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还是自己想错了,然而桃夭并不是冲着这个话题纠结下去,明显的它并不是重点,重点则是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你认为皇上为什么会下这样的旨意?”

  稍稍严肃的神情,将刚才的轻松与无奈正了过来,瞬间空气又变得严谨了起来,桃夭凝视着少祯。

  心里沉吟着思量,询问着他。

  少祯如实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迟疑了片刻后,淡淡的开口说道:“大抵是想要教训我一下。”

  教训他在朝堂上口出狂言而扰乱了原本皇上的计划和旨意,所以才故意这样做,甚至想要除掉自己,毕竟扰乱皇权的人怎么可能会再存在。

  眼眸里划过一抹忧伤与凄凉,却将这样的情绪掩饰的很好,故作轻松的模样。

  “怎么会,那个法子是一定可以解决问题的,皇上怎么可能会因此而想要教训你?”

  十分笃定的说出这样的话来,桃夭对于少祯所言的那句话有些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会是这样,完全没有什么道理。

  在这样的想法上。两人的想法还是存有一定的争议,不过是觉得太过于不可思议。

  桃夭对于皇上的了解并不够,所以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是比较模糊的。

  为今之计,就只能够去找一个了解的人来分析,无疑桃夭心里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绝对是非那人莫属。

  “你不知道,皇上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对他的皇权造成威胁,就这件事,我已经威胁到他了,他就算是想要除掉我,也是应当的。”

  平平的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情绪,少祯所言的话语就像是理所应当那般的肯定,如同定好的一般,没有任何的犹豫和怀疑。

  做为皇上的儿子,二十几年来,少祯对于皇上的性子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程度。历代以来的皇帝,不都是如此这般的维护自己的权利和残忍。

  “可是你是他的孩子,虎毒不食子。”

  表面上佯装淡定,实际上桃夭也知道,历朝历代,皇上除掉自己孩子的事情从来都不少,她只是想要安慰少祯而已,不想要看到少祯这样的沮丧。

  尽可能的安慰着少祯,鼓励的眸光看向他,生活总是要继续下去的。桃夭曾经也有过一段异常灰暗的时光,而她现在不比任何人差。

  “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就可以了,不管出什么事,都有我来承担,不会连累到你们。”

  这是少祯唯一能够保证的,此次前去,是一个未知数,但是他觉得恐怕不会好到哪里去,所以只能够看运气了。

  无论他出什么事,都无所谓了,因为少祯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是他放心不下桃夭,哪怕桃夭如此厉害,还是隐隐有些牵挂。

  大约是因为习惯了她的存在吧。

  少祯微微叹息,有着不舍,但还是装作一副淡然的模样,就好像不管是什么事都无法掀起他的情绪一样。

  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伪装,约摸的记得,再过几天,就是自己的生辰了吧,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那个福分了。

  眼眸里的情绪忧伤而无奈,更多的则是自责自己的无能。

  “别说这样的话,你会好好的,我会保你安好。”

  微凉的手覆上少祯冰冷的手,相互之间竟有一丝暖气的蔓延,睁大眼睛的桃夭认真的看着少祯,笃定的开口,没有任何的犹豫。

  尽可能温和的语气,想要驱除少祯这样的忧伤。

  看着少祯这样,桃夭心里有着隐隐的难过,却是不能够说出来的。

  “恩?”

  蹙起眉头,不解的看向桃夭,少祯不明白她所言是什么意思,更何况他堂堂七尺男儿,顶天立地,怎么能够让一个女子来保护,虽说这女子还是他的王妃。

  并且桃夭帮过自己不少,少祯自愧不如。

  “我要跟你一起去,同去同归。”

  如此淡然的许下这样重的承诺,桃夭不会看着少祯身处险境而自己置身于事外的,她不会这样去做,也不可能会这样做。

  当她得知这件事的时候,这就是她的想法,很真实,同样也很决绝。

  酷"匠dq网d永v●久&免◎费看…}小GT说@

  “很危险,我不想让你跟着我去送死。”

  眼眸里染上了一抹暖色,随即很快就黯淡下去了。少祯的真心不比桃夭的浅,该他自己承担的事情,不愿意让别人替他承担。

  虽不知道有多危险,但一定是不会好到哪里去,所以少祯不愿让桃夭陪着自己去冒险,这个赌注太大,他输不起。

  “你怎么就知道我们去一定是送死?你觉得我会害怕?你一个人去才是最为担忧的,我跟着你去,还能好一些,又不会连累你。”

  听到这样的话,桃夭一下子就不愿意了,瞪大眼睛,似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就好像是少祯对她有多嫌弃一般。

  一旦桃夭做出来的决定,是一定要去达成的,这一趟,她非去不可。

  霸气侧漏的桃夭自然是要好好的和少祯讲讲道理了,她桃夭是那么害怕危险的人么?简直是笑话,一直都在生死边缘徘徊的她,怎么可能会害怕。

  “不是怕你连累我,而是怕我连累你。也罢,我总是阻止不了你的。”

  摇了摇头,心里有些酸楚,同样也有暖流正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蔓延。

  少祯的语气很是无奈,叹了一口气,拗不过桃夭的他决定放弃和桃夭继续因为这个问题而争执下去,终归他争执不过桃夭的。

  到最后一定是桃夭能够赢,既然这样,硬争执也没有什么用处,倒不如乖乖听话,在桃夭眼里才是应该有的。

  “知道就好,一会儿雨停了的时候回元帅府一趟吧,这件事应该让爹爹知道。”

  唇角露出笑意的桃夭浅浅的说道,沉吟了片刻,极其认真的向少祯提议着,这就是她所认为最合适的人选。

  虽不知道爹爹是否知道这件事,此次出去,没有十天半个月大抵是回不来的,所以桃夭觉得自己应当告诉爹爹一声。

  “好,等到傍晚时分,不管雨是否停下来,我们都要回去。”

  少祯同意桃夭这样的提议,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