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箐喑和箐凛,怎么办?”

  不用白衣青年叮嘱,如梦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她不会忘记的,哪怕是到千钧一发的时刻,该想起来的,还是需要想起来的。

  又回到了这样的话题上,如梦还是觉得蛮重要的,如果箐凛箐喑不在桃夭手里,她就没有什么理由非要去保护桃夭。

  虽然如梦并不是不愿意,而是事情想像的比她最初觉得的要复杂许多,毕竟哪一方都不是好得罪的。

  如梦已经知道桃夭他们所认为的山匪是什么人了,绝非善类。

  “我会让花落之还给桃夭的,你不需要有后顾之忧。”

  松开了紧皱的眉头,又恢复了自己波澜不惊的状态,白衣青年如此平静的,自诩的只有自己能够明白花落之。

  所以他有能够说服花落之的把握,毕竟这么多年的相依相伴不是开玩笑的。

  从泫箐教里身份不同的他们相识,一起喝酒聊天,到泫箐教湮灭,在一处偏僻地方隐于世,逃避腥风血雨和尘世纷扰。

  而现在似乎又要回到那样的状态。

  “好,这一点我是相信你的,招摇山那边,不管么?”

  如梦淡淡的说道,又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出来,总觉得怎么到处都是问题,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多多少少还是忧虑于即将面临的状况,不管是什么,总是要面对的,不能够给桃夭惹什么麻烦,毕竟身份尴尬。

  “缓缓再说吧,不着急,毕竟要到安芜县需要时间,从安芜县到招摇山也需要时间。”

  不让自己的思绪混乱,白衣青年做出这样的决定来,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恩。”

  如梦佩服于白衣青年这样的思维能力,总是能够迅速的分析,做出最好的决定来,而自己却有些做不到,因为自己无法在激动情绪的时候平稳下来。

  反应速度快到让如梦自愧不如,点了点头,脑海里则被其他的事情所占据。

  意识到没有什么是需要再去交代的时候,白衣青年悄然无息的离开了,是该去和花落之谈一谈了。

  虽然白衣青年并不能够确定花落之此刻人在哪里。

  走在大街上总是会引人注目的白衣青年不禁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尽可能走在偏僻的地方,大多数人看到他的容颜都会忘记,除非特别的人才不会。

  或者是和自己有过什么交集的人,比如少祯,比如桃夭,比如那样鹅黄色衣裙的女子。

  不知不觉当中,白衣青年便回到了空谷,洞外的模样与自己离开前相差无几,只是天气不一样而已,看来他已经很久没来过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便走近到山洞里,却清楚的听到了洞中所散发出来的声音,似乎是什么在碰撞所发出来的。

  下一秒,白衣青年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他看到的则是花落之正在洞中舞剑的模样,身上的红衣随着身影在空气里划出嚣张的弧度来。

  瞬间,白衣青年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倚在一旁的石壁上,饶有兴趣的看着这样意气风发的花落之,很明显,他欣赏这样的花落之。

  原本花落之就该是这样的,他的武功,他的才能,都是不能够被湮灭的。

  “怎么样?”

  动作停下来的时候,花落之转身,正好看到了白衣青年,像是想要得到家人表扬的小孩子一样,眼眸里闪烁着晶莹,询问着白衣青年。

  不知道白衣青年什么时候进来的,花落之没有任何的警觉和防备,因为他知道是不会对自己造成危害的,也就无所谓了。

  或许也是因为气味的熟悉才会如此。

  sY最`新j章节l2上5酷●'匠:网8_

  倘若是陌生人,花落之早就把剑驾到那个人的脖子上了,哪里还是这样的安然和平稳。

  “很好,每次都能够让我惊艳到。”

  眼眸里则是赞许的目光,白衣青年很享受花落之的舞剑,总能够让自己从里面看到不一样嗯花落之,每一次都是,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他乐于这样,因为那个人并不是别人。而是花落之啊。

  “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爽朗的笑着,花落之的语气里有着微微的责备和不悦,等待的日子是无聊的,没有白衣青年在自己身边,便更无聊了。

  都记不得两人一起的状态有多久了,久到有些想不起来了,就这样一直存在着。

  “明明才几天而已,哪里有很久了。”

  白衣青年不禁扶额道,额头上出现了几天黑线,有些心塞。

  自己不过是去办要紧的事情了,明明也有很快的,办完了事情就立刻回来了,没想到花落之竟然一直在这等着自己。

  心里蔓延出一股暖流来,白衣青年很是受用。

  “好吧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这次到底是去做什么了?”

  放弃和白衣青年的争辩,因为花落之清楚自己无论如何是争辩不过的,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想法,反而想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白衣青年一向很少出去,除非重要的事情,否则他不会去干预,这一点花落之心知肚明,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心。

  “没什么,把箐喑和箐凛还给桃夭吧。”

  敷衍着回答花落之,而后白衣青年提出了这样的事情来,只有现在的时间才能够了,说不定可以避免什么不必要的状况。

  只是会不会这样去做,还是需要看花落之自己的想法。

  “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眼眸里的光芒正在一点点的阴沉下来,花落之的语气有些凝重,更多的则是疑惑。

  因为他搞不懂,突然之间白衣青年替提这样的事情是想要做什么,还是说发生了什么?

  而这样的答案,只有白衣青年能够给自己。

  “皇上派八王爷去安芜县剿匪,明白了么?”

  一句话总结概括,多余的话白衣青年知道自己不需要说出口,花落之也是能够明白的。

  果然,比如梦聪明了许多的花落之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也清楚了白衣青年为什么要让自己那样去做。

  瞬间花落之变得有些犹豫不决了,不知道该怎么样做才是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