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皙手指紧而有力的握住木制的伞柄,侃侃遮住肩膀,下意识抓紧怀里的圣旨,争取不要让它和自己干净的衣服一同打湿。

  缓步而行,李香菱却有些忧虑的模样,这个东西已经影响了太多太多的情绪,哪怕到现在,都没有能够调解过来。

  不知不觉间,走到了离桃夭房间只有几步远地方的时候,李香菱第一次感觉到这段路这么的短,自己想要拖延时间都有些不能够做到。

  都是要面对的,走到了这一步,哪里还是能够继续逃避的。

  即便这样,在跨进门槛之前,李香菱还是有些踌躇不定,心里过于纠结的她,到了这不能够回头的一刻,还是犹豫了。

  “侧妃站在门外做什么,听说你有事要找本王妃?”

  眸光随意的一扫,桃夭轻而易举的看到了李香菱的身影,终究还是来了,既然这样,还有什么是可再继续犹豫不决的么?

  若她不想说,就不会来到这里。既然想说,那为何不干干脆脆的,桃夭的眼眸里隐隐欲显一股厌恶。

  “妾身给王爷王妃请安。”

  听到桃夭叫自己的时候,李香菱心里大为一惊,意识到自己必须面对,收起了油纸伞靠在走廊的一旁,而后缓步走了进来。

  依照规矩给少祯和桃夭行礼,李香菱极少这样柔声而温和的对他们,不过是因为自己心虚罢了。

  狐疑的扫了李香菱一眼,又转而去看向少祯,桃夭有些不大能够理解,李香菱怎么突然变了一个模样。

  沉吟了片刻后,桃夭缓缓开口说道:“起来吧,侧妃有什么话直说就好,无需遮遮掩掩的。”

  她倒要看看,李香菱又要耍什么花招。

  @看正版{章r,节!上7酷h1匠网

  少祯抬眸看了一眼李香菱,捉摸不透的情绪,而后便继续看在自己手中铺开的折扇,目光细细的从它身上打量而过,似乎是在研究着什么。

  “这是圣旨,皇上要派王爷去安芜县剿匪,明日一早出发。”

  双手捧着圣旨,李香菱没有宣旨的勇气,也无法做到来念这样自己不想要看到的旨意。

  有些颤抖,抬眸看向桃夭,等待着她接过。

  空气中的空气凝结了片刻后,李香菱仍旧保持着自己的动作不变站在原地,桃夭依旧坐在那里,微抬眼眸注视着李香菱。

  气势的强弱并不是因为站与坐的差距而展现出来的,则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无法泯灭,亦无法替换,只会更强,或者更弱。

  “剿匪?”

  少祯疑惑的话语打破了这样的沉寂,平平的语气里有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和不可置信,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一般,重复着这样的两个字。

  看向李香菱的目光如同看智障那样的关怀,但凡知道自己的都明白自己身体的问题,怎么可能出兵去做什么,简直就是可笑。

  薄薄的嘴唇轻动,唇角勾勒起一抹近乎完美的辜负,左胳膊支在桌子上,食指抹着自己略微苍白的下唇,淡然自若的模样。

  桃夭站起身来,走到了李香菱面前,凝重的眼眸收揽了李香菱这个时候浅浅的懦弱,直径拿过圣旨,湿润的感觉在手心里蔓延开来。

  拿着圣旨再度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打开圣旨后,细细看着上面的话语,情绪瞬间变得严肃起来,转而递给了少祯。

  “侧妃说的不错,皇上就是这样的旨意,你要怎么办?”

  细细的思量了片刻后,桃夭缓缓开口说道,询问着少祯的意思,她不知道该怎样来看待这件事情,定然是深不可测。

  不等少祯回答的时候,扯叶便将目光转到了李香菱身上,寥寥的开口询问道:“皇上这个旨意是怎样下达的?”

  桃夭关心的则是这样的事情,必须要明白过程,才好做抉择。

  好端端的,皇上怎么可能会下这样的旨意,桃夭不能够理解,总觉得里面会有猫腻,不然就是自己看不透皇上这道圣旨的真正用意。

  “妾身在姑母的宫中正与皇贵妃闲聊王爷的事情,皇上过来了,提出安芜县内有山匪扰乱,当地官员无力对付,上书请求朝廷出兵。皇上的意思是想要皇子领兵,便询姑母和皇贵妃哪个皇子能够担此重任,然后又提名王爷,事情就算是这样定下来了。”

  尽可能详细的叙述这样的经过,李香菱如此听话隐忍,是因为她知道,现在能够帮助少祯的就只有桃夭了。

  她虽是德妃派到这里做卧底的,但是她还是想要少祯能够安好无恙。

  剿匪这样的事情何其危险,更何况少祯身体也不大好,怎么能受得了沿途颠簸之苦。

  “原来这样,那就是说,做出这个决定是皇上的意思,而不是德妃和皇贵妃的意思?”

  抽取其中桃夭所认为的重点,理清好思绪后再度询问着李香菱,这是桃夭所理解出来的意思,也是她认为至关重要的。

  她所关心的,无非就是到底是谁的意思,而后才能够推断出隐藏起来的涵义是什么,才能够明哲保身。

  “是,不过皇贵妃和姑母都不愿让王爷前去,又无法改变皇上的心意,这才让妾身带着圣旨回来。”

  转念一想,又补充了这样的细节,李香菱是想要给桃夭提供一个完整的思绪,来保证所推断出来事情的准确性。

  桃夭点了点头,大抵是明白了,皇贵妃和德妃阻止,是应该想让她们自己的皇子前去,一旦立功,定然是大不一样了,谁都不想错失这个机会。

  只是皇上无端给了少祯,还不知道是福是祸。

  李香菱一直小心谨慎,等待着桃夭和少祯对自己的责骂,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是什么样的话语,她都能够忍受着。

  然而等了好久后,等来的则是一片沉寂,抬眸便看到少祯和桃夭都在细细的看着圣旨,根本就是直接无视了她。

  对于这样的情况,李香菱都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忧虑,总之就是错综复杂并且迷离的情绪,到底还是有些失落的。

  很纠结,李香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怎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