陶元帅的担忧,实属不该,只是桃夭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

  “爹爹,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打开门的时候,桃夭柔声的叫道,侧身站到一旁,为陶元帅移开位置来。

  打量着桃夭这一身男儿的装扮,陶元帅点了点头,果然他的女儿不需要他去操心什么,懂得将自己保护好。

  大步走进房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将手里拿着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陶元帅缓缓地开口道:“这些东西你带上,肯定会有用。”

  “这些是?”

  将倒好的茶水放置在了陶元帅面前,桃夭疑惑的目光看了一眼包裹起来的东西,转而又看向了陶元帅。

  在陶元帅目光授意之下,桃夭拿过包裹,谨慎的打开来,干粮和银票在她面前展现出来。

  大约明白了,这是陶元帅专程为自己所准备的,感动在桃夭心里蔓延开来,只是数量未免有些太过于多了。

  收下不是,不收下也不好,到底是爹爹对女儿的心意。

  “爹爹,东西太多了,我带一半就好了,少祯那边会准备好的。”

  商量的语气一般,主要是桃夭觉得银票太多了,清楚于陶元帅的性子,所以还是觉得少带一些为好,毕竟自己也有准备。

  不等陶元帅同意,桃夭便自作主张的拿出一些来,放在自己干瘪的包裹里,瞬间便鼓了起来。

  “爹爹你看,它已经这么鼓了,再多就装不下了。”

  俏皮一笑,不想让气氛变得尴尬而沉闷,桃夭将剩下的东西整理好又放回到了陶元帅面前。

  偏着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背起自己的包裹,“爹爹,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要先去城南与如梦汇合,所以还是早些出发为好。

  一直沉默的陶元帅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是长大了,“路上小心,切不可莽撞。”

  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了几句,抿着嘴唇,总觉得现在的桃夭越来越像男儿那样顶天立地,着实让他感觉到了欣慰。

  毕竟这是自己的孩子,像自己几分,也是理所应当的。

  “知道了。”

  仅仅三个字,包含着桃夭太多太多的情绪,她对亲情一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然而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似乎并不是这样了。

  背着包袱的桃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所抓着的包袱。

  为了不引人注意,桃夭尽可能的避开下人,从后门走,刚打开后门的时候,便听到了有什么动静。

  躲在一旁偷偷的打量,便看到有两个男子守在后门不远的地方,瞬间桃夭有些明白了什么,只是不知道这是谁的眼线。

  不愿打草惊蛇的桃夭利用自己小有成就的轻功,还有周围葳蕤的梧桐树,便离开了。

  那两个男子察觉到动静的时候,便只看到了正在摇晃的树枝,还有几片树叶的落下,也就再没有什么了。

  “方才有什么东西么?”

  满脸懵逼的他有些不大能够懂,下意识的在四周看去,明明什么都没有,怎么就平白无故的会有树叶落下来。

  “能有什么,这个时候,可能是鸟吧。”

  另一个男子的语气不大好,天不亮的时候就在这里守着,连个鬼影都没有看到,心里憋着的都是气,真想好好回去睡一觉。

  这样的鬼差事,他可是一点都不想干,却没有任何能够反抗的机会,唯有听从。

  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就不再纠结,继续无聊的守在这里,有种遥遥无期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