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着油纸伞的李香菱神情沮丧的走在满是雨水的石砖上,一直低着头,注视着雨水落在地上泛起浅浅的涟漪,还有坑坑洼洼处已积满了雨水,都溢了出来。

  布鞋上满是水渍,就连裙摆的下边也都沾染上了泥土,坠落着,沉重的感觉。

  只是现在的李香菱全然顾不得这个,没心思,亦没有时间。

  扯叶跟在李香菱的身后,一手撑着伞,另一手谨慎的端着自己为王妃做好的却便宜了李香菱的牡丹卷,很不开心,甚至有些抱怨和气愤。

  左右一碟点心而已,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这是自己特意做给王妃吃的,那可就不一样了,正因为如此,扯叶才有些别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场雨的缘故,好像所有的人都有些怪怪的。先是从李香凝开始,接着就是王妃,而后就是王爷,扯叶有些想不通。

  抬眸看向阴霾遍布的低沉的天空,叹了口气,便转身走自己的路,无暇顾及打落在身上的雨水渗透了衣服。

  明明不远的路,扯叶却有种总是到不了的感觉,真该死,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是不到,这让扯叶很是心急,真有种想要将点心直接推给李香菱,而自己就离开的冲动。

  但是扯叶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只能够想想而已,因为她不能够去让王妃为自己为难,更何况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虽然她并不是心甘情愿去做的,因为李香菱。

  李香菱没有看到扯叶任何的情绪,同样也感觉不到,因为此刻,她的脑海全被德妃的那些话所占据,那些话足以让她明白,自己最重要的责任是什么。

  一转眼已经过了几个月,可自己似乎什么都没有做到,反而还增添了很多乱子,是自己太过于无用,同样也是狠不下心来。

  “侧妃,热茶已经准备好了,怎么扯叶姑娘也过来了?”

  终于,李香菱和扯叶回到了属于李香菱所在的庭院里,刚走到屋檐下时,肜吟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声音里没有任何波澜起伏的情绪,语气里夹杂着雨水的冰冷和湿润,迎了上来。

  “她过来送点东西。”

  缓缓地开口,李香菱拿下自己撑着的油纸伞,冷着一张脸,捉摸不透的情绪。

  肜吟点了点头,没有再多嘴问什么,而是接过李香菱手里的油纸伞,细细的合上后放置在门外的一旁,任由雨水顺着伞面流落到地上。

  李香菱直接走了进去,坐在了椅子上,顺势端起肜吟早已为她准备好的热茶,低头饮了一口,果然是暖和不少。

  只是有些地方,是热茶所温暖不到的,就是会一直的冰冷,没有任何的缓和,如同玄冰那般,存在李香菱的身体里。

  “这是王妃赏给侧妃的糕点。”

  尽可能用缓和的语气说道,用力的咬中“赏给”这两个字,扯叶温和的看向肜吟,有些咬牙切齿。

  怎么看都像是装出来的笑容,扯叶已经很努力了,到底她没有办法做到面不改色,她只是一个丫鬟而已,又不是变戏法的。

  肜吟在考虑到底是先接糕点呢还是先接过扯叶手里的油纸伞,有些犹豫,甚至是措手不及,不知道该先做哪件事比较好。

  就眼睁睁的看着扯叶站在那里,无动于衷,只是因为她还没有想好。

  对此扯叶很是汗颜,她又不能够进屋,因为手里有把伞,同时又不能够放下伞,因为手里有盘点心,很是无奈的站在房间门口,想死的心都有了。

  正打算开口让肜吟帮自己一下的时候,便听到了娇媚的声音传来,毫无防备的扯叶浑身颤抖了一下,差一点将手里的盘子洒落在地上。

  “呦,这是做什么,房檐下还打着伞,难不成怕这屋顶漏雨?”

  陈侧妃微挑起眉头,缓步走来,浅红在一旁为她打着伞,另一手撑着自己的伞,努力的跟上陈侧妃的步伐,不让雨水落在她身上,哪怕落在自己的身上都是无所谓的。

  原本陈侧妃身体就不好,浅红原本是不愿让陈侧妃出来的,担心淋了雨又加重病情,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偏偏陈侧妃心意已决,浅红阻止不了,就又在陈侧妃原本的衣裙上又加了一个薄的披风,多多少少能够起些作用。

  纠结了许久肜吟终于决定了接过扯叶手里的盘子,腾出手的扯叶艰难的合上伞,清楚的感觉到了胳膊的酸痛,却硬是咬着牙隐忍着。

  扯叶转过身来,便看到了站在雨里的陈侧妃,很不情愿的喊道:“陈侧妃。”

  语气里却不见得有什么恭敬的模样,反而是很不耐烦。

  然而陈侧妃也并没有因为这个来和扯叶计较什么,故作惊讶的模样说道:“我当是谁呢?怎么扯叶不好好在王妃身边伺候,来到这里做什么?”

  上前走了几步,走到了屋檐下,与扯叶正视着,语气里有着浅浅的笑意。

  没想到自己来竟然能够看到扯叶在这里,多多少少有些惊讶,但仍旧将这样的情绪收敛了起来,似乎有好戏看。

  果然这李香菱进了王府后,这王府里热闹了不少。

  “过来送点东西。那陈侧妃来这里为何?这么大的雨,应当在房间里休养别着凉了才是,还出来走动。”

  扯叶如实的说道,脸上努力扯出一缕笑意,冰冷而疏离的对着陈侧妃,衣袖轻微的晃动。

  肜吟望了一眼两人之间浓重的火药味,事不关己的转身便回到了房间里,将那碟点心放置在了桌子上,正好是李香菱的面前。

  可是李香菱就像是没有看到陈侧妃来一样,也没有看到陈侧妃和扯叶在谈天,只是双手微微颤抖的紧紧抓住手中的茶杯,让温度一点点在指尖上蔓延。

  &.酷FJ匠网唯一|正版r《,U_其H^他/都是i7盗X版DI

  只是方才袅袅的热气全数消失不见了,茶水也在一点点变得冰凉,可是陈侧妃就像是感觉不到一样,仍旧紧紧的握住。

  “侧妃,奴婢帮你换掉这茶水吧。”

  肜吟淡淡地开口说道,像是在和陈侧妃商量一般,然而陈侧妃并没有给她任何的回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