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诡异的沉默着,肜吟也就放弃了,不再继续询问,反正就先这样吧。

  然而屋外却显得有些热闹。

  “房间里呆久了,出来走动走动,正好空气也不错。王妃送了什么好东西过来。”

  淡淡的开口,陈侧妃的脸色有些苍白但笑意却仍旧挂在脸上,最后说出口的那句话,竟有一抹期待。

  陈侧妃有些不能够理解,因为她想不通桃夭好端端的送什么东西给李香菱,并且她已经接到了来自于宫里的消息。

  多多少少陈侧妃也是有些担心,但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和无用的,并且有桃夭在,所以一定会没事的,这一点陈侧妃心知肚明。

  “只是一碟点心而已,既然陈侧妃出来散心,那奴婢就不打扰了。”

  不想要面对陈侧妃,所以扯叶想要找一个理由离开这样的是非之地。原本还在疑惑为什么陈侧妃会来找李香菱,瞬间这样的疑惑便就消失了。

  随她们去吧,毕竟这是扯叶不能够关心的事情。

  不等陈侧妃说什么的时候,扯叶便直接快速的离开了,把空间留给她们,继续斗吧反正和自己无关。

  陈侧妃瞥了一眼离开的扯叶,而后缓缓地走进了房间,顺势坐在了李香菱身边的椅子上,斜睨了一眼正在想事情想的出神的李香菱。

  肜吟倒了一杯茶给陈侧妃,而后一言不发的退到了一旁。

  又陷入了沉默,这样的气氛有些压抑。

  一滴温热的泪水从李香菱眼眸里滑落,直接落入了茶杯之中,吧嗒一声,撞出点点的水花来。

  扑捉到这样细节的陈侧妃愣了一下,很快的就回过了神来,淡然自若的开口说道:“好端端的哭什么?”

  执起桌子上的茶杯,浅饮了一口,很是镇定,没有丝毫的慌乱。

  被李香菱这突然出现的泪水着实惊吓到了,陈侧妃想不到她哭泣的原因是什么?难不成是因为桃夭送来的这碟点心而感动的吧?

  不至于吧,默默的这样想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放置在桌子上的精致的点心,有些无奈。

  “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今日进宫,不然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一言不发的李香菱突然流着泪水开口说道,声音有些哽咽,还得有一抹的颤抖。

  还在心心念念这件事情,李香菱将它全数归为自己的错误,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怎么办。

  她不想少祯去送死,可是她没有能力,就算如此,她也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少祯去送死。

  情绪有些激动的李香菱,下意识的一用力,茶杯便打翻在了桌子上,水渍全部溅到了桌子上,顺着桌沿往下流。

  吓了肜吟一跳,连忙去拿抹布来仔仔细细的擦拭,尽可能不让水落在李香菱的衣服上,有些不大能够理解,但还是将这样的疑惑存在心里。

  “你指的可是王爷要去剿匪一事?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莫名其妙的话语听的陈侧妃都是莫名其妙的,不能够懂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的联系好么?那干嘛还要混为一谈。

  所以陈侧妃就不懂了,索性开口询问着李香菱,话语里满满的都是疑惑。

  她就是为这件事来的,嘴上觉得没关系有桃夭在,自己不在乎,然而心里仍旧是在担忧的,只因为她还是放心不下。

  虽然不觉得能够在李香菱这里听到什么,但下旨的时候,是李香菱在宫里的,她一定能够知道些内幕的。

  毕竟陈侧妃知道的从宫里传来的消息就只是这件事情,其余的一概没有。

  “要是我不进宫,德妃和皇贵妃就不会谈论王爷,皇上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进来,就不会想不到王爷。”

  听起来像是很通顺那样,李香菱这是为自己所总结的,她认为就是这样的。

  什么时候不好,偏偏是今天,自己干嘛要这么着急的去揭桃夭的事情,再多忍一天都不行么?李香菱很是懊恼。

  她不愿因为自己而害了少祯。

  模模糊糊的话语,断断续续的说不清楚,哽咽声反而更加的大。

  陈侧妃听的断断续续的,大抵还是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沉吟的思量了几秒,不禁扶额,果然李香菱还是傻。

  这和她是不是今天进宫没什么关系,就算她今日不进宫,圣旨也会让别人传入八王府里的,所以李香菱这样简直就是庸人自扰。

  “这和你没关系,你无需自责。”

  看不下去李香菱这样,陈侧妃不禁出声安抚着李香菱,想要让她停止哭泣,实在是自己听着有够头疼,一点也不喜欢。

  心里默默的叹息着,看来李香菱也不容易,果然都是差不多的。

  “怎么可能会没有,就是我的错。”

  固执的坚信着,李香菱异常笃定于这一点,一定就是自己的错,不然还能够有什么。

  不想要改变,也不管别人去说什么。

  “就算是你的错,哭有用吗?真是懦弱。”

  冷冷的吼了李香菱一句,陈侧妃只是想要她清醒而已,不耐烦的瞥了她一眼,好没理气的样子,心里很是堵塞。

  故作严厉的模样,陈侧妃想要吓一吓李香菱,虽然自己心里也没底。

  7c酷!◇匠X网永久b免费zt看小dM说

  “那我还能够怎么办,你能够怎么办?”

  止不住的哭泣着,抬眸看向陈侧妃,语气里仍旧夹杂着这样的哽咽声,就像是停不下来一样,断断续续的询问着陈侧妃。

  顾不得摆自己的什么所谓的架子,只是想要得到一抹的慰藉与安心,就够了。

  可是自己并得不到。

  “有王妃在,哪里需要我们担心。”

  简直一语戳成,这就是陈侧妃所能够比李香菱所安静的理由,因为有桃夭,还有桃夭身后的元帅府。

  只要桃夭愿意,就一定能够保住少祯,这就是陈侧妃所相信的,并且时一定可能可靠的。

  “是这样,可是王妃能够有什么办法,她能够帮王爷什么?”

  即便如此,李香菱还是对桃夭表示一定程度的怀疑,因为她并不清楚在圣旨面前无能为力的她们还能够做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