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病急乱投医而已,少祯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她能够有多大的本事下无药可解的毒,肯定不大可能,相信我。”

  虽然桃夭自己说出这样的话都没有什么样的信心,但还是尽可能的安慰少祯,她不想要看到少祯自暴自弃的模样。

  不过桃夭确实也是这样所想的,她才不信德妃能够有什么样神通广大的本事,到底还不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又不是怪物。

  “当然相信你,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情绪有所缓和,看着桃夭这样少有的一本正经的模样,少祯有些想笑,却一直憋着,话语里多了几分宠溺的语气。

  桃夭为自己已经操太多的心了,偶尔间看到桃夭疲惫的模样,少祯也是有些心疼的,原本她不该这样的累得。

  而自己什么都帮不了她,这也是少祯一直所自责的,为什么桃夭能够去做的事情,自己却一直都不会,很是奇怪。

  “恩。”

  只能够庆幸于目前这样的状态了,桃夭知道自己不能够太贪心的去想要该改变什么,总是要有先后顺序的。

  等了这么一会儿,怎么还不见李香菱而来,桃夭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似乎与自己所想的有那么些不同。

  李香菱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肜吟看到这样她有些吃惊,不等李香菱吩咐的时候,肜吟便连忙去准备热水了。

  看李香菱这副模样,定然是淋了不少于。

  只是肜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有看到李香菱手里拿着的油纸伞,还会这样的湿,有些不可思议。

  忙活了好一会儿,肜吟总算是将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却看到李香菱还是同刚入房间那样一直站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

  差异的肜吟微微皱着眉头,靠近到李香菱身旁,语气里多了一抹谨慎,开口说道:“侧妃,热水准备好了,先去沐浴吧。”

  稍稍提高自己的分贝,不过是想要李香菱能够听到而已。

  思绪游离的李香菱被肜吟这样的话语而缓过神来,眼眸里还是有些呆滞,似乎是在想些什么。

  将手里的圣旨递给了肜吟,吩咐道:“将上面的水渍处理一下,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重复了三遍,可见李香菱对它的重视程度,毕竟这可是牵扯到不小事情的事,哪里敢轻易的马虎。

  “是,侧妃交给奴婢就好,先沐浴,不然该着凉了。”

  肜吟是用自己的思想来思量事情的,虽然不知道李香菱到底经历过什么,只是看她这样,怕也是好不到哪里去。

  微微叹息,很浅很浅,接过李香菱递过来的东西时,肜吟立刻明白了这是什么,诧异的看着被自己捧在手里的圣旨,狐疑的看向李香菱。

  还是有些不解,只是不该问的,肜吟知道自己还是不问为好,所以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沉默着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身体浸泡在热水里的时候,被热气所环绕,李香菱冰冷的身体才渐渐的恢复了自己的应有的知觉,眼眸里的呆滞才在一点点的消散。

  心里觉得自己未免太没有胆量了,只是一道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圣旨,怎么就把自己吓到这样?

  哪怕嘲讽着自己,还是不敢马虎。

  就和接过圣旨的肜吟一样,细细的擦拭着上面的水渍,不敢让圣旨有丝毫的损坏。

  同时看到了圣旨上所写的内容,肜吟一愣,继续着自己手里的动作,果然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身体彻底恢复了知觉的李香菱这才从浴桶里出来,而原本的热水染上了她身体的冰冷后,快速的冷却了下来。

  干净的衣服穿到身上果然是舒服,李香菱这个时候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用毛巾擦拭着自己头发的时候,意识到自己不能够再逃避了。

  不能够因为自己的害怕而一直的拖延,他们终究还是要知道的,因为自己的逃避不但没有任何的作用,反而还是在耽误时间。

  “弄好了么?”

  李香菱披散着头发,脸色因为水温的关系有些恢复了过来,走到离肜吟不远的地方,出声询问着她。

  瞥了一眼那放在桌子上的圣旨,现在的李香菱对于它倒是没有什么样大的感觉,尤其是它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无形的压力,现在感觉并没有怎么样的强烈。

  大约是因为心理作用的,自己在皇宫时候所感觉到的,可能是因为皇宫里本身的因素,还有德妃、皇贵妃和皇上都在自己身边,形成的一个巨大而无形的压力网。

  “差不多了,只能够弄成这样了。”

  用棉布一点点的擦拭,都不敢用力,唯恐自己做出什么恐怖之事。肜吟虽觉得什么都无所谓,却也知道有些事情的重要性,马虎不得。

  略微懊恼的回答着李香菱,肜吟很少会有自己的情绪,因为这个时候的她突然变得有些不大一样。

  李香菱走近至肜吟身旁,看着那道圣旨,点了点头,“可以了,过来帮我梳头发。”

  毕竟淋过雨的东西,怎么能够有那么高的要求,李香菱还是明白这一点的,差不多就可以了。

  转身走至梳妆台旁,顺势坐在椅子上,从铜镜的映射里看到肜吟拿着贝壳梳为自己一下接一下的梳头发。

  大约是觉得无聊,或者还有其他什么,李香菱觉得好困,闭上眼睛都想要睡着一样。

  为了不让桃夭在自己身上挑出什么样的错误来,李香菱尽可能的一切都做好最为充分的准备,不想桃夭总是针对自己。

  i酷#匠e网t永Y久OK免!8费5看:小说

  过了好久,才收拾妥当,李香菱真觉得自己可以去睡觉来放松一下,然而现在的她不能够那样去做。

  收敛起来桌子上的圣旨,用柔软的锦缎包裹这一层又一层,放置再度被打湿。

  站在屋檐下的李香菱看着这样丝毫没有想要停下来的雨的意思,叹了口气,但愿自己这一次不会再被淋湿,那样自己的这一身可就白准备了。

  到底还是撑开了伞,缓步而去,是时候该面对这样的一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