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吗?我们要怎么办?”

  直到离如梦所在的房间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的时候,扯叶压低声音这样询问着廖氏,带有一抹的无措和淡淡的担忧。

  那个时候的她真是在如梦面前很是胆怯,现在却有些后悔,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本能的求助于廖氏。

  “你不需要这样的担忧,难道你不相信王妃吗?你回去复命吧,这里由我来处理。”

  没有丝毫混乱的廖氏分析着接下来所应该做的事情,沉稳才是最为必要的。

  扯叶点了点头,她还是不要用自己这样混乱的思绪来打扰廖氏了,所以就离开了,此刻的她更想要陪在桃夭身边。

  廖氏在大厅里一处偏僻的椅子上找到了此刻正在悠闲的老鸨,缓缓地开口吩咐着。

  “这几日生意交给你打理,我会不定期过来看,还有如梦,她要离开青楼几日。”

  淡然的话语,波澜不惊的情绪,简单的叙述着。

  多余的话不需要说,直接说重点才是最为重要的。

  “知道了。”

  老鸨对于廖氏所说的这样的话不大能够理解,但还是本能的答应着。

  反正她所知道的就是自己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不用总是这样被人压制着,想着似乎很是不错。

  不该问的不要问,这一点老鸨是知道的,所以她就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只是听从就够了。

  满意的点了点头,廖氏便去做其他事情了。

  回到房间里的如梦关上了房间门后,旁若无人的坐在了椅子上,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后,便放在了桌子上。

  说了那么多的话,如梦还是觉得有点渴,然而面纱还在她脸上,并没有卸下来。

  “她们找你做什么?”

  沙曼后面的白衣青年凝步走来,顺势坐在了如梦身旁的椅子上,毫不客气的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漫不经心的浅饮着。

  考虑到这个时候回去实在不大妥当,白衣青年就跑到如梦这里来,美名其曰的说是来避雨,实际上则是他听到一个消息,不知是真是假,来找如梦商量。

  谁知他刚来到这里,廖氏和扯叶便来找如梦,只好等候着她们离开,白衣青年有些不悦。

  “桃夭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做,要我明日收拾好行李,扮男装跟随。”

  在桃夭这件事情上,如梦没有丝毫的隐瞒,因为她知道,他们是一样的,为了同一个目的。

  微微的叹息,有种以后的事情不会少的感觉,这样也好,从前的腥风血雨中来去,过了一段安稳的日子,反而有些厌倦了。

  即是如此,等待接下来的日子,还是有些轻微的兴奋的。

  “如果是有什么事,想必这件事是真的了。”

  沉吟了片刻白衣青年,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来,看来有些事并不是空穴来风的,而是真是存在的,如此一来,事情便有些棘手了。

  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手里的杯子,却没有将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总是那样的无波无痕,就像是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入的了他的眼眸一样。

  “什么事?”

  搞的如梦有些莫名其妙的,不懂白衣青年在说什么,微微皱起眉头,询问着他,想要能够明白。

  “她们有和你说要去做什么吗?”

  并没有回答如梦的疑问,白衣青年自顾自的询问着,他只顾着自己想要弄清楚的事情,只有他自己清楚了,才能够告诉如梦。

  不然他该用什么来告诉如梦,只会将事情搞的更加的复杂而已。

  “没有,只是说让我收拾好而已。”

  摇了摇头,如梦心里清楚,她们没有说,自己也没有问,习惯于这样的习惯,似乎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也就无所谓了。

  “你这次要去的地方是安芜县,八王爷奉旨去那里剿匪,桃夭应该会跟随,叫你一起,大约是想要有个照应。”

  终于搞清了状况的白衣青年缓缓地解释给如梦听,应该就是这样了,八九不离十的样子。

  酷B匠h网&首w发

  没有任何的释然,反而是更加的担忧,蹙起好看的眉头来,似乎是在紧张和担忧着什么样的事情一般。

  “原来这样,难怪要准备行李。”

  明了的如梦点了点头,反正知不知道对她而言并没有什么,只是想不到是皇室的事情,不禁考虑起来自己这样去做是否合适。

  还正在思量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样的结果,思绪就硬生生的被白衣青年突如其来的话语给打破了。

  “你还没有反应过来吗?安芜县周边的山是什么山?”

  对于反应迟钝的如梦,白衣青年不想再多说什么,只能够耐心的去引导如梦自己去考虑到原本应该立刻就能够想到的事情才对。

  默默的在心里思量着,这件事该怎么样去处理才是最好的抉择,一时间犯了难。

  “安芜县的话,应该是鹊山,鹊山山系第一座是招摇山。”

  细细的思量着,很容易就回答出这样的问题来,如梦并不觉得有什么样的难度,简直是小看自己。

  然而当她看到白衣青年沉重的情绪时,才感觉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的样子,眨了眨眼睛,突然“啊”了一声,情绪有些激动。

  意识到自己这样的情绪时,连忙平复下来,而脸上则是难言的情绪,“你是说……”

  如梦明白了,不大确定的询问着白衣青年,然而她心里是什么都很清楚的,怎么一开始就没有想到这里。

  也不能够责怪如梦,毕竟都是年久的记忆了,如果不是这样的提出来,她几乎都快要忘记了,突然间被迫想起,还是有些不能够接受。

  “对,所以万事小心,不要轻举妄动。”

  不等如梦说出口,白衣青年便点了点头,不放心的叮嘱着如梦,真怕她一个冲动做出什么再无法挽回的事情来,那样的话,后果真的是无法想像。

  好在自己来了这样一趟,要是如梦没能够想起来,或许……

  胸口处有一抹沉重到无法消散的气息在那里,忘记了是什么时候聚集的,只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