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酷…匠gG网永@久a免费/看s√小js说!

  “现在我们怎么办?”

  李香菱和陈侧妃各自打着伞并肩行走,雨还在下,比方才的趋势有明显的减弱,但是感受起来都还是一样的,毕竟都是这样的潮湿。

  很不喜欢这样的天气,李香菱总觉得很不舒服,微微皱起眉头,这样询问着陈侧妃。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她是在忧心这场雨什么时候会停下来,还是在忧心别的事情,总之很复杂,也很混乱。

  “已经到了这份上,无能为力了,只好听天由命。不过你似乎违背了本意,其实你是想给王妃使绊子吧?”

  锐利的眸光轻微起眼眸,陈侧妃冰冷无比的语气从一张一合涂有浅红的嘴唇里吐露出来,带着几分的诡异。

  有些事,陈侧妃还是分得清轻重的,她已经歇息了这么久,未曾忘记过当初的诺言,又怎么会在这样至关紧要的时候做出如此卑鄙龌龊之事。

  认定的某些原则是无从改变的,有些自己自始至终都不会改变的隐藏的立场,自己心里明白就够了。

  “是又怎么样,好不容易一个机会,哪能够轻易的错失。”

  听到陈侧妃的话语后,李香菱先是一愣,正在想要不要随意的敷衍些什么的时候,细细思量后,便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己的野心。

  没必要在陈侧妃面前再拐弯抹角的解释什么,李香菱是这样觉得,原本她也是放下不下少祯,认为那都是自己的错,这倒是真的。

  后来李香菱看到桃夭了之后,改变了想法,还是稳定自己的位置比较重要,所以才萌生了那样的心思,只可惜到底还是无用的。

  就算被看穿也无所谓吧,李香菱耸了耸肩膀,并不在乎。

  “果然你只是一颗棋子,所以觉得八王府的兴衰,王爷的安全,对你而言都是微不足道的,既然这样,就此别过。”

  唇角勾起了一抹讥诮的笑意来,陈侧妃的语气里没有任何的犹豫和眷恋,反而是更加的决绝,瞥了李香菱一眼,便转身而去。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一点陈侧妃心知肚明,所以没有什么是值得她再去努力一下,倒不如干干脆脆的放手,也是个利索。

  紧紧的咬住下唇,李香菱对于陈侧妃这样职责自己的话可谓是无从反驳,只好这样沉默着一言不发,这样的感觉虽然不好受,但还是努力的隐忍着。

  丝毫不后悔于自己这样的想法,因为这是李香菱自己的抉择,哪怕觉得有一点不妥,这样一点的情绪也就瞬间消失掉了。

  棋子就棋子,对于这一点,李香菱无从反驳,哪怕是棋子,也应该为自己考虑一下才对,总不能那么糊里糊涂的任人摆布。

  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是不合时宜的,李香菱凝顿住自己的脚步,在这样的雨中看着顺着伞沿落下的雨水,丝毫没有淋湿到自己。

  久久才能够回过神来的李香菱,也就走向了回自己的房间方向,平心而论,她才不信陈侧妃会没有一点的私心,都是差不多的,有什么资格来这样指责自己。

  端着自己重新做好的点心的扯叶再度走进了书房,尽可能让自己不发出什么来打扰桃夭和少祯谈话的声音,缓慢而轻巧,小心翼翼的。

  悄悄将点心放在一旁空闲的桌子上,浅笑着看着正处于八仙桌旁的少祯和桃夭正在谈论着什么,认真的神情,就好像没有看到自己的存在一般。

  偷偷的笑着,心满意足于桃夭和少祯这样的相处模式,扯叶打算悄然离开,争取这一次也不要惊扰到他们,那才是最好的。

  只是无意中听到了王爷那一句轻微的抱怨,扯叶便记下了,又去自己做主重新做了一盘出来,想要平复王爷的心思。

  即便不知道具体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事情,隐隐的总觉得是有些什么事情在发生了,扯叶不去问,只做好自己的事情,来让桃夭省心。

  走到门口处的时候,正准备走出去,便听到了桃夭淡淡的声音开口说道:“帮本王妃收拾几件简单的衣服,一会儿本王妃回元帅府住几天。”

  没有抬头,只是这样的吩咐,就像是自言自语的那般,却着实是在和扯叶说话。

  “这……”

  这样的话让扯叶略微感觉到了吃惊,犹豫着下意识的看向少祯,想要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情况,好端端的王妃干嘛要回元帅府?

  总觉得和李香菱还有陈侧妃脱不了关系,只是这样的感觉着,具体的无从得知。

  愣愣的站在原地,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犹豫不决的扯叶还是想要知道点什么。

  “有什么问题吗?”

  叹息与大自然鬼斧神工所开出来的天然保护屏障,是这个时代的智慧所达不到的,这样一来,难度系数便再一次的增加。

  桃夭的情绪有些难以捉摸,抬眸看向一动不动的扯叶,疑惑的询问着,十分的不解。

  “王妃回元帅府做什么?”

  犹豫不决了良久,扯叶到底是模模糊糊的将这样的话询问出了口,低眸的她不敢去抬头看,无措而又担忧。

  细微的声音,有些阻止的意味,却清楚的明白这是自己所阻止不了的,但最起码要明白为什么,有个理所当然也好。

  “王爷要外出,本王妃呆王府里又没有什么事情,好久没有去看爹爹,所以,你明白了么?”

  话只说了一半,并没有说完,桃夭相信扯叶会听懂自己所言之意,心不在焉的询问着,简单的解释。

  都说到有些不耐烦的程度,不过是因为今日话说的有些多,更主要的是还差一点就发了脾气,烦躁自然而然的伴随着她,等待着散发的时机。

  情绪不大稳定的桃夭,还是有一定的自控能力,所以她并没有什么波澜,反而是异常的平静。

  “奴婢明白了,这就去准备。”

  原来是这样,扯叶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与自己所担忧的并不同,反而相差很大,看来则是无需自己担忧的事情。

  还是听从吩咐为好,扯叶正准备转身的时候,便凝住了自己的脚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