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来历不明,我们不放心你跟着公子也是人之常情,不求别的,只求你别伤害公子。”

  原本硬气的话语,说道最后的时候,扯叶的语气竟有些软了下来,低着头,委屈在瞬间蔓延开来,甚至有些想要哭出来的样子。

  还是抵挡不住自己这样懦弱的情绪,唯有硬撑着面对,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努力的不让眼眸里藏着的泪水掉落出来。

  有这样的情绪,不过是因为扯叶太过于担忧桃夭了而已,还有少祯,不想再看到他们受到什么苦楚,会很心疼。

  奈何自己的力量微薄有限,只能够尽最大的努力去做到自己本应该的责任,剩余的,就只有遗憾了。

  “哦?”

  寥寥的注视着情绪转变如此之快的扯叶,如梦不禁有些诧异,这倒是让她觉得有些奇怪,似乎自己面前这个女子所拥有的感情很强烈。

  极少能够看到这样的情绪泄露,这倒让如梦觉得有些稀奇,却并不少见。

  si更新\G最m快tG上H2酷Ml匠网{%

  毕竟泫箐教里的人,哪怕再不合,除非自立门户之外,都会以不惜牺牲性命为代价,来保护教主,这是他们的职责。

  然而这个扯叶也就只是桃夭身边的一个婢女罢,能够如此忠心耿耿护主,也是实在的难得。

  只是这些在如梦眼里看来,并没有什么用,和她又没有关系,她所需要保护的可不是什么王妃小姐什么的,要保护的是她泫箐教的教主。

  “如梦姑娘莫怪,扯叶这丫头性子急了些,这次事发突然,她还没有缓过劲来,才会如此冲撞姑娘。只是公子,烦请姑娘照顾。”

  和善的话语来缓和两人之间这样紧张并且尴尬的气氛,廖氏对如梦很是客气,并且疏离,她只是没有办法坐视不理。

  再匆忙,该做的仍旧还是需要费时间去做,不能够有丝毫的马虎。这一点上,廖氏的想法和桃夭相差不了太多。

  “你不怕我伤害公子了?”

  眸光从扯叶身上转到廖氏身上的时候,如梦脑海里便浮现出来的廖氏曾经所说的话,她说什么来着?对了,就是不要让自己伤害公子,不然她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哪怕拼上这条命。

  微眯着眼睛,果然还是廖氏能够看懂时局,当初对自己的语气那么严肃和冷漠,然而现在却是大不相同,可以算是风水轮流转?

  反问着廖氏,静候着她的回答,唇角勾起了一抹戏谑的笑意,似真似梦一般,只是没有人看的到,在面纱的遮敛之下,唯有自己才能够察觉到。

  “公子相信姑娘,所以我也相信姑娘。”

  摇了摇头,没有丝毫犹豫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廖氏的眼眸里都是坚定,赌这一把,又有何妨?因为她相信桃夭。

  不管这样的决定会引发什么样不好的后果,都是她们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

  廖氏虽还有担忧,但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桃夭吩咐什么便是什么,这才是她应该去做的,而不是反过来坏事。

  “相信?呵,如此轻率,就不怕出错?”

  如梦相信桃夭是真的相信自己,不然又怎么可能叫自己陪她去做些什么,虽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一定是危险到连桃夭自己都对付不来的,不然怎么可能会叫自己。

  只是她不相信廖氏会因为桃夭相信自己,因为她看到了廖氏眼眸里那抹所隐藏的情绪,漂浮不定。

  “即便是错,也是公子自己的选择,无怨亦无悔。”

  听到如梦反问的时候,廖氏愣了一下,仔仔细细的思量着,而后认真的回答着如梦,只有这样,才能够显示出自己最大的诚意来。

  毕竟她是这样觉得的,现下,她绝对不能够让如梦有所顾虑和动摇,不然对情况定然是很不利的,这一点她心知肚明。

  “好一个无怨无悔,那是公子的选择和决定,而我想要知道的,是你们的。”

  不依不饶的询问着,如梦知道自己一直都是被怀疑的对象,这点是无疑的,就冲自己这样的性子和风格,对很多一切的事情丝毫不在乎。

  然而这一次不一样,不知怎么的,突然间来了这样的兴致,还是想要知道一下的,毕竟如果同行的话,相互间怀疑会不会不太好?

  旁人也就罢了,还是自己几乎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是所以多多少少,如梦都有几分生出来的心思,很随意。

  “我们的?”

  整理好自己情绪的扯叶和盲目的廖氏异口同声的重复着这样的三个字,满是不可置信,更多的则是不能够理解如梦的意思。

  这和她们有什么关系,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的她们有些摸不着头脑,同样疑惑的看向如梦。

  “算了,反正你们是怀疑我的,都无所谓了。我并没有男装。”

  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如梦收回自己这样无趣的想法,而后认真的和她们说起了这个问题来。

  桃夭有吩咐给自己准备几套衣服,不过都是女装,如梦可没有想过自己要扮男装去做什么,所以也并没有去准备。

  如此一来,这倒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我这就派人去置办几套回来,还有什么其他需要的么?”

  最先反应过来的廖氏连忙应声道,这一点还是很简单的,找几个人悄悄的去买男装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并没有什么为难之处。

  反而廖氏还主动问如梦,毕竟这一次路途遥远,如梦只是被桃夭拉过去帮忙的,总不能让如梦在这最基本的行李之上犯了难吧。

  “一顶带面纱的帽子,扮男装只戴面纱并不方便,然后再准备几天的干粮。”

  细细的想了想,大约这样就够了,如梦是这样觉得,自己还是懒得去置办,既然有可以用的人,干嘛不用呢,也省得自己出去跑。

  到底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东西,如梦会自己准备好,不经过别人的手。

  “好,知道了,你休息吧。”

  廖氏一一记在心里,而后点了点头,大概这样就可以结束了,告知如梦了一声,便拉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扯叶就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