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帮什么?”

  桃夭不解的看向她们,眼眸里满满的都是防备,有些搞不懂她们在说什么,明日就是出发之日的,偏偏前夕事情不断。

  略微低敛了眼眸,这是她们已经要合作了么。李香菱若是知道什么不奇怪,毕竟刚从宫里回来,那么陈侧妃呢?又是谁给她报的信。

  很久都没有看到陈侧妃了,突然间出现,桃夭还有些没能够反应过来这样突如其来的存在,甚至都要忘记陈侧妃了。

  又是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现,来者不善是一定的。

  是李香菱告知给陈侧妃的消息,还是陈侧妃自己得到的,这一点桃夭无从得知,只能够猜测着,各占一半吧。

  该不会是又出了什么新的状况吧?桃夭在心里默默的想着,难不成她们两个的信息来源渠道要比自己快许多?

  故作严厉的模样,架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够丢的。

  “王爷外出执行任务,要有王妃在侧才得以万全,还请王妃成全妾身的心意,不能够让王爷冒险。”

  陈侧妃一鼓作气的说出这番话,语气尽可能的诚恳,直截了当的表明自己所来的目的。

  一直隐身于自己院子里的她,都不记得这是多久没有来到这里了,有多久没有看到桃夭和少祯的样子了,但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想桃夭来之前,书房几乎属于荒废的状态,想不到它竟也有能够得到重任的时候,陈侧妃钦佩于桃夭,输的心服口服。

  “本王妃在侧?陈侧妃的意思是要本王妃随行?这圣旨上写的清清楚楚,是要王爷一人前往,没有说要本王妃跟随。”

  泠泠的语气,桃夭所表现出来的很是不善,哪怕她心里早已做出了决定,也不会轻易的表露出来让她们所知道。

  到底要是她们在自己背后施加什么小动作,自己又不能够控制,但一定会吃亏的,桃夭才不会那么傻。

  原本所想的就是去了元帅府后,由少祯一人回来,桃夭借陪伴在元帅身边孝顺的缘由留在元帅府,再悄然无声的随着少祯出征,这样一来就相安无事了。

  哪怕有人要故意挑事,也不会闹出什么大的动静来。事事桃夭都考虑得很是周全,滴水不漏。

  “可是圣旨上也没有说不能够让王妃跟随,王爷也不想眼睁睁看着王爷出事吧,到时候对王妃一点好处都没有。”

  情急之下,陈侧妃已然顾不得什么,有点说漏了嘴,但她并不后悔,因为她也不想少祯出事,只是她阻止不了。

  能够知道一些小道消息,已经是实属不易了,皇贵妃对自己早已失望透露,只是还留着自己这颗棋子,以备不时之需。

  陈侧妃知晓,一旦有什么不测,自己也是在劫难逃,这是她和李香菱所有的共同的顾虑。

  “谁告诉你本王就一定会出事,难不成在你们眼里,本王就如此的不中用么?”

  一直沉默着听她们所言的少祯瞬间阴沉了下来,冰冷而疏离的语气,很是不悦,他不希望别人如此看低他。

  少祯自知自己比不过桃夭,但是也不想这样的无用,始终都是他心里隐隐所藏着的一道不能够见光的伤疤。

  “并不是,王爷误会了,妾身只是想着多一重保障而已。”

  瞬间陈侧妃脸色变得很难看,她忘记了考虑所在场的少祯的感受,只顾着心急了,却不想反而有些弄巧成拙。

  连忙的解释着,不想因为自己的话语,而影响了少祯的心情,这样的罪名,陈侧妃担当不起。

  “你们是想要本王妃跟着王爷,然后你们再暗地里给本王妃使绊子,说本王妃违抗圣旨,这样的罪名下来,可真是不小呢。”

  从陈侧妃的话语里,桃夭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重点,很快就明白了陈侧妃在暗示着什么,看来还会有人出手,注定的不太平就是如此吧。

  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话语里多了一抹讥诮和冰冷的笑意,情绪所表露出来的很是不屑,并没有什么遮掩,就说出了她们的野心。

  桃夭才不信她们会真的为少祯所着想,大约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后,考虑到自己的安危,所以才会跑过来假好心的吧。

  不过桃夭才不会明知故犯的跳入她们所给自己设下的圈套,毕竟人心难测。

  “不是这样的,妾身知道王妃不会信任妾身,但是此事至关重要,其实还是分的清轻重的,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乱来,还请王妃相信妾身这一次。”

  急急忙忙的解释着,陈侧妃的语气很是着急和担忧,她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可是到底自己要怎么做才能够打消桃夭对自己的不信任,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心急如焚的她终于沉不住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够下意识的斜睨了一眼自己身旁一言不发的李香菱。

  想要她能够开口说几句,说不定就能够改变桃夭的想法。

  “王妃,妾身想要王爷安好,绝不是想要趁机陷害王妃。妾身是不喜欢王妃,可是妾身对王爷和对王妃是不一样的。妾身知道王妃因为妾身的身份而厌恶妾身,可是现下的情况很危险,就算是妾身私心为了自己,也绝不能让王爷出事。”

  低沉沉的声音缓缓地道出,李香菱的不安的开口说道,语气有些断断续续,好在话语还算是清晰。

  a_酷#…匠网唯{L一◎{正&版,●=其他r1都!是盗版W…

  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的将这些话说出来,抱着死就死吧的解决终于鼓起了莫大的勇气,身体都有些轻微的颤抖。

  也不知道是因为被雨水打湿的冰冷,还是因为她的害怕。

  最后一句话,决绝而笃定,以表她自己的决心。

  “你们都那么有本事,想要保住王爷,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怎么来求本王妃了,本王妃哪有那么大的本事,你们还是都回去吧。”

  不耐烦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袖,桃夭的脸庞上没有任何的情绪,连看都懒得看她们一眼。

  谁知道她们是真的如此,还是故意来博取自己的同情心,反正不管是哪一个,防备之心都不能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