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刀子那般锋利而冰冷的眸光从彪形大汉身上划过,后面的话未说出口,却被一抹轻笑所替代,那是一抹极清极冷的笑意,带着淡淡的鄙夷和嘲弄。

  还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来找到自己的他会有怎么样的进步,却仍旧这样的鲁莽,一点也不会用自己的大脑所去思考对或不对。

  依旧不自量力,太过于张狂。

  白衣青年的本意不想再与谁为敌,身上背负无数条人命的他,即便是身着一尘不染的白衣,心里却清楚上面凝结了多少罪孽。

  只是,倘若继续逼迫,那他便什么都顾不得了。

  “乱言,花落之,这个仇,我一定还会再来的。”

  不屈服于这样的威胁,不丢掉性命,便就是不会甘心,认定了这条路,会一直走下去,就算撞了南墙,也要拆了它,继续下去。

  自从十年前,他败到乱言和花落之手里时,后者那时只是意气风发的少年,桀骜不驯且张狂,自己不甘心,立誓一定要除掉他们。

  谁知十年过去了,自己还是与当年一样无能,不过这不算什么,自己还有更多的十年可以去消耗。

  艰难的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走到自己弯刀掉落的地方,捡起它,狼狈不堪的像是逃跑一般的离开了,唯恐自己再停留一秒,便会将性命留在这里。

  乱言瞥了一眼彪形大汉离开的背影,洞中再次恢复到了安静,全数的目光都放在了合着眼眸的花落之身上。

  他知道花落之只是累了而已,但还是难免会去担忧。

  扯叶回到王府的时候,桃夭和少祯已经离开回到了元帅府,这让她心里很是难过,为什么不等自己回来。

  就算自己回来,能够见到的,也就只有匆匆一面吧,压制住自己心里这样的情绪,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再度侍奉在桃夭身侧。

  这次的离别,唯恐遥遥无期。

  “爹爹。”

  浅笑着的桃夭笑吟吟的开口叫道,眼眸里满是暖意,陶元帅一直以来对他这个嫡女都很是慈爱,所以桃夭看到了他时,难免会有些亲近。

  比起桃夭如此的热情,少祯只是平平淡淡的开口道:“岳父。”

  两人坐在花厅的椅子上,陶元帅坐在主位上,略微有些诧异的看着在这样的阴雨天,突然回来的桃夭和少祯,有些奇怪。

  “嗯,还下着雨,王爷淋了雨对身体不好,你们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关切的话语,同时对桃夭有一抹的责备,陶元帅倒是希望桃夭能够承欢膝下,但孩子终究还有他们的事情要去做,也有他们要去过的日子。

  能够时而回来看看自己,陶元帅也就心满意足了,毕竟他一个人,可真是落寞的很。

  桃夭并没有说话,而是瞥了一眼在花厅里伺候的下人,陶元帅立刻明白了什么,摆了摆手,严肃的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

  丫鬟们行了一个礼后,便都一齐向外面走去,沏好茶的丫鬟不紧不慢的放在每个人身边后,这才退了出去。

  “爹爹,皇上下旨明日一早要王爷去安芜县剿匪,这件事爹爹可曾知道?”

  蹙起眉头,焦急的询问着陶元帅,桃夭的语气里有一抹迫不及待的意味,还有着忧虑和不安。

  眼眸里凝结出一抹别样的情绪来,充斥着灵动的眸子。

  “未曾听说过,这是怎么回事?”

  陶元帅沉吟着摇了摇头,疑惑的看向桃夭和少祯,想要知道具体的情况,连他都没有听到过的事情,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李侧妃从宫中回来带来的圣旨。”

  桃夭一五一十的告知给了陶元帅这一切所发生的事情,还有圣旨上的内容,连爹爹都不知道的事情,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这让她很是不能够理解。

  还以为爹爹多多少少会知道一些情况,最起码要知道安芜县的土匪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才是。

  出乎所料,便是措手不及。

  “原来这样,从未听过有这样的事情,想必是皇上给王爷的一种考验。”

  听懂了的话陶元帅点了点头,得出来了这样的结论,应该是与前些日子,少祯所在朝堂上提出来的主意有关。

  私下里也听的文武百官所言,皇上虽看起来意气风发,但实则也是年轻不再,也该做个打算了才是。

  “考验?难道不是皇上要置王爷于死地么?”

  桃夭故意压低了声音,就是不想要其他人听到,这是她和少祯心里共同存有的疑惑,或许只有陶元帅能够给他们解答了。

  眼眸里出现期许的目光,还是想要得到一个其他肯定的答案,才能够安下心来。

  “你怎么会这样想,好端端的,皇上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且不必忧心,不是所有的发生的事情都会是坏事。”

  !酷s《匠网唯?一x◇正3版‘u,其B2他都3l是盗+L版W

  劝慰着桃夭,陶元帅不想自己的女儿又在胡思乱想什么,毕竟少祯出发在即,也不愿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影响他的心情。

  沉稳而笃定,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对于皇上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的。

  “可是……”

  桃夭纠结了一下,决定放弃于自己想要说的话,陶元帅都这样说了,她又何必再去不依不饶的想着一件事。

  此刻她所需要的,是能够让少祯安心就是了。

  “爹爹,我想要随着王爷一同前去。”

  将自己的决定告知给了陶元帅,以免出什么状况的时候,也好应对,不至于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反而漏洞百出。

  “不是不可以,只是皇上那边……”

  知道自己女儿性子的陶元帅并不打算阻止桃夭,反正也是阻止不了的,索性就随她去吧,然而这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因为现在桃夭的身份不同,没有旨意,是不能够私自随军出征的,这样会落人话柄。

  更何况还有一堆盯着他们的人,就等着他们出错,然后再借机去做些什么,好让他们自己能够从中谋取利益。

  “所以请爹爹为女儿隐瞒,王府那边,我已经吩咐奶娘代为管理,谎称我要在这里住几日,他们就算再怀疑,也不会亲自来元帅府一探究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