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好一会儿,桃夭和少祯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抬眸相互间对望了一眼,有着相同的顾虑和情绪。

  “知道了,你回去吧。”

  -酷L匠M》网首L发%

  良久,桃夭缓缓开口冲着李香菱说道,语气里无悲喜,不想要在李香菱面前露出什么样的情绪来,防备到底还是需要有的。

  “啊咧?”

  对于桃夭这样的一句话,李香菱有种自己听错的错觉,竟然没有对自己发怒,有些不可置信。

  按照她想的,桃夭应该狠狠的责骂她一顿,为什么把这样的东西拿来害王爷,然而自己所认为一定会有的狂风暴雨并没有发生,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静默。

  微微皱起眉头,有些想不通为什么,感觉到自己脑子再一次不够用,努力的睁大眼眸看向桃夭和少祯,想要从他们脸庞上找到什么情绪。

  可是她看到的只有桃夭毫无情绪,还有少祯略微忧虑的容颜,除此之外,诡异的就是只有这样让自己有些融不进去的氛围了。

  不是此刻融不进去,而是她似乎从来都没有融入过。

  “王爷要出征么?”

  犹豫了许久,李香菱吞吞吐吐的询问出这样的话语来,她不知道桃夭和少祯的决定是什么,甚至都没有听到他们说话,只是沉默着。

  到底她还是想要知道的,也好给自己做一个心里准备。

  “为什么不去?抗旨可是要杀头的,就算是王爷,也避免不了,去是一定要去的。”

  直截了当的给出了李香菱这样的答案,疑惑的反问着李香菱,桃夭不知道李香菱是想要做什么,这么明显的事情还需要再去问么。

  哪怕是送死,也是一定要去的,皇命不可违,这一点桃夭还是知道的,她现在可没有想要和朝廷公然作对的意思。

  到底她想要的是让少祯继承大统而已。

  “可是王爷……”

  不好直说那些话,李香菱只好半言半语的,她相信桃夭会明白自己在说什么,轻咬住自己的下唇,有些紧张。

  桃夭的反应和笃定,让李香菱有些无法接受,和她所想的差距未免太过于大了。

  “没有什么可是的,除了去,你觉得还有什么办法吗?难不成你要去回了皇上说不去么?要是这样想,皇上下旨的时候你就应该阻止他,而不是在这里和我们说什么。”

  耐心终于被磨灭掉,桃夭的语气里多了一抹不耐烦的语气,甚至有股冲劲。

  明明都知道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再去重复的问,这让桃夭很是无奈。

  注定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改变,哪怕再多人的不愿,只要皇上笃定,仍旧会是一意孤行。

  “妾身担心王爷。”

  咕哝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李香菱很是不安的绞动着手指,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这样的担心是真的。

  “担心有什么用,还是回去吧,你在这里只会打扰我们。”

  直接撵着李香菱,既然她不愿意主动离开,桃夭也就只能够这样做了。

  她还有想要对少祯商量的一些事,李香菱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办法可以商量,因为不能够让李香菱知道。

  正因为如此,她想要她快速的离开,可是她偏偏一点颜色都没有,这让桃夭很是头疼。

  “我……”

  意识到桃夭对自己的情绪时,李香菱松了一口气,看来桃夭对于自己的态度还是从前一样并没有什么样的改变,连那抹不安都在慢慢的被抚平。

  “王妃,牡丹卷拿来了。”

  离开了好久的扯叶终于端着一盘精致的糕点走了进来,像是没有看到李香菱那般,波澜不惊的从李香菱身边走过,谨慎的放在了桌子上。

  桃夭突然想要吃点心,觉得下雨的天气,悠闲一些也是极好的,正好可以放松一下。

  不过没想到扯叶一去竟然这么久都不回来,而且还突然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原本的好心情一扫而空,根本就没有继续悠闲下去的心情了。

  “正好,侧妃把这个带回去吧,你放心,里面没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

  索性桃夭就觉得直接给李香菱好了,有劳她辛苦的带这样的东西回来,瞥了一眼精致的点心,又转而看向李香菱。

  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一样,略微停顿了一下,安抚着李香菱,实际上则是话里有话的在说着。

  就是要让李香菱记得她下毒失败的教训,同时也像是在警示着什么一样。

  “是。”

  李香菱脸色并不好看,但还是这样应声着答道,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的反抗,反而很是乖顺。

  然而对于桃夭这样的决定,扯叶并不喜欢,自己好不容易花时间和心思做出了这样一碟点心,就这样给了李香菱,扯叶不开心。

  记得桃夭对自己的提醒,扯叶只能够把自己的不满和怨言全数吞到肚子里,不能够发泄出来。

  “外面的雨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

  瞥了一眼窗户外面仍旧在继续落下的雨水,没有丝毫的减弱,桃夭淡淡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好不容易有一个安静的阴雨天,一道圣旨,便引来了如此的不平静,着实与桃夭原本的心愿有所违背。

  “侧妃端着糕点回去不方便,扯叶你送侧妃回去吧。”

  考虑到雨势的问题,桃夭吩咐着李香菱,就是突然间所想到的而已,然而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当。

  “是。”

  不违背桃夭的吩咐,哪怕扯叶再不愿,还是端起了自己刚刚才放在桌子上的牡丹卷。

  走到李香菱身边停顿下脚步,好没理气的说道:“侧妃走吧。”

  李香菱俯了俯身,便和桃夭一同走了出去,她不知道桃夭的用意是什么,只是不能够拒绝而是一定的。

  “你把糕点给了她,我吃什么?”

  一直都在沉闷的少祯突然间问了桃夭这样一句,话语里有些抱怨,他不好当着李香菱的面阻止桃夭所做出来的决定,索性就不说话。

  可是他又不想这样忍耐,所以说出来的话语中,有点委屈的意味。

  “呃……”

  桃夭不禁扶额,她怎么就忽略了这一点,原以为少祯会与自己同样没有心情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