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带她去,自然是有把握的,你不必担心,照我所说的话去做。”

  温婉的笑意显现在桃夭的脸颊上,轻笑着摇了摇头,丝毫不在乎的模样。

  心里已然有底,自然是不会去时时刻刻提防,毕竟那样会很累,更何况桃夭又怎么可能会自己给自己找点这样乱七八糟的事情去做。

  “好。”

  除了答应外,似乎没有什么其他的选项,扯叶知道桃夭心意已决,只好这样。

  快速的按照桃夭所吩咐的那样来收拾包袱,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好了,很轻巧,毕竟没有什么东西,着实也是太简单的。

  扯叶想要自作主张的往里面再塞些什么,想了想就放弃了,到底还是听从桃夭的吩咐为好。

  “王妃,都收拾好了,奴婢现在就去青楼。”

  告知了桃夭一声后,扯叶在桃夭的同意下便离开了,不知道还需要再去办其他什么事情,所以越快越好,以免耽误桃夭的事情。

  抱着这样的想法,扯叶很快就到了青楼,大约是因为天气的缘故,青楼里的客人并不多,连姑娘们都有些闷闷不乐,抱怨着这样的天气。

  却有人享受着这样的天气。

  “你怎么来了,公子呢?”

  廖氏看到扯叶的第一反应便是先询问桃夭,没想到这样的天气,扯叶竟然还会来,看来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向外张望,却迟迟看不到桃夭的性子,廖氏有些纳闷,却又不知道为何。

  “公子没来,公子让你回去,过一段时间她和王爷都不在王府,王府的事情由你打理。”

  扯叶故意压低了什么,尽管她们现在谈话的地方已经很偏僻了,但还是小心谨慎,以免别的人听到,那可就不好了。

  对于突然而至的命令,廖氏有些懵,不解的询问道:“他们要去做什么?”

  两人一起离府这么久,怕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廖氏的话语里不禁多了几分的担忧,看来是有什么要发生了。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听说是皇上下的旨,要王爷去剿匪,王妃不放心王爷,便以回元帅府为借口,偷偷跟去,可王府里不能没有主事的人,所以才叫你回去。”

  解释了一遍来龙去脉,扯叶的话说的有些含糊,因为她所理解的就是这样的,至于具体的是或者不是,就不怎么能够确定了。

  反正自己是解释了一遍,然后能不能够听得懂,就看廖氏自己了,扯叶是这样觉得的。

  “皇上怎么会派王爷去剿匪,该不会有诈吧?”

  大约是能够听得懂,第一反应则是这不是真的,廖氏就这样觉得,不管是谁做出决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不会考虑到八王爷吧,一直以来不都如此么?

  那这次是怎么回事,和闹鬼了一样,竟然出现这样的事情,一时间廖氏不大能够接受。

  难不成是皇上糊涂了,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来么?太过于匪夷所思的存在,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

  “不会的,圣旨都下来了。”

  苦笑着回答着,扯叶同样不能够明白,只是她们哪里有可以去揣测圣意的资格,实在是大不敬。

  倘若被别人知道,恐怕是难逃一死。

  “对了,如梦在哪里?”

  没有忘记桃夭的嘱咐,扯叶突然想到询问着廖氏,虽然她不放心如梦,但是她承认如梦的武功确实不错。

  若是她没有害王妃之心,在王妃审判官保护着王妃,那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只是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有多大的可能性。

  “应该是在房间里吧,你找她做什么?”

  廖氏惊讶于扯叶这样的询问,从不觉得扯叶会是主动找扯叶的那种人,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接受于少祯要剿匪这件事情,有王妃帮衬着,应该会省心很多,毕竟这是她无力改变的事实。

  “王妃要她同行,你带我去见她吧。”

  好没理气的说道,扯叶的语气里夹杂着抱怨,有些嫉妒于如梦这样会武功的女子,到底是自己望尘莫及,毕竟不同。

  不过扯叶从未想过要去习武什么的,女儿家整天舞刀弄枪的像什么样子,只是没有可以保护自己的能力。

  +@酷匠*网L(首发p

  “你确定你没有听错?王妃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先前已经听到了两个不可置信的事情,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廖氏显然已经有了承受能力,但还是有些不解。

  这一连串的事情未免太过于让人惊讶了,都处于不正常的状态,反而没有办法去分什么正常什么不正常了。

  “我也不知道,按吩咐做才是。”

  摇了摇头,无奈的叹息,扯叶淡淡的说道,情绪并不是很好。

  随着廖氏来到了如梦房间门外的时候,扯叶就感到了偏僻,廖氏也是第二次才来这里的,第一次则是安排如梦进来。

  没想过自己也有主动找如梦的时候,毕竟廖氏对如梦始终存有戒备之心。

  抬手敲门,廖氏波澜不惊的稍稍提高分贝喊道:“如梦姑娘在吗?”

  不一会儿,门便被打开了,如梦平静的眸子看向廖氏和扯叶,打量着她们,“有事吗?”

  “公子让你收拾好行李,明日一早换上男装在城南等她,不要惊动其他人,老鸨那里我们会处理好的。”

  扯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客气,而不是烦躁,毕竟她还有事要求如梦,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

  想了一两秒够,如梦便答应了,她知道面前这两个人不会说谎,至于桃夭找自己什么事,明日去了自然也就知晓了。

  虽然箐凛不在桃夭手里,但是比起花落之来,如梦还是认定桃夭,所以桃夭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就该做什么,这是不能够违背的。

  “不要伤害公子。”

  廖氏和扯叶相互对望了一眼,扯叶缓而沉稳的开口说道,像是请求一般。

  “要是担心我伤害她,你们又何必让我跟随?”

  瞥了扯叶一眼,如梦轻笑着反问着,语气里有着淡淡的不屑和轻狂,这是属于她的高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